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陳德勝倡政府介入助業主會運作

223

  投身業主會工作多年的陳德勝分享當初成立業主會的初心,他所居住的大廈當時有嚴重的非法旅館問題,常有「閒雜人」在居所出入,衍生不少治安問題。當時大廈物業管理公司又從中收受利益包庇非法旅館,報警都無法處理,令他下定決心整治自己的居住環境,還鄰里街坊一個安心居所。在他任職4屆業主會期間,不辭勞苦努力下,該區環境和治安都得以改善,但任職業主會主席多年來,為解決大廈的問題使他惹上不少官非,甚至有人質疑他「報大數」牟取利益,令他感到心酸無奈,甚至曾一度想放棄運作業主會。

  面對質疑之聲  政府可作調停

  陳德勝表示,多年來未有收受任何利益,義務協助鄰里優化居住環境、協調街坊爭議,在其大廈擔任「和事佬」的角色,解決了很多大大小小問題,贏得街坊尊敬。但他指,業主會所面臨的問題不單單是解決大廈問題和協調街坊關係,雖然他在其大廈受人尊敬,但在召開業主會議時,卻令他感到苦惱,因為大部分業主都認同他的辦事方式,放心交給他處理,就認為沒有必要出席業主會會議,很多時候會議只有寥寥無幾的業主出席商議優化大廈設施,但到有共識要「拍板」之際,草圖都計劃好,準備「出錢」的時候,沒出席會議的業主跳出來反對,質疑有關方面沒有必要花錢優化。亦有些人質疑該優化項目的價格不合理,認為業主會從中「抽水」獲利。面對業主的質疑,令他感到無奈,陳德勝認為業主會有疑問是正常的,對於有疑問的業主,他都可拿出價單明碼實價證明清白,但亦有人覺得價單可以虛報,令他的熱誠和心中那團火被潑一大盆冷水。

  陳德勝對被質疑之聲,他建議有關部門派人見證作出商議,從而化解業主對業主會的誤解。他認為如今的業主會制度,令其成為吃力不討好的工作,政府將所有管理的責任全推給業主會,讓其需要24小時處理大廈問題,但卻又沒有緊急決定的權力,且在等待其他業主同意期間發生意外又要業主會負上責任,更沒有法律保障業主會和成員,使得不少人因怕麻煩而不成立甚至解散業主會。他又指,以前私人樓宇開業主會時,相關部門會派員列席協調,漸漸卻不見蹤影,相關部門只查看會議記錄,作為監察業主會是否正常運行?而且業主會對相關法規又不夠清晰,相關部門理應派人參與業主會會議過程,從而達到指導、協助和監管的作用,讓業主會在軌道上正常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