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誰來為中小微企發聲?

530

  一場疫情沉重打擊了本地經濟。現時在澳門的經濟產業中,博彩業及旅遊業所佔的比重很大,是本地區經濟的支柱,現在因疫情問題及過關限制等措施下,業績跌至深淵,好不淒慘;在不景氣及政策不明朗的影響下,這些行業的部分本地員工因此處於半薪或三分一支薪甚至失業,生活無著落,故有部分選擇離職而重新投入職場求職,情況普遍。與此同時,社會上有工人團體及議員提出削減外勞名額讓本地人就業的口號,政府相關部門也表示認同並落實執行。故此,本地區近月外勞的人數亦確實逐步下降中,而相關政策在年底前亦會繼續執行。

  在經濟形勢迅速下滑和嚴峻的情況下,受害者除大型博企、旅遊業、手信業、酒店業、會展廣告業等公司外,還有在澳門地區佔有九成以上份額的中小微企,他們不僅直接受到經濟衝擊,同時也正受到相關「外勞退場」言論與政策的第二波打擊,本會收到一些中小微企的求助,希望能為他們現時的處境發聲,討回公道,從而維護他們的合法權益。他們表示:「削減外勞保本地人就業的政策本身屬政治正確,無可非議,但如何理解與執行則大有學問。如大企業本身裁員時首先裁減外勞以保本地人工作崗位無可厚非,但現在問題是,有人建議要將從大企業被辭退的本地工人去頂替中小微企的外勞名額那就有很大問題了。試問這是甚麼的理由?試問這些人的工資是否如中小企給予外顧的薪酬一樣?試問提出問題來的企業或工人團體憑甚麼要削我們的外勞名額?」

  他們強調:「中小微企要生存需要有良好的內外環境,現在外部環境惡劣,如果再削外勞名額強逼聘請本地人就業則必然帶來進一步傷害。首先會打破企業內部的平衡,失去熟悉情況與互動配合的熟手工人而換成一個生手必然帶來不少運作方面的困難。其次如果新聘請的本地人是從博企等被裁出來,工資標準必定相差甚遠,而中小微企工資低和工時長,往往難以滿足重新求職者的要求,結果或者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或者做了幾天就離職,於是企業又要再找人再重新內部協調和訓練,循環往復請人會造成中小微企的工作障礙與損失。再者,新入職的人抱著騎牛找馬的思想入職,澳門情況略有好轉或遇到更好待遇的機會時,他們就會蠢蠢欲動棄工而去,給企業帶來又一次的傷害。處於弱勢地位的中小微企面對困局誰來幫助他們?誰來幫他們解決難題?」

  本會認同勞工政策導向必須保持公平合理積極健康,不能讓那些不了解實情的人或企業或工人團體為自己利益而為所欲為。削外勞保本地人就業在同一企業中實行是正確,不能跨越合理範圍成為社會通則,不能以此為由削減中小微企的勞工名額,讓中小微企為大企業背鍋而遭受第二波衝擊。據本會了解所得,中小微企的外勞名額本身是有條件限制的,政府堅持至少要請多於兩名本地人才批出一個名額。如把中小微企的人資平衡打亂了,可能導致更多的企業倒閉,結果將是更多本地人失業。再說博企等大公司大集團他們以往賺得缽滿盆滿股價飛漲,企業員工高薪厚祿,現在面臨困境應該盡力內部解決應對,不應該把責任推給社會,更不應該讓中小微企跟著他們背鍋。

  「同舟共濟、共度難關」是大家都明白的理念,但話說回來,當博企大旺大發的時候,他們有理會到中小微企的營商環境嗎?如果不是政府出手協調,如果不是快將賭牌重新競投的原因下,他們會積極協調來幫忙中小企業發展嗎?現在經濟差了卻要我們來幫著消化,還有人明目張膽說是幫澳門人,我們那麼多中小微企都是澳門企業,經營者都是澳門人,讓他們受害的所謂削減外勞名額的持份者,有為這批澳門人想過嗎?有為這批弱勢群體發聲嗎?

  為此,本會衷心期望政府相關部門的領導及主管們,不要坐在辦公室來處理外勞政策,應多移玉步到社區跟進實際情況,在疫情期間更應舉辦中小微企營運狀況座談會,直接相互溝通互動,面對面協助中小微企在營業中所面對的人力資源難題,千萬不要盲從被那些只為自己或團體利益而發聲者所誤導,千萬不要在勞工名額上再讓中小微企受到第二波衝擊。

  澳門社會綜合研究學會會長

  葛萬金

  202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