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醫療所專題)來自基層堅持專業關愛 秉持以人為本服務理念

工人醫療所深耕澳門社區醫療70載

319

  創立於1951年的工人醫療所,曾為無數澳門工薪階層提供醫療服務,陪伴著澳門幾代人成長,從澳葡年代開始,經歷霍亂病、結核病、新冠肺炎等疫情,來到今天,社會繁榮興旺的黃金時代。歷經70載,即使面對經濟、人力、技術的重重考驗,工人醫療所無懼風雨,由始至終堅守懸壺濟世角色,為本澳社區醫療默默耕耘,服務社群。

  今天,且聽工聯會務顧問、工聯社會服務機構管理部副主任梁玉華和工人醫療所副主任梁玉嫻,娓娓道來工人醫療所一個又一個里程碑。

  突破困難各方襄助創建醫療所

  十九世紀五十年代,澳門正處於動盪不安年代,整個社會陷入百業蕭條困境,不少工人失業,遇有疾病更苦不堪言,由於難以負擔私家醫生的昂貴費用,只能到同善堂診所或鏡湖醫院贈診部輪候免費醫療,但開放名額有限,輪候不上的情況時有發生,令他們就醫甚為困難。

  1950年成立的工聯總會有見及此,決定籌辦工人醫療所以解基層看病難燃眉之急。籌辦之初,他們面臨經濟、人力、技術的重重考驗,幸得社會各界人士鼎力支持,尤其鏡湖醫院、何賢先生等人助力,1951年3月15日,第一間工人醫療所終於成功在近西街(即現今美麗街)創立。

  開辦醫務事業聽來躊躇滿志,實際波折重重,寸步難行。梁玉嫻根據當時在職前輩轉述,澳葡年代政府基於各種因素,對於由愛國社團籌辦的機構,支持度較低,且審批醫護人員資格較嚴謹,所以人力資源較為緊張。

  由最初的1名醫生、1名護士和兩名職工擔起整個醫療診所的業務,到後來得到鏡湖醫院支持,派員協助護理及消毒工作,或遇有病人需要到鏡湖醫院住院時,鏡湖會簡化手續,充分體現本澳醫療同德一心精神。當年人稱「滿叔」的陳滿醫生,即使日常工作繁重,但從不言倦,在工人醫療所為市民診視,並利用自己的X光室免費為病人照X光,分文不取;而工人醫療所第一任所長邵昆侖醫生,也與一眾職工風雨不改每天為市民服務,更發動陸鏡輝、朱朝欽、鄺星白、周光漢等醫生到醫療所義務診症。

  主動助政府注射疫苗 終獲認同

  1961年8月,霍亂病在澳門流行,每天都有人染疫死亡,澳葡政府為控制疫情,於街頭設立注射站,並為市民注射和發出疫苗證明(打針紙)。說到此時,當年緊張的社會氣氛勾起梁玉嫻歷歷在目的記憶:「如果市民無法出示打針紙,便需在街頭即時打針,一枝針扎進去!當時的葡人護士好有權威,市民看到她們都很驚慌!」

  霍亂病橫行,需注射疫苗的人與日俱增以便起到免疫力共同防疫,工聯總會決定挺身而出,主動向澳葡政府衛生司(即現今衛生局)提出分擔防疫工作,但缺乏途徑及經費購買疫苗,希望當局提供疫苗予工人醫療所為市民接種。由於疫情嚴峻,澳葡政府就答應提供疫苗予工人醫療所免費為工友注射,「最初工人醫療所只在夜診收診後為工友注射疫苗,後來服務人群擴展至全澳市民,醫護人員還要上門到各個工會為工友及家屬注射、到學校為教師及學生注射。」

  前來接種的市民愈來愈多,人群沿近西街、水坑尾排至八角亭,夜班人手已經無法滿足所需服務人群,工人醫療所於是增設下午班,並在水坑尾加設注射站點,達至分流效果。「當時是20、30名醫護人員全體出動,大家都加班加點,各司其職,除正常上班時間,還利用休息時間投身工作。」同事之間即使經常加班輪值,沒有加班費,但為著澳門市民的防疫工作,再辛苦也毫無怨言。

  除此之外,結核病也是另一場抗疫重戰。六十、七十年代本澳不少人患上肺結核,患者需要服藥一段時間及天天注射針劑,梁玉嫻痛心地說:「當時患者需要打的鏈黴素(Streptomycin)按療程不能停,針藥使用一段時間後,注射的身體部位會像鐵板一樣,『針扎不進去』,致令患者感覺很痛楚。」為此,工人醫療所即使春節假期亦要安排護士值班為病人注射,更與病患建立了如家人般的親密關係。

  抗疫戰的無私奉獻,工人醫療所多年付出終於結「果」。八十年代,衛生司開始認同他們的工作,逐漸提供適當資助;直到1991年工人醫療所建所40周年,當時澳葡政府社會衛生事務政務司羅綺敏向他們頒發仁伯爵勳章,2004年又獲特區政府頒授仁愛功績勳章,表彰工人醫療所數十年來對澳門醫療衛生事業和社會福利事業的貢獻。

  梁玉華對此表示:「這些榮譽屬於工聯總會數十年來所有在本所工作過的醫護人員、職工,表彰他們為工人醫療福利事業所作出的辛勤努力。」

  提升醫療水平走在抗疫最前線

  工人醫療所見證本澳醫療事業進程,也經歷過由澳葡時代至特區政府的演變。梁玉嫻表示,回歸前,工人醫療所在工聯總會管理下,艱苦經營,直到後來澳葡政府才提供有限度的資助;回歸後,特區政府對社區醫療機構較之前重視,為讓工人醫療所更好服務社會,工人醫療所充分發揮社區的醫療資源,保證醫療質量,包括醫護人員的醫療知識水平,都因應社會發展和需求大大提升。

  「包括家居護理服務隊,特區政府都是讓我們的醫護人員直接到衛生中心、政府醫院接受培訓。」除提供適切援助,衛生局會派出前線護理督導進行考核,監督醫療質量;康復中心的員工也需定期到醫院實習,當局還會派出督導檢查,倘若遇到醫療不足等問題,也要提交相應報告。

  除此之外,工人醫療所在特區政府的重視下得到擴充機會。「回歸後,無論工人醫療所、家居護理服務隊、康復中心都有著長足發展,服務數字和服務範圍不斷提升,2019年工人醫療所約有19萬服務人次,而家居護理服務隊由開始時服務千餘人,提升到數千人,甚至現在的1萬人次。」

  歷經霍亂病和結核病風霜,直到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來襲,工人醫療所依然秉持前輩的精神,期間主動擔起維護社區醫療健康的職責。梁玉華說:「我們的前輩在澳葡時代如此艱苦的情況下也主動請纓,要求提供疫苗幫助工人打霍亂針,今天,我們當然更積極和相關機構合作,共同抗疫。」

  回憶起2020年初爆發新冠肺炎,梁玉華憶述,當時工人醫療所的醫療供應商因為物流等原因,面臨物資短缺困境。正當他們為此事焦急時,本澳社會各界人士都紛紛慷慨解囊捐贈,以團結和凝聚力解決重重問題,讓他們感動不已。她表示:「為甚麼澳門得以快速抗疫成功?民心的凝聚和互助,尤其重要!」

  工人醫療所在疫情未明朗時,響應當局呼籲停診了兩個星期。但即便服務停擺,工作人員依然肩負大量宣傳和預防工作,通過電話提供諮詢服務,並和社區中心、工會合作,舉辦不同講座,後來更在北區參與核檢站運營工作,爭取在抗疫期間貢獻工聯的一分力量。

  除此之外,工人醫療所轄下家居護理服務隊在疫情期間,從未間斷為有需要人士提供上門服務,一直堅持使命。梁玉華指出:每個成就背後,都有一班勞苦功高的職員全力配合,工人醫療所堅持在社區醫療上從不缺位,即使在疫情下,都堅持走在最前線。

  刻苦勤儉秉工聯理念服務市民

  時代變遷,工人醫療所服務範圍漸趨廣泛,唯一不變的,是她們口中時常提及的「優良傳統」。被問及工人醫療所的優良傳統是甚麼,梁玉華不假思索說:「刻苦、勤儉、創造條件。」她分享從事醫務工作50年的經驗,做過手術室、門急診及護士學校老師,但社區醫療方面則未有接觸過。加入工人醫療所後,才發覺醫療所與醫院差距甚遠:「資源少之餘,被重視程度也不如公營醫院。」在這種情況下,同事仍然刻苦勤儉,在有限資源下盡力去做,支持他們的是對工聯的理念,也是一顆服務市民的初心。

  工人醫療所一代代前輩如何創造條件?梁玉華深有感慨地說,她最初參與工聯理事層工作時,一直關心醫療所範疇的工作,「當醫療所提出要協助政府提供家居護理服務,要成立1隊家居護理服務隊,我聽到的第一個反應是『真的有能力承接如此重大的工作嗎?』因為這些工作都需要非常專業的人員負責。」人們眼中「不可能的任務」,工人醫療所又無所畏懼地再次接受挑戰,只因為工人醫療所在社區深耕多年,正正最了解市民的醫療需求,「即使沒有足夠條件,也要行出一步逐步完善;現在,家居護理服務隊成立17年,成績有目共睹,這份堅持,促使我在退休後仍願意與他們共事10年,因為這種精神深深打動了我!」

  回看工人醫療所的發展進程,不僅承傳了前輩的優良傳統,在發展上也不斷改革創新,大力配合特區政府,持續以專業、關愛、以人為本的服務理念,為社區醫療貢獻力量。2004年,工人醫療所為因應社會需要,與衛生局合作,成立工人醫療所家居護理服務隊,為各區不良於行的病人提供外展護理和診治服務,後來更增設醫生上門診症。

  助年輕人歷練變相人才培訓所

  2006年,工人醫療所創立氹仔工聯康復中心,紓解醫院床位短缺問題。中心由最初設有19張病床,到現時合共提供75張病床,並計劃於今年年中增加至100張。

  同時,工人醫療所以特區政府預防優先、妥善醫療的施政方針為目標,近年和社工局戒毒復康處合作,提供毒品、性病檢測和輔導工作,並配合特區政府建立智慧城市的施政理念,逐步走向電子化,未來希望實行病歷互通。

  梁玉嫻表示,工人醫療所由過去只有早、晚診,到後來增設下午診,員工上班時間改為輪班,不會像以前長期上夜班難以照顧家庭及參加進修課程等活動,但始終公營醫療機構有很大吸引力;醫生、護理人員、檢驗技術員、藥劑師等,由於具備豐富診所工作經驗,所以容易被公營醫療機構汲納,醫療所猶如培訓場所。

  她坦言,工人醫療所要留著精英相對困難,尤其步入中年或具一定資歷,通常都會選擇到公立醫院發展。梁玉華指出:「在其他地區的話,通常是具資歷的醫護人員才會落社區,但澳門則相反,要把精英放在上面,變相剛畢業的多會在社區,我們也變相成為培訓的角色。」

  即便如此,梁玉嫻認為這未嘗不是一件樂事,除能為社會輸出醫護人才,也樂於看見年輕人向上流動,「畢竟年輕人畢業以後一直在社區工作,對他們的發展生涯會有一定影響,因此我們也鼓勵新的一輩,無論在何處工作都要做好,多學習,提升醫療知識水平。」不少職工即使離開這個大家庭,依然保持著亦師亦友關係,在有需要的時候守望相助,在澳門醫療事業上同舟共濟,一直延續信念,薪火相傳。市民日報專題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