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黃潔貞:青洲山發展和保育應平衡

1746

  隨著社會對青洲山關注程度愈來愈高,山體及文物保育工作刻不容緩,自2016年開始對青洲山保育議題展開研究工作的立法議員黃潔貞表示,過去青洲山因長期堆積垃圾、開墾土地以及古樹遭破壞,對山體衛生環境造成一定影響,雖然部分地段仍處於法律訴訟階段,當局應率先落實保育工作,加強保育力度,積極與業權人加強溝通,在避免青洲山體受到進一步破壞的情況下,於發展及保育兩方面取得平衡。

  黃潔貞表示,過去曾開展一系列資料搜集,發現青洲山業權相當複雜,經向廉署遞信要求查清有關業權歸屬,調查顯示:青洲山地段由山體和山邊以外土地組成,其中山體佔大部分,面積為56,166平方米,物業標示編號為2506。該地段最早的登記是1886年5月,由天主教澳門教區主教以聖若瑟修院財產管理人的身分向物業登記局申請而作成,隨後業權經數次轉讓,最後在2007年1月轉售予現時的私人發展商公司。

  對於作為私人土地的青洲山,因建有軍營、碉堡、倉庫等軍事設施,過去也引起業權屬性的懷疑。廉署調查則指出,1923至1927年期間,澳葡政府和葡萄牙軍事部門先後去信澳門教區,要求在青洲山地段興建軍事設施及建築物租予軍方使用,直至1981年澳葡政府正式終止租賃合同,將有關用作軍事用途的地段及建築物交還澳門教區。此外,有檔案證明澳葡政府曾與澳門教區簽訂租約,承認聖若瑟修院對青洲山土地具有業權人的資格。

  避靜院業權存在爭議

  因青洲山上的避靜院不屬於居住用途,但長期遭人霸佔,非法出租予不明人士,過去十多年來,院內環境衛生惡劣,內部結構被霸佔者非法僭建改為宿舍,業權人向政府求助無門,因有關業權正進行司法訴訟程式而無法介入。其實避靜院業權問題只是冰山一角,青洲山部分土地及建築物的擁有權長期以來一直涉及官司糾紛,雖然現時法定上釐清的物業登記持有人為1間私人發展商公司所有,但其他訴訟人也各有理據證明自己擁有相關業權,當中存在一定爭議。

  「青洲山」屬被評定的場所,而避靜院位處所評定的場所範圍內,文化局一直持續跟進及處理有關保存狀況,並在去年8月按《文遺法》第39條啟動強制保養工程程序,業權人亦相應作出跟進,包括對被開挖山體已進行恢復,就青洲山內的軍事碉堡維修保養工程計劃入則土地工務運輸局及跟進實施。文化局會待司法機關完成對避靜院的跟進處理後,要求業權人對避靜院進行維修保養工程,並將與警方保持聯繫與協作,密切關注青洲山避靜院等文物得到妥善保護,免受破壞。

  山體衛生環境惡劣

  黃潔貞表示,青洲山現時的業權人曾於2011年入紙工務局申請發出街道準線圖進行發展,後來由於「青洲都市化整治計劃」未出台而不獲發,造成有關發展規劃擱置,隨後該地段陸續涉及業權糾紛、政府不批地發展,以致一直空置至今。因屬於私人土地,過去青洲山一直乏人問津,衍生諸多環境衛生及安全的問題,包括非法開墾山體、大型廢棄物儲存而引發的登革熱等。

  過去火警在青洲山時有發生,如2003年8月1日晚上,位於青洲山腳、被多座合法易燃品中途儲存倉圍繞的一個非法危險品倉庫發生爆炸引發大火。經調查,該倉庫僅由鐵皮搭建,並無符合標準的安全設施,內裏存放了600桶共12萬升酒精類物品、40多支風煤樽,以及大量的氧化劑、腐蝕性液體、天拿水等危險品。相信事發前有危險品泄漏並揮發,在炎熱高溫下各種揮發氣體產生化學反應而釋出更高熱量,繼而着火,並波及周圍的危險品而引發連環爆炸。

  加強溝通協調做好山體保育

  黃潔貞直言,「依家嘅方向係暫時唔郁就叫做有保育」。文化局是首當其衝的執行部門,應與有關業權人加強溝通。若業權人將來欲發展山體,需保留有關軍事設施及古樹,既然山體地段發展受限,政府需了解業權人本身對土地發展的意向;隨著澳門城市總體規劃及詳細規劃仍未出台,青洲山將來何去何從仍是未知數,但山體保育已逐步引起政府重視和社會關注,如何讓山體可以發展之餘,同時將歷史文物保留下來,需要社會共同思考及取得平衡。

  她認為,將青洲山發展為保育區、建立市政公園都要視乎業權人意願;若按原本的都市化規劃建高樓大廈,相信大多數人也不會同意,大家都希望將青洲保留「一點綠」,在澳門市區內保留一個充滿歷史、生機的「市肺」。從業權人角度出發,對方也會保護自身利益,相信未來有關操作的協調及溝通必不可少,政府在面對私人地段發展時需要做好把關工作。本報專題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