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醫療所專題)梁玉嫻:承傳使命獻身工人福利事業

324

  工人醫療所副主任梁玉嫻,於工人醫療所服務接近45年,她為醫務崗位奉獻了大半生,肩負起前輩對她的教誨,明白到在工人醫療所工作不單是一份職業,還有使命感,要對工人福利事業出一分力,並將工人醫療所的服務理念和精神一代代傳承下去。從她的憶述中,不僅僅刻劃了工人醫療所的過去和發展,更多的充滿著本澳社區醫療歷程的時代韻味,一幕幕往事,彷彿打開了時光寶盒,帶領大家重返當年。

  從入行到終身職業

  梁玉嫻當年就讀勞工子弟學校,從預備班升至初中畢業(當時學校未有高中),因為家庭環境貧困,無能力再供她繼續學業,所以出來社會工作,基於學校是工聯屬下機構,便順理成章介紹她到工人醫療所工作,「當時在學校所提供的志願表中,有一個叫『工人事業單位』的選擇項,那時也不太清晰何謂『工人事業單位』,不過也就這樣選擇了。」就是當年這個不經意的選擇,梁玉嫻便投身本澳醫護事業,並以此為終身職業。

  初入職時,從助護做起:「當時入職助護不需具備專業資格,但要接受培訓,由資深醫護人員任導師,在公餘時間為員工上課灌輸醫療知識,過程相當嚴謹,要經過理論及操作考核,才獲安排到治療室工作,學習為病人處理傷口(敷藥),然後再經過進一步培訓、考核合格,才逐漸負責注射和配藥的輔助工作,成為技術員。」

  當助護約7、8年,檢驗室需要人手,領導安排她到檢驗室當助理:「檢驗員薛蓮英姑娘手把手教導我,下班後還給我上理論課,有了初步的檢驗知識後,領導安排我到鏡湖醫院檢驗科跟他們的學員一起培訓,完成培訓後一直留在醫療所檢驗室工作。」

  她憶述道,澳門回歸祖國初期,理工學院開辦在職診療技術人員正規課程,當時醫療所領導鼓勵她報讀,她坦言當時要兼顧家庭,壓力甚大,但基於醫療所的信任,她鼓起勇氣接受挑戰,經過4年多時間,完成了檢驗專科學士學位課程。

  醫療用品循環再用

  聊起醫務往事,七十年代入職時,當時診費4元,「當年沒有像現在一樣細分掛號費、應診費和藥費,4元已經包了兩日藥。」除診金與現今大相逕庭,基於個人衛生安全保障,現在醫療物品即用即棄,盡量降低共用引致交叉感染;可在物資短缺的當年,大都盡量循環再用,用不鏽鋼製成的壓舌板不在話下,就連使用的注射器,針筒由玻璃製造,針頭可重複使用。「當時針頭會愈打愈鈍,我們要用專門磨針頭的石頭磨利針嘴。」

  除此之外,當年用玻璃樽盛裝藥水,「當時只要病人掛號時把藥水樽留下,就會免收藥水樽的費用,看完醫生把樽留下,是很正常的習慣。」另外,醫護人員所穿制服、床單、紗布口罩、換藥敷料都「自給自足」,由醫護職工自行縫製。

  她表示,最難忘的是當時在水坑尾(現時驛站位置)診所有個大天井,她和其他醫護人員都需要輪班在天井的水井邊清洗玻璃藥水樽,再行消毒;即使嚴冬寒風刺骨也要堅持工作,她笑言這段往事既是磨煉,也是一種生活歷練。

  梁玉嫻回憶道,七十年代最艱苦。澳氹大橋未通車前,工人醫療所在氹仔設有站點,工作人員需要每天早上乘船到氹仔開診,如果遇上颱風前後,往往要經歷暈船浪的慘況。「當時的船隻不像現在噴射船又快又穩定,一趟船程要花上半小時,因此要很早起床乘船,有些員工在大風大浪下更會嘔吐。」

  堅持感恩奉獻信念

  醫院一向給予人冰冷感覺,工人醫療所卻營造了大家庭的氛圍,不論同事之間相處,或醫護人員與病人之間的密切關係,都成為醫療所約定俗成的傳統。梁玉嫻說:「就像一些病友跟我說:『由你未結婚時我已經看著你進來,到現在都成家立室,為人母親了。』前來求診的市民中,有從父母開始,到兒女,再到孫輩,他們的家庭狀況我們都很清楚,因此大家都會有一種親切氛圍。」

  她表示,一直堅守醫療所崗位的原因,是基於醫療所對自己的培養和信任,前輩身教和言傳,「在我的成長過程中,歐陽婉嫻主任,陳志芳、盧永慧主任等人,循循善誘,對我的教導及影響很深。」從前輩教誨中,她明白在工人醫療所服務並非只是一份工作,更多的是為工人福利事業貢獻自己的力量,也是一份光榮。

  同時,她對工人醫療所始終懷著感恩之心,「工人醫療所對我的栽培和教導,我一直銘記在心,使我能在不同工作崗位接受磨練與挑戰,在澳門社區醫療工作獻出一分力!」

  市民日報專題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