( 來論)正視黑沙環新城區P段河床淤積

1418

  近日有市民反映,黑沙環新城區P地段沿岸河床淤泥堆積日趨嚴重,不斷向四周蠶食蔓延,近堤壩處已經填成陸地,疑與附近建築地盤施工排放污水有關,既影響河道水流,又破壞生態環境。經了解,據說當局一直都有關注和跟進此事,近幾天還分兩次展開突擊檢查,證實為清水;而附近的施工單位也表示,建築地盤的排水都有經過「環保缸」處理後再排放,不存在污染和雜物,河床的淤泥觀狀全是多年前積存下來的結果。問題的蹊蹺正在這裏,不過肯定不會從天而降。

  從現場看,目測P段河床堆聚淤泥的面積至少有300多平方米,靠岸處散布各種建築原材料包裝物、碎磚石和生活垃圾,從渠口外展堆積的絕大多數是沙粒,明顯具建築地盤固體廢棄物的特徵。這批廢棄物因排放數量大、覆蓋範圍廣、降解時間長,不及時處理固然會嚴重污染自然水體,令生態環境失衡,而且會增加水浸風險,還將導致市政泵房設備受損,減弱污水凈化處理能力。倘若此種情況在以前就已經存在的話,為何一直未被當局發現和處理,導致形成今天「生米煮成熟飯」的局面?如果是現時發生的問題,則要引藤摸瓜追查原因。事關不盡早處理,害在當代,罪在千秋。

  事實上,憑藉當今的先進科技手段,只要在「沉澱池」取樣化驗,真相就一目了然。問題在於當事企業是否具有良心,職能部門是否盡責而為;此外,澳門對施工廢水非法排污處罰的尺度寬鬆則是問題的另一面,客觀上存在慫恿的情況。現時查處任何的違規排污都不計排量、不講次數、不論標準,均按《公共地方總規章》的輕微違規行為去處理,執行定額罰款澳門幣600元,即使屬有毒或對公共衛生或環境有害的違法者,亦不外科處罰款2000元至10,000元。

  這樣微不足道的罰款,對於趕工期、趕進度的建築工程公司來說根本就無關痛癢,對那些財雄勢大的集團公司而言更是九牛一毛的事情,誰怕?試問這又怎能起到懲戒和阻嚇作用呢?難怪在今年上半年,全澳發現建築地盤違規排放的個案有10多宗。縱觀中國內地水污染防治法則嚴厲得多,執法部門一經發現有違規企業,可責令其限制生產、停產整治,甚至停業關閉,並可處以10萬至100萬元以下的罰款。當然如果是無心滲漏的,則要組織力量查找原因,及時堵塞漏洞。事實上,建築地盤出現偷排、直排、亂排污水的情況,又或者利用滲井、溶洞逃避監管進行不正常排放污水的,監理公司也應負有連帶責任。不管怎樣,P地段河床淤積已成事實,事態日趨嚴重,現在的關鍵是要查清來龍去脈,採取措施該清理補救的就力爭還原,該承擔責任的就要依規擔責,最低限度要防止事態的進一步惡化,不然恐會積重難返鑄成定局。

  當前疫情情況有所緩和,澳門新城區的建築工程正陸續趨向正常,公屋項目、基建項目和大橋項目等建設正在搶時間、抓進度大興土木,有關方面除注意做好工程監督和質量保證之外,還應密切關注建築地盤的廢水排放工作,市政署、工務局、公建局和環保局要加強環保宣傳、落實主體責任、強化聯動巡查、健全綜合治理。通過努力減少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保障公眾健康,促進本澳經濟社會持續發展。

  市政署市政諮詢委員、社會民生促進會會長陳溥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