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滲漏水專題)引用公共衛生加入罰則處理滲漏問題

98

  樓宇滲漏水聯合處理中心執行不力一直為人詬病,立法議員林玉鳳表示,政府在執行滲漏水的處理指引比較少,在她過去接觸的個案中,不少已證實滲漏水的源頭是樓上單位,但一直找不到戶主或業主不配合開門,即使確認有滲漏也不肯維修或支付高昂的維修費用;她認為政府應改變思維,引用公共衛生條例介入處理滲漏水問題,加入相應罰則,並審視業主不肯維修的原因,相信大部分業主都願意配合。

  行政法務司司長張永春早前在立法會回應議員質詢時表示,快速妥善解決樓宇滲漏水問題首要是業權人配合鄰里互助以及管理公司介入,因問題本質是司法領域問題,公權力全面介入的空間有限,有關部門在滲漏水問題上只能協調和檢測,並沒有法定權限及職能強制介入。林玉鳳表示,現時最大問題是政府界定樓宇的滲漏水問題為私人糾紛,「所以乜都做唔到」,只能以協調的角色介入;但有試過滲水單位位於下環區的危樓旁邊,經向有關部門通報,當局隨即跟進維修。

  她又指,台灣及香港都引用公共衛生條例跟進樓宇滲水情況,而本澳也有法例表明政府可引用相關條款入屋介入,惟政府一直未有引用,可能認為情況不太嚴重。另一個案是有戶主搬入新屋,3、4個月後發現牆身漏水,隨後得悉上一任業主未有知會他們該牆身實質為「假牆」,以致每逢雨季都會滲水,更甚者生長出菇菌類,加上單位面積不大,幾乎整個單位都受滲水影響;該單位既然易手予新業主,相信難以向舊業主追究,但只要與上層單位業主溝通好,滲水問題定能簡單解決。

  監管樓宇結構質素責無旁貸

  林玉鳳表示,政府要監管好樓宇結構質素,舊樓日久失修會漏水情有可原,但新樓也出現滲漏情況,相信是當年建築質素出現問題,若政府一開始都監管不力,隨之衍生的滲水問題更不應推卸責任。過去曾經有個案是兩名年老夫婦住在漏水的單位,但他們均是退休人士、無收入,實在無法負擔維修費用,她認為政府可相應提供支援,以公帑作為維修資金相信沒有問題;現時不是1個人的單位漏水,而是每個人居住環境都有可能面對的問題,政府應重新界定滲漏水問題涉及公共利益,若一味以私人糾紛處理,相信過程必困難重重,業主之間也難以取得共識。

  她又指,現時樓宇滲漏水聯合處理中心雖然列明處理個案的數字,但當中有多少宗能找到滲漏水源頭?目前中心完成個案的情況有部分屬歸檔,但並非真的「成功處理」,其中不乏涉嫌滲漏源頭的單位拒絕合作不予檢查,中心盡力協調後都「無得搞」,才被視為歸檔,以致受害單位申訴無門。因此,林玉鳳強調,目前處理滲漏水的首要工作是需要法律配合,政府應釐清《民法典》等相關條例,做好指引規範工務部門的權責,其次是修訂法律,賦權房屋局強制入屋跟進,相信很多樓宇管理問題都能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