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怪論波

97

  楚國屈原的《離騷》:「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這兩句詩的意思是:比喻時光終究會使人容顏老去,不復青春年華。也就是如下的詩句:「自古紅顏輩白髮,英雄遲暮話淒涼。」叱吒綠茵球場風雲逾20多年的名將高治(38歲),終宣布脫下戰袍,高掛波鞋,告別球壇。

  「自16歲開始,縱橫球壇近23年,尤其是我的小生命(積奇Jack)誕生,決定退出江湖之時也!」以上的話是他向傳媒透露。高治曾效力紅軍利物浦、熱刺、修咸頓、樸茨茅夫、史篤城等共11間球會,上季投英超般尼;代表三獅兵團42場,射入22球紀錄。出戰兩屆世界盃,職業生涯共入108球,是英28鋒將其中之一,獅子搖頭入波是其著名標記。

  昂藏七尺(6呎7吋),典型高空優勢鋒將,入球慶祝表演機器人動作成了他的招牌貨。

  他續向記者表示:「職業足球夢想成真,實在多得長期幫助和支持我的人。明年1月份便年逾39歲,我仍感到體力充沛,可繼續在綠茵場上廝殺。但,隨著年紀增長始終會有盡頭一天的到來!」

  昔日與眾多大牌球星同袍戰友,如莫迪歷、巴利(皇馬)、碧咸(曼聯)、加士居尼(熱刺)及謝拉利(利物浦),他讚不絕口後者,認為目前掌兵符帥印的謝拉利是衆星中最優秀。退休的同時,不忘拿出個人足球生涯自傳作宣傳一番,不愧演技派人物!

  (波怪史德福電郵)

  詩 曰:

  球壇綽號機器人,獅子搖頭技超群。

  英雄遲暮告退隱,江湖失去高大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