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疫情下籲放寬申請人收入下限

850

  近日,新一期經屋已開始接受申請,政府早前公布新《經屋法》,經屋永遠姓「經」,不具投資屬性,購買經屋後只可售回房屋局,出售價為購買價,且須扣減還原工程費等費用,單位售價由行政長官批示訂定。對此,有市民直指新《經屋法》的出現是真正意義上幫助有需要的人,認為能夠防止有人「炒樓」讓真正需要的人有一個長期住所。據房屋局資料表示,申請需出示2020年7月至2021年6月的平均收入計算,社綜會認為,在疫情時期,很多人面臨失業或薪酬下降等問題,未必都能出示完整12個月的平均收入,且有部分家庭可能兩個人加起來薪酬未達標,政府是否會合適地查詢申請人士的經濟狀況?會否放寬申請下限的金額?

  疫情當下,各行業大不如前,應屆畢業生6月剛畢業就面臨失業,雖然亦有部分幸運兒剛畢業便找到工作,但亦有2020年畢業同學仍處待業狀態;因應疫情問題,普遍新生代的收入比以往低,部分連5位數字薪酬都沒有,那麼如工作收入未達申請經屋的下限資格,這群青年沒有申請經屋的資格,那麼政府會否為他們想辦法,去幫助這個群體解決居住的問題?

  此外,房屋局已在首場公眾諮詢活動上公布,經屋每平方呎價格約為4000元(建築面積計算),如實用面積計算約為5000元/呎,故預計經屋價格約為一房200萬、兩房250萬、3房300萬。對此,以兩房為例,上期經屋售價約是105萬,與今期相較下,相差145萬,請問政府是何原因導致新的一期經屋價格上漲相差1倍以上?是因建築成本、行政成本,還是其他成本造成?本會希望政府能給予實際回應。

  同時,在已知的資料中,估算現時經屋售價已是5000元/呎(建築面積價格),那麼將來夾屋價格應在經屋之上,是6000元或是7000元一呎?又是否真的能讓夾心階層負擔得起?同時,疫情下本地的經濟復甦乏力,多位經濟學家預計,未來數年經濟仍未能恢復到疫前水平,故政府會否因應市民的經濟狀況而作一個合適的調整,或盡快公布各類房屋,如長者公寓、經屋及夾屋的售價和相關申請條款及未來數年的供應量,令市民及新生代能預早作出規劃,相信不止本會想知道,廣大市民亦想知其中一二。

  另外,近年經屋質量備受社會詬病,住戶安全問題亦值得我們關注及探討。先前經屋業興大廈、湖畔大廈被指每逢冬季就有走廊牆磚脫落情況,那麼今期經屋或以後供應的經屋,政府應要認真履行權責,設立完善的監督機制,在建築期間,應多派人員到建築物現場查證及測試,杜絕相關問題再次出現。同時如再次發生類似情況,政府又將如何處理及善後?本會期望政府能作出回應。

  今期經屋亦有亮點,就是能夠採用電子申請及推出計分制度來審理眾多申請者的排序,是一項德政措施,有助電子政務在社會推動及普及化,值得讚賞。但是,好的政策只能前進一小步,因為申請完成及排序後又要散隊,待下期有經屋名額推出後再次申請,勞民傷財,有違精簡行政程序的原意,亦加重市民的憂慮及成本,希望政府能採納民意,盡快立法將經屋申請恆常化,好好利用申請者的資源及數據,營造完整有序的申請方案,回應市民的訴求。

  澳門社會綜合研究學會民生關注小組

  梁俊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