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望市政署跟進街市商號經營情況

463

  自從年前街市因禽流感的關係而被當時的民政總署終止售賣鮮活雞及進口後,本澳各街市的營運情況愈見困難,皆因在街市內販賣的攤檔行業種類收窄,加上街市外圍近年來出現了很多的聯營店鋪出售疏菜、生果、豬肉、甚至活的海鮮河鮮魚類產品(圖1),逐漸形成一種新的經營情況,可以稱之為街市「2.0」。在新的經營常態下,有關店鋪的出現,對原有街市內的攤販帶來很大的打擊,因為他們有部分是聯營機構,群集取貨,故貨物成本比街市內的獨立攤販為低,在疫情經濟不景下、勞工階層收入少了的情況下,他們的生意更火,光顧的市民更多。

  此外,街市內的攤販近年來更受到大型超市的競爭,基本上毫無還擊之力。大集團經營勝在貨物品種多如繁星,從日用品、生活用品、健康食品、疏果、新鮮肉類、海鮮等之外,更有部份會將食物加工成快餐類食品及腌製好之餸菜形式,方便市民購買自帶回家加工享用,快捷妥當;同時在肺炎疫情下另類「網購」行業興起,市民可隨時利用手機落單訂取生活所需食用品,將原市民習慣去街市賣餸的生活模式起了巨大的改變,因此對現時仍然在街市內營運的攤販來言,生意只會愈來愈難做(圖2),同時年青人入行的引力不足,故此本會預計日後可能出現經營困難而離場的情況增加,政府應加關注和留意事態發展。

  假期關係,本會走訪多區街市,了解箇中情況,當去到氹仔街市的時候,看到有一部份的攤檔基本上沒有營運或可能是未能租出的情況(圖3),形成冷冷清清,帶不出街市本身的功能和作用,亦是印證了市場經營模式正在逐步變更,朝向更開放更多元的發展;而紅街市、水上街市及下環街市就人流較多.在了解過程中,更發現了很多檔戶都採用了電子支付的機器,證明市民及經營者都在進步優化中,值得讚賞。

  與此同時,街市外圍的情況就不一樣,在紅街市及下環街市附近,很多商號都改變成為出售疏果、水產及燒味的店舖,光顧的市民很多,生意理想;出現此情況可能是街市內的攤檔數目有限,申請經營困難,加上限制較多,不及外邊商鋪的自由度大,經濟時間長短不受制肘等有利因素,故此近年來在街市外圍就出現另類新的經營模式,亦反映自由市場的投資者觸覺敏銳,只要有營利的環境,就會努力創造條件來符合市民的需要。

  近日聽聞特區政府正就街市經營模式進行改革,會引入競爭機制及取消世襲攤檔的情況,力求將街市的經營方式提升更高的層次及優化,以更好的服務態度來符合市民的需求,實屬好事.但本會亦建議政府在改革過程及考量中,應加入更多活化的元素和方案,令街市的功能現代化及具時效性.如將空置的攤位改裝成特色餐飲、設立具特色的健康和養生合成湯包售賣機、文創產品或具時效性的短期商鋪,出售聖誕、過年或其他節慶用品,力求提高街市的軟實力來迎合市場的改變。

  此外,本會在觀察街市內外商號經營情況時,亦察覺到以下的問題:

  1)在街道上經營水產魚類等鮮活食物的商號,是否在事前都會向市政署提出申請,經有關部門工作人員到場檢查店內設備合格後才可開業營運? 此方面是否有專責部門負責巡查?

  2)經營此類水產項目的商號是否都會有市政署的工作人員定期或非定期到場檢查魚缸內的水是否符合衛生防疫的要求及水產類鮮活動食品進口都已經得到市政署衛生部門的預先檢查合格,才能在市場上出售或只是按經營者的商德而為之?希望有關部門公布情況。

  3)街市外圍現時出現很多集團式的蔬菜商號,他們都是以價廉、貨品新鮮來吸引市民購買,有些店舖更在晚上以跳樓價來吸引勞工購買蔬果;觀察所得,此類商號基本上沒有很多的裝修,只安置一些貨架及收銀機及掛上商號橫額就可以經營,類似走場的模式,好生意的時候就繼續經營,生意欠佳就另覓地點經營;當然營商手法各式各樣,無可厚非,可是。此類商號的衛生條件確實有優化的空間,因為在晚上停止營運之後,他們都不會好好整理有關的貨品,只是繼續放在貨格上就離開,但就曾經發現有老鼠在蔬菜上覓食,可能會出現衛生的問題,希望有關當局能跟進。

  4)街市外圍商號使用的秤或磅,是否都在事前送到市政署檢測或只是商號自行負責,有否會定期安排工作人員到場檢查或測試,以保障市民的權益?

  以上種種,都希望市政署能夠關注跟進。

  澳門社會綜合研究學會/思政動力

  葛萬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