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叔講波

137

  被譽為黃金一代的比利時,上仗在世盃8強戰排出怪陣打敗奪標大熱門巴西,周二晚的準決賽再變陣,但不敵法國,摘金無望。剛仗首次派出熱刺中場丹比利上陣的安排在賽後受到非議,但主帥馬天尼斯否定這決定對賽果有重大影響,認為該隊在生波凍結法國隊很好,聲稱比利時控制了法國的反擊,己隊佔有控球,但亦稱許法國防守,己隊在門前亦欠魔力,輸在一次角球。

  丹比利代替左翼衛卡拉斯高,與域素、費蘭尼組成中場線,將迪布倫尼推上前線右路側擊,與上仗串演假9不同,該位曼城球星似乎未能盡情發揮,或者因為還有右翼衛查迪經常出擊傳中,位置有些重疊及欠缺空間,迪布倫尼表現遠不及上仗,明顯不及左路的夏薩特搶鏡,夏薩特上半場6次成功盤球,場上其他21位球員合計才8次。而丹比利亦無甚作為,因為比隊另兩位中路中場的角色及分工更清晰,費蘭尼後上空襲,域素助守為主,丹比利只在助守阻止對方反攻稍有作用。

  比利時因右翼衛蒙尼亞停賽,由查迪代替,加上丹比利任正選,陣上共有10位英超球員,在開賽早段先發制人,夏薩特有兩次左路切入射門斜出,以及艾達韋列特的轉身快射被他的熱刺隊友門將洛里斯飛身救出。不過歐洲紅魔的343陣式並不太平衡,左路人腳較少,維頓漢面對麥巴比的個人突破,以及柏華的出擊是獨力難支,顧此失彼之下,被法國隊在右路發動不少攻勢,幸好古圖斯救出柏華的近射,基奧特亦頂失傳中球。

  但未能控制戰局終場令比利時在易邊後5分鐘失守,被烏迪迪前柱頂入基沙文開出的角球,並幾乎在5分鐘再多失1球,幸而基奧特腳風不順,近門接應麥巴比的美妙後腳傳交射門省中丹比利彈高。比利時其後先以前鋒梅頓斯入替丹比利加強攻力,立即有一次右路傳中予費蘭尼頭攻,無奈皮球在柱邊出界。其後再由卡拉斯高入替費蘭尼,希望在左路拉開來打,但除了域素一次勁射被洛里斯飛身救出,效果並不顯著,最後甚至派出另一中鋒巴舒耶爾入替查迪,亦於事無補,反而法國的反擊威脅更大,杜利素的近射勢在必入之際被古圖斯救出。

  馬天尼斯坦言失望極大,表示勝負只是因為一個死球處境,顯示比賽是如此接近,非常緊湊,球員的態度極好,難再苛求,大家必須明白總會有一隊贏,一隊輸,己隊在門前亦未能找到魔力,運氣差一些,但他以球員為榮,他們力拼到底,直至最後一秒。在被問及法隊的入球時,馬天尼斯表示這是典型世盃準決賽,由細節決定,己隊還有一場賽事,自己想激昂地完成大賽,因為這些球員不應該不是味道地離開俄羅斯。

  無論如何,這是一場令人神魂顛倒的戰術大戰,法國隊寧願放棄控球,利用麥巴比的速度及個人突破來傷害比利時。這是比利時自2016年9月友賽不敵西班牙以來,25仗大小賽事首次落敗,門將古圖斯就在賽後埋怨法國隊踢守勢波,認為比利時落敗是足球之恥。這位車路士球星向歐洲體育電視表示,較有吸引力的踢法卻未能得到回報贏波,他們在門前35米防守,本屆其他賽事如是,就像對烏拉圭,由自由球入波,今仗就由角球入波,這就是足球,比利時今仗未勝是足球的恥辱。不過他同時表示,每支球隊都有自己的強項,他們的強項是防守並靠麥巴比反擊,他實在非常快,法國非常清楚,己隊面對退守得很後的球隊是難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