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治水方案一拖再拖何時拍板?

615

  颱風季節將近,加上近期內港水浸情況常見,就算沒有狂風暴雨,在大潮期間內港出現水浸已是不爭的事實,雖然政府多年來對此問題都非常關注,但正如羅立文司長日前對傳媒所言「內港擋潮閘還原基本步,建與不建仍待研究拍板」。他同時透露,政府對內港擋潮閘有些疑問,之前收集的資料未足夠,因此正啟動「工程實時數字仿真驗證」深入研究,預計今年底、明年初完成,屆時再決定是否建設擋潮閘。政府明年才作決定,是否意味著有機會不建設擋潮閘?羅立文回應指,「理論上有這個可能」,政府進行「仿真驗證」,想收集更多資料,尤其升高擋閘潮後,內港水位降低;但閘外的水位升高,會否波及澳門其他地方出現水浸?被問及會否傾向建設擋潮閘,羅立文稱現時沒有傾向,一切要等「仿真驗證」的研究結果。

  本會對上述問題表示無奈及關注,因為水患不是今天的問題,從多年前的颱風「黑格比」到2017年的「天鴿」,它們都為澳門帶來沉重的打擊,導致居民財物損失及有人犧牲的情況出現,令人惋惜,多屆政府其實對此問題都非常關注,但苦無一根治之方案出台,拖拖拉拉都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就如上屆政府在「天鴿」颱風後就動用了大量的款項購入多款多樣的救生設備,並在水浸區域安裝了預警設施,如揚聲器、天眼、量水呎等等,希望能在颱風將至時加強市民的防範意識和能力。但是本會認為,上述的裝備確實可為災情期間提供強而有力的支援,但未能杜絕水患的問題, 正是「治標不治本」,情況確實令人擔憂。就以本人所見之經歷為例,2017年的「天鴿」當天,早上10時左右在提督馬路賈梅士商業中心門前,仍然無風無雨,但半小時後,水深已經到腰,最慘是私家車泊在該大廈的負二層,全部水淹到頂,連負一層停車場都最少1呎水,來勢之猛,前所未見。多少市民的財產在此次颱風中損失慘重,故此現時「聞風色變」,亦因此,如只做擋潮閘或加高沿岸圍牆,是可以擋到一定從岸邊打過來的水,但是從地下湧出來的水,就連門口有擋潮閘都無用,如何是好?

  其實社會上有識之士對本澳低窪地區,如青洲、筷子基、提督馬路、沙梨頭、內港及下環區等地方出現水浸的問題,都提出了很多寶貴的意見,如在司打口建蓄水池、內港擋潮閘、防洪霸、狗場蓄水池等,但奈何政府對相關問題和意見都沒有明確的表態和論證,形成舉步為艱,雖然現時市政署及工務局都著手及展開防災基建,如筷子基至青洲的沿海防洪工程及內港北雨水泵站箱及優化新馬路排水系統,但因澳門內港及沿岸屬低窪地段,故此改善工程完成後,能否減輕內港及周邊一帶的水浸情況,仍未確定。

  新屆政府上場後,確實在各方面都著力改進,但正如羅立文司長日前對張副局長再受委任之所言「澳門有能力、做得到的人不多」的評論,是否「真如其言」或就是澳門現時政府內在的情況?本會十分關注。雖然現屆政府是「新班舊人」的情況,但大部分成員都是來自公務員體系,在特首的強勢管治下,在防疫抗疫、民生援助、行政改革、房屋政策等都有明確思路,政策清晰到位,得到市民的認同和讚賞,因此本會期望在水患的問題上,政府亦應高度關注及盡早決定治理方案,解決長期困擾的問題。

  本會在國內的訊息發布資料中,得知國家對水利防洪工程等問題上,成效顯著,同時國家在援助外國整治水利工程項目中,舉世知名。在水利整治問題上,國內都有專門的研究學術機關,如浙江水利水電工程學院、江蘇南京水利科學研究院及當中之水文水資源與水利工程科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他們對水利水患方面有專門的研究團隊,有專項研究的實驗室,如應對在澳門的情況,他們可以仿製澳門及周邊地區的地形和高度,配合在不同的洪水狀況及來洪時間及水勢強弱上作出3D的實體模型試驗,從而得到一些不同情況的準確實驗數據,再設計整合一套可以在澳門落地的專項方案,徹底解決澳門在中長期水患的問題,亦可以作為政府參考及分析之用。

  澳門社會綜合研究學會

  葛萬金

  2020.0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