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茶道演繹「當古曲遇上茶席」

304

  《明月清風—當古曲遇上茶席》茶道展演藝術活動昨於盧廉若公園春草堂亮麗登場,反映出澳門當代茶文化從休閑活動走向藝術展演的嶄新面貌。展品中有以中國水墨畫結合茶具組合、表現澳門中西文化交融的《水墨成趣》;有以大膽的藝術手法、用黑白色的強烈反差去表達張若虛詩意的《白》;還有以經典古曲作題材的《關山月》、《二泉映月》及《春江花月夜》。

  茶席展演期間,演繹者用肢體語言把樂曲的韻律、節奏、情緒感染觀眾,豐富了當代茶道藝術的可觀性,是一項領先的創新嘗試。《春江花月夜》是中國古典音樂經典中的經典,是一首典雅優美的抒情樂曲,宛如一幅山水畫卷,把春天靜謐的夜晚,月亮在東山升起,小舟在江面蕩漾,花影在兩岸輕輕搖曳的大自然迷人景色,一幕幕地展現在大家眼前。

  茶席《春江花月夜》是由一台唐式黑漆案几、色彩斑瀾的茶具組成,工整而又突變的造型,描繪出輕舟踏浪,花好月圓的詩情畫意、江南夜色,並以簡單裝置製造出令人眼前一亮的戲劇效果,引領觀眾進入春花皎月的華美絢麗夜色之中。其選泡茶品採用富貴花開(特配花茶),由艷麗馥毓的玫瑰花、鮮醇的白茶白牡丹、以及醇厚沉穩的陳年普洱茶調配,構造一個層次豐滿,馥毓細膩的茶韻。

  茶席《關山月》演繹者之一、澳門中華茶道會理事長羅薇嘉介紹稱,《關山月》是漢代樂府歌曲之一,屬於「鼓角橫吹曲」,是當時被迫守疆將士經常在馬上奏唱的,表達了軍士們的艱苦以及對家人的思念。《關山月》包括兩個茶席,二人共用一爐,選泡茶品為「深谷幽蘭」,暗示即使於任何艱辛惡劣環境之中仍如幽蘭,馥毓馨香。

  爐子的左邊是家眷的茶席,顏色有點沉鬱,原本清澈的溪流今夕變得模糊,家人只能對著黯淡的月影懷著思念之情;爐子的右邊是戰士的黃沙浴血,戰士時刻在懷的正是家人臨別上的「竹報平安」手帕與家鄉的越窯茶碗,還有出征前與家人天天一起品茗的茶杯,但如今只能對杯愁思。

  茶席《二泉映月》演繹者、澳門中華茶道會副會長黃承發表示,樂曲作者是民間藝人華彥鈞(阿炳),當時由於社會動盪,生活困窘,他大半生都是流落街頭賣藝為生,飽受人間的辛酸苦辣,創作此曲時他已是雙目失明,二泉之名來自於人稱「天下第二泉」的無錫惠山的惠泉,這是阿炳經常賣藝的地方。茶席描述阿炳已經登天坐在月球上,悠間地泡著一直藏在身邊的家鄉茶,再不受凡間之苦,而泡茶用的水,正是仙童剛從「天下第二泉」帶上來的,也讓阿炳回憶起前塵往事。

  茶席選用茶品為陽羨茶,是唐代著名貢茶,產於江蘇太湖之濱,因其香氣馥毓、湯色清澈、茶味鮮醇、回味甘甜而享譽於世。茶席是以幾何造型設計,皓白的底色卻把低調的茶具顯得安閒靜謐,運用「破調」手法使兩個圓圈頓時活潑起來;茶具之中缺少了公道杯,只有粗糙的大茶碗,讓大家嚐嚐社會的不公,人生的甘苦。黃承發在茶席演示中顯露了一個經歷生活坎坷與磨難的流浪藝人的辛酸苦辣和倔強不屈,藉此抒發內心的憤懣和哀痛,也表達對美好生活和理想境界的嚮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