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至暗時刻!澳門中小企苦熬出頭天!

1145

  澳門展貿協會會長林中賢

  「疫情對會展業影響大,上半年料零收入。」

  澳門福臨城海鮮酒家經營者凌世威

  「經歷回歸前治安黑暗期、03年非典疫情,都不及肺炎病毒影響大。」

  澳新城地產執行董事李彩紅

  「今次疫情超乎想象,地產業的傳統旺季轉變為零成交冰河期。」

  澳門皙皮膚護理美容院經營者李瑞娜

  「現在我們第二類場所企業主的境遇,比『天鴿』風災的時候還要慘。」

  澳門餅食手信商會副會長凌萬義

  「如果內地的港澳自由行沒開放,手信業根本沒辦法開門。」

  「對於佔澳門企業總數99%,近4萬家中小企業來說,新冠肺炎無疑把他們拖入了一個史無前例的至暗時刻,何時才能見到光明?沒有人心裏有數。」

  沒有最差 只有更差

  澳門展貿協會會長林中賢

  會展業是新型服務行業,籌備及啟動會展活動需要一定的時間,停頓的會展業不易在短期內復原,預估會展中小企業至少半年「零」收入。加上會展不像其它行業,遊客人數回復即有收入,倘沒有特別為行業提供「定心丸」,會展業逃不過減薪、裁員、倒閉。(備註:根據澳門貿促局資料,今年2月及3月本澳已有183個會展活動將被取消或延期)。

  澳門福臨城海鮮酒家經營者凌世威

  福臨城自1993年開業至今一直做街坊生意,就算多麼艱難也應街坊需求堅持營業。疫情初期整體營業額下跌近九成,目前主要靠外賣及送貨到戶維持,但總體營業額下降一半!我們曾經歷回歸前治安黑暗期、03年非典疫情和08年金融海嘯,但都不及現時新冠狀肺炎影響大。最大影響係遊客區,聽聞有餐廳倒閉,也有行家在找人頂手。堅持經營的很多都是安排員工先清假,然後再放無薪假。

  新城地產執行董事李彩紅

  春節本是地產業的傳統旺季,疫情下轉變為零成交的冰河期。受疫情衝擊,預計今年價、量將齊跌30%。資金流不足的店舖將引發結業潮,減薪裁員,後果很嚴重。雖然政府帶頭將租用政府物業的商戶免租3個月,並呼籲私人業主也減租與租戶共度時艱,但業主面對供樓的壓力,不太願意減租,即使願意減的幅度也不高。

  澳門女企業家商會會長江美芬

  澳門中小企業的主營業務分兩塊:一個是涉及最大比例、同時也是業務量最大的民生業務舉步維艱;另一個是與博企酒店業務往來頻繁的中小企業,只能翹首以待港澳自由行的再度開放。

  澳門皙皮膚護理美容院經營者李瑞娜

  我們遵從政令的指引暫停營業15日,致使現在店內積壓大量貨品。本想著停業15日後能夠復工,雖然心知不會有太多生意,但入不敷出總好過只出不入吧?可未曾想到,政府只是針對第一類博彩活動場所(娛樂場)解除暫時關閉令,而我們所屬的第二類場所卻要繼續維持關閉,這對於滿心期待復工的我們來說,不啻於一個噩耗,我們究竟要等到幾時才能重新開門做生意?

  澳門餅食手信商會副會長凌萬義

  這場疫情打擊最大的是手信行業,都沒開門,如果內地的港澳自由行沒開放,手信業根本沒辦法開門。

  抗疫VS復業 生死時速

  抗疫仍是大基調

  在特區政府防控疫情的「硬核」表現下,澳門已經連續23天零確診,市民對疫情的恐懼不斷減弱,開始考慮復工復業的安排。與此同時,特區政府依然不敢掉以輕心,繼續維持政府部門基本服務,並呼籲居民減少出門,避免聚集。

  出入境措施方面,20日零時零分起,入境前14天內曾經到過中國內地的外地僱員,需在珠海醫學觀察14天方可入境。來自高發地區的旅客以及每天多次不正常往返珠澳的澳門居民,要到指定檢查站完成醫學檢查,無徵狀才可離開。

  復業困難重重

  問題是,澳門95%的GDP產值都來自服務業,本地客人本身基數小,消費規模有限。外地旅客方面,內地旅客佔70%以上,港澳自由行已經暫停,內地各地疫情還在關鍵時期,加上澳門採取醫學檢查措施,來澳旅客寥寥無幾。沒有旅客,復業效果難樂觀。

  復業還面臨勞動力不足的問題。截止到2019年12月,澳門外僱人數為19萬6千人,其中內地外僱12萬人,而內地僱員中又有8.4萬是在澳門工作,珠海居住。雖然在2月20日對外僱醫學觀察14天入境措施之前,有2萬多人「衝關」入澳,估計目前至少有一半的外僱被阻隔在珠海無法出入澳門工作。對普遍勞動力短缺的中小企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澳門中小企業普遍以微型為主,96%規模在10人以下,同時又以勞動密集型和家族經營為主,資源有限,財務結構薄弱,融資管道不多,加上經營成本高,抵禦風險能力弱。面對新冠肺炎已經持續月餘,房租、人工、水電等成本有出無入,疫情解除遙遙無期的局面,可以說是處在非常嚴峻的至暗時刻,更不知道能否熬到光明到來?

  共克時艱活下去

  抗疫中的特區政府宣布推出一系列應對疫情的臨時經濟援助措施,主要包括:

  現金分享提早於4月發放,每位澳門居民發放3000元電子消費券,減免房屋、車輛牌照、個人所得稅等多項稅費,推中小微企援助及利息補貼,豁免住宅用戶3個月的水電費,提升技能,以工代賑,保打工仔飯碗等一系列穩經濟、保就業的措施。

  對此,中小企有的認為可緩解一時困難,而長遠來說,必須有進一步的針對性幫扶措施,也期待外部環境能得到改善。

  澳門智慧人文勵政會會長吳在權

  善用財政儲備,設立抗疫基金。對所有受影響的各行各業中小微企發放援助金,尤其對現時被政府公布勒令停業的娛樂場所,不知何時才能復工的中小微企,未復業但仍需支付租金及員工薪酬,他們更需要短期的支援措施。給予一次性的經濟援助,是救危,非常時期的非常手段,亦是直接有效的手段。

  澳門民生事務關注協會會長余幹成

  援助第一階段應簡單、直接、快速,以現金從源頭援助中小企現金流斷裂問題。如以「天鴿」形式每戶5至10萬元,以大數4萬中小企衹須20至40億元已可在源頭解困,以保企業營運,保企業營運即是保僱員職位,亦即是保持社會就業穩定。

  澳門工商聯會會長何敬麟

  現在中小微企每天都是與時間競賽。中小企最大的擔憂是看不到前景,雖然澳門的情況算是相對受控,但不知疫情何時結束?大家都是拿著筆錢去計數,就算資金捱到一個月,但問題是未知再下一個月能否捱得住?若政府能在短時間內公布何時能推出電子消費劵,大家起碼心中有數。

  澳門福臨城海鮮酒家經營者凌世威

  電子消費券是有效果的,因為針對中小企,每天只能花300元,這個效果應該不錯。希望能盡快推出,可看情况3個月之後,按需要加碼。另外就是政府是否可以減免部分中小企業水電費,特別餐飲業用量大,租金不一定能減,但也希望堅持營業能減輕成本,這個政策比派錢更能受惠,不需要全免,可以減免20%也很受用。

  立法會議員宋碧琪

  澳門作為旅遊城市,首先要爭取重新開放內地自由行,而內地經濟復甦亦需一段過程,相信重開自由行後未必即時會有太多內地旅客來澳,因此特區政府要努力吸引國際客源。例如東南亞不少國家與本澳鄰近,亦有直航班機,政府應聯同業界推出優惠或鼓勵措施,吸引相關旅客來澳消費。疫情亦反映澳門經濟單一的問題非常嚴重,長遠而言多元產業是必需的。希望政府精準發展多元產業,選出一兩個合適的產業去集中發展。

  時過於期、否終則泰。

  期待等逆境到了極點,順境就會來了。

  李自松

  澳門蓮花衛視董事台長

  題圖攝影/陳顯耀

  澳門科技大學「澳門影像館」館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