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長者公寓須快推紓安老問題

應對老齡化以友善概念設計 融入社區醫療及服務等配套

805

  行政長官賀一誠早前發表上任後首份《施政報告》中提出,原海一居所在的黑沙環新填海區P地段除興建暫住房及置換房外,還規劃2000多個可輪換的長者公寓單位。隨著社會老齡化加劇、長者出入不便等問題逼在眉睫,政府應盡快以長者友善的概念做好長者公寓設計,融入社區醫療及照顧者服務的資源配套,提升長者居住環境,從而有效解決本澳安老問題。

  據有關P地段規劃條件圖草案說明顯示,「長者公寓」所處地段介乎東北大馬路、勞動節大馬路及重型車停車場之間,佔地面積達6828平方米,樓宇最大高度為120米,裙樓最高可建15米,裙樓平台必須設有綠化休憩區,植物種植面積不得少於露天面積的一半,同時設有停車場與變電站。

  人口老齡化問題是每個發達社會都需要面對的重要問題,隨著澳門醫療衛生條件逐步優化,市民生活質素水平日漸提升,死亡率大大下降,壽命愈來愈長,是社會文明發展的良好成果。據當局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澳門65歲及以上的老年人口佔比逾11%,有數據分析指出近年澳門的低出生、低死亡率令人口老化情況加劇難以逆轉,老齡化趨勢不容樂觀,只會持續上升。

  現時最逼切的問題就是要解決養老問題,目前澳門設有的長者宿舍是提供給低收入、居住於社會房屋人士,他們不少是獨居長者或老年夫婦,但澳門地小人多,土地資源緊缺以致養老院舍宿位、長者護養機構數量供不應求;同時,本澳只有4幢長者社屋大樓,其中有逾1000個單位設計適用於體弱長者,單位分布在嘉翠麗大廈B及C座、青洲社屋青松樓、筷子基社屋快富樓,但數量遠遠不足以應付實際所需。

  公寓可改善長者生活質素

  以目前澳門安老照護體系來看,基本分為社區照顧及院舍照護兩大類,藉跨專業的照顧及護理介入,為缺乏自理能力長者提供支援,包括洗澡、用膳、家務等服務。因應社會對長者護理的需求日益增大,特區政府近年一直秉持「家庭照顧,原居安老」理念,讓有需要的長者能在原區接受安老服務,在社區建立支援家庭養老的長期照顧服務體系,目的是避免長者因為離開原居地或被子女送進老人院舍,以致他們失去原有的社會網絡。

  特區政府過去亦積極透過優化獨居長者支援服務、增設長者日間中心等方式,緩解長者照顧。但隨著人口老齡化日趨加劇,很多家庭難以真正實現家居養老,子女因工作無暇照顧、環境設備不夠無障礙、長者身體不便等現實原因難以為長者提供充足、適切的照顧,尤其現時仍有不少長者居住在沒有電梯的唐樓,出入不方便,繼而影響到他們的晚年生活。

  「長者公寓」將是原海一居地段收回後率先興建的公共項目,有望改善住在唐樓長者的生活質素、減輕家人的經濟負擔以及護老院舍承受的壓力。社會已有不少聲音希望在公寓群中規劃預留更多長者護理、基礎醫療等配套,如增設長者護養中心,始終2000個單位是不小數目,若增設醫療設施並完善周邊環境,會更有效改善長者生活質素。

  多元發展紓公營醫療壓力

  目前澳門的醫療服務主要由公營、私營及非牟利醫療機構共同承擔,他們都有自身存在的價值及擔當的角色,因此3個系統並行也是特區政府一直以來的基本政策方向。隨著本澳社會急促發展,人們對醫療的需求不斷增加,特區政府更著重與私人及非牟利機構合作,鼓勵醫療業界多元發展,從而減輕公營醫療系統的負擔。據《衛生局工作報告2018》顯示,2018年衛生局共資助本澳12間非牟利醫療機構,共提供約65萬人次醫療服務,涵蓋中西醫門診、急診、牙齒保健、家居護理、心理治療和善終服務等。

  本澳在醫療硬體配備方面雖然足夠,但人才引入則仍有待加強,現時本澳醫護人員比例每1000居民就有3.7個護士,而日本、台灣、香港、新加坡等鄰近地區的比例為5至6名,相比仍存在一定距離。事實上,多年來公立醫療體系每逢增聘人員都吸引大批私營或非營利醫療機構護理人員應徵,以致這些非政府醫療機構開始出現萎縮甚至結業情況,這對澳門市民以及整體醫療服務架構均帶來不利影響。

  其次,長者照顧目的不再是注重治療,而是預防長者生病,保持健康,因此跨專業護理服務是照顧長者的必要條件。隨著「長者公寓」推出,對老人護理需求自然增加,雖然本澳已有一套長期照顧的管理系統,主要是由政府資助民間機構開展服務,但有關服務也長期被社會批評未能滿足長者需求。因應每個老人自身都有不同病痛特性且個案複雜,需要不同專業範疇人員提供適切的診斷和照顧,但這些專業人員目前在本澳仍處於發展階段,也對未來引入長期照顧模式帶來新挑戰。

  雖然特區政府多年來不斷加大社會福利服務投放,但隨著本澳老齡化趨勢愈加明顯,本澳不少老人院環境及設施參差不齊,加上較少有機構願意興建新的老人院,這對未來步入老齡社會的澳門帶來很大挑戰。然而,政府在支援私營及非牟利醫療機構的發展上責無旁貸,應促進社區醫療讓長者獲得適時、適切、便捷的醫療服務,加大人資培訓和福利政策,讓護理人員有意願留在民間醫療體系,同時,應在發牌制度上監督醫療系統的運作及質量,確保服務水平與質量均達到標準。市民日報專題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