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收回自己的左手

150

  2020年是悲慟的一年,繼失去賭王、007、黑豹、小飛俠之後,上帝又從凡間收回自己的左手,球王馬勒當拿與世長辭,終年60歲。

  球迷對馬勒當拿最深刻的印象,不外乎1986年世界盃8強擊敗英格蘭的兩個入球︰一個明顯的違規手球,以及一個無可爭議的世紀金球,隨後決賽擊敗西德登頂,正式步入超凡入聖的神壇。

  不過對白頭沈而言,真正讓我難忘的是8年後的美國世界盃,當時已經34歲的馬勒當拿經歷了吸毒、坐牢及被禠奪大使銜頭的黑暗歲月,外界都以為曾經的魔術師已經再變不出花樣,但他卻踢出了超過100%的水平,對希臘一役入球後跑到攝影機前如野獸般咆哮,是該屆決賽周除巴治奧射失12碼低頭外,至為經典的一幕。

  隨後賽會裁定,馬勒當拿因服用禁藥而遭即時驅逐,這應該是體育史上最能向觀眾展示違禁藥效用的比賽了,它讓一隻流浪狗重新變回一頭獅子。

  儘管職業生涯尾聲充滿污點,但無阻馬勒當拿與比利並列為足球史最佳球員,近年雖然多了後輩美斯的競爭,但說馬勒當拿是世界前三足球員,相信不會有人反對。球王離世後,阿根廷宣布全國哀悼3日,教宗方濟各、多國政要、球王比利、美斯等各界別的人士發聲致哀,無疑反映出馬勒當拿的影響力已經遠遠超過一位運動員。

  比利的悼辭說得最好——我們會在天堂較量(’We will play football together in heav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