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傳統理髮店內憂外患經營愈見艱難

641

  疫情下各行各業都處於水深火熱的情況,皆因旅客不來,博彩業收入減少,令澳門整個產業或周邊行業都出現不同程度的影響。員工收入減少,部分處於停工、休假、失業及待業的去年和今年的大學畢業生,令失業率維持在3.8%到4%左右,雖然未對澳門大部分市民生活帶來即時的困難,但普遍消費力都收縮了,幸好政府早前有電子消費優惠政策推出,「及時雨」總好過甚麼都沒有,但本會相信澳門各業雖然有受惠但處境仍欠佳,皆因全世界各國的專家也不知道肺炎疫情幾時完結,甚至有人更說可能長期與「疫」同行,憂慮情況高漲。

  當然有危就有機是疫下很多人的說法,本會明白很多人都樂觀的面對問題,皆因科技發展迅速,可能在短期內出現高性能的疫苗也不一定,加上疫情下亦有些行業迅速崛起,如「送外賣」的車手在用餐時間穿梭市內,紅、黃、橙色標誌再加上一些私幫車手,亦解決部分失業人士的生計,可喜之餘亦讚賞澳門人疫下的靈活頭腦。

  但對一些傳統行業來說就未必能夠利用「外賣」來增加營業額,如理髮業,因暫時除上門義剪服務外,髮型師就未能上門服務,加上行業受到內外不利因素影響,近年發展相當困難,值得社會關注。

  日前本會就曾與一些髮型師傅閒談,綜合一下他們的意見如下:

  1)行業近年受拱北地下商場髮型屋成行成市的影響,對本地髮型屋業務打擊很大,因為兩地過關方便,加上拱北地下商場髮型屋的收費比較便宜,因此很多澳門人都會利用下班時間或假日前往拱北,剪髮之餘亦可享受如按摩、修甲、美容等周邊一條龍的服務,為城中很多市民的另類享受;

  2)近年來本地出現的快剪舖林立,成行成市,幾十元有交易,直接影響傳統髮型屋的生意;

  3)澳門髮型屋大部分是地舖,租金比較高,加上澳門人的習慣,如果將髮型屋開在2樓或商場樓上,除了熟客外,其他光顧的顧客比較少,形成行業發展存在隱憂,皆因舖租水電成本不菲,要減價亦非易事;

  4)收入不穩定,除影響行業發展困難外,亦間接影響新人入行,皆因前景灰暗,青春有限,為現時真實情況;其實現時行業的從業員亦有很多不同的想法,例如效法拱北地下商場的做法,組合不同服務在同一髮型屋內以吸引更多顧客光臨,但因各類服務的牌照由不同部門簽署,加上要求的條件不一樣,很難成事。同時他們亦質疑現時很多「快剪舖」都是由外勞操剪,沒有本地師傅在內,那麼他們的經營者是以甚麼方式申通外勞來澳工作?勞工事務局可否解釋及跟進調查,令業界釋疑。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本會認同在大時代的發展中,傳統行業確實受到新經營模式衝擊,如果仍「食老本」,可能會逐漸被邊緣化及淘汰,故經營者要創新自強,以鞏固他們在行業中的生存能力,亦希望政府多加注意,在政策方面能否令本地髮型師有更好的工作條件和環境生存下去?疫下生活不容易,最後一公里有愈來愈遠的感覺,故此政府應多關懷及支持本地各業持續發展,度過難關。澳門社會綜合研究學會 葛萬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