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羅彩燕籲集思廣益關注弱勢銀髮族

93

  「人人親其親,長其長,而天下平。」即將晉身議會的「澳粵同盟」候任議員羅彩燕,多次在公開場合「苦口婆心」推動長者政策,呼籲社會關注銀髮族的需求,真正落實老有所依、老有所養、老有所為:「他們年輕時為社會付出,到了老年,社會也應該給予他們保障。而且我們每個人都會老,善待每位長者,就是善待每個未來的自己。」

  一個「孝」字,貫穿羅彩燕生命線,對長者關懷有著切身體會,也讓她不辭勞苦研究政策、處理個案、家訪長者,「老人家作為弱勢群體,往往容易被忽略。」期望透過自己的力量,為老人困境發聲,保障老年人應有的尊嚴和權益。

  參與社團切身感受敬老愛老

  來自金融行業的羅彩燕,服務本澳銀行近20年。自大學畢業後,先後加入多家銀行,最後抓緊工商銀行進駐澳門的先機,以活躍和對工作狂熱的個性,時任行長便推薦她加入澳門江門同鄉會。社團事務繁複瑣碎,她卻「愈做愈鍾意」,藉此擴闊眼界和人脈,同時被社團敬老、愛老的理念打動。「創會會長和會中前輩都很孝順,十分尊敬老人家,他們用很多資源派發敬老金和爭取福利,無怨無悔,當時都還未有選舉。」

  她猶記得加入江門同鄉會不久,親友長輩因腦部腫瘤而昏迷,由於醫院欠缺床位,家人便轉送他到療養院。某次她協助親友為長輩轉身擦背,赫然發現背部因為長期缺乏擦拭,皮膚開始發炎至見骨,讓她怵目驚心。

  她對此深有感觸,「面對長期昏迷病人需要插食管及尿袋等醫療護理照顧,一般家庭如何應付?」幸好當時得到一些前輩義無反顧幫助,令那位長輩得到善終的醫療照顧。

  對於前輩的無私奉獻,她滿懷感恩,也使她對長者關懷服務有了更深刻的反思:「每個人都會老,有些是家人根本無辦法照顧,澳門缺乏有醫療護理的安老院舍,這些老人家該怎麼辦?」

  家訪各種點滴冀為長者發聲

  老人家作為弱勢群體,往往容易被忽略。羅彩燕對長者家訪感悟最深,甚至請大假「跑家訪」,別人最怕行唐樓,她卻不介意「身水身汗」拾級而上,親身向老人家送上問候;樓宇破舊老化沒有電梯,房屋淪為獨居老人的牢籠,她都一一看在眼內,記在心上;然而,除了團隊力所能及的,恐怕背後還隱藏更多未被發現的個案。

  「因為家訪是隨機的,有次時隔兩年我再回到同一地方,甫進屋婆婆就認得我:『阿燕阿燕,你終於來了,我老公經常等你來!』原來婆婆的丈夫也姓羅,因年紀老邁,誤以為我是他親戚;老人家經常問婆婆:『為甚麼我的姪女還不來?』可惜的是,他後來離開人世,女兒也因疾病相繼離世。兩年之間,婆婆經歷喪親的沉重打擊,她說雖然腳痛、腰痛,但內心最痛最難受;她泣不成聲,我也忍不住抱著她哭起來。」一幕幕家訪畫面再次浮現,羅彩燕不禁鼻子一酸,淚水止不住在眼眶打滾。

  羅彩燕認為,探訪老人次數畢竟有限,從根源入手是好方法,加強中國人傳統孝道的宣傳和教育更為必要。因此,近年每當她拿起麥克風,均積極宣揚孝道:「有些人覺得我們只顧著老人家,其實某程度上也反映他們並不重視老人需要,甚至不認為這是責任⋯⋯每個人家裏都會有老人家,保障老人家的福利政策,不也是為家庭經濟減輕壓力嗎?」

  從政將社會聲音變制度保障

  江門同鄉會素以老人家為主要服務對象,羅彩燕一直風雨無間,參與關懷、敬老、愛老活動和探訪,卻往往被外界質疑「氹老人選票」。面對這些聲音,她坦言最初會因此不開心,但後來以平常心面對,「我們該做就會做,老人家的智慧其實比我們更高,一把扇一點小食,真的可以左右他們選誰?更多是長年累月的工作。」

  從政,是把聲音擴大的唯一途徑。「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我們每個人都會變老,做好長者工作,從制度上保障長者,其實就是對每個人未來的一份保障。」她慨嘆說,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始終有限,隨著本澳社會老齡化趨勢,但長者政策仍然不夠貼地。

  金融專業帶入議會推動轉型

  「如何能夠為他們發聲?睇病難、住屋難、長者公寓、退休津貼等等,其實這些都是我們日後要面對的自身問題。正因為家訪,令我更明白他們的需求⋯⋯我並非在乎可不可以當議員,而是希望力量能不能夠發揮。」

  談到今年成功當選,她淡然地說:「往年我都會喊,今屆反而很平靜,可能習以為常,工作如滲入體內,當選與否都會繼續做。」

  羅彩燕從「澳粵同盟」助選團開始,2013年正式成為競選團隊候選人,參與社會事務超過10年,曾經在議員辦處理政策研究、新聞發布、個案跟進工作等;及後又參與江門、遼寧大連政協工作,各式各樣社團和從政事務,也許早已融入她的生命裏。

  被問到第一份立法會議員質詢內容,她笑言很多人問過同樣問題,雖然會將重點放在關注長者政策,但當務之急必然是經濟,包括不少長者都反映先解決疫下的失業問題。從事金融業,與社區經濟息息相關,她在金融業參與過跨境政策、金融政策、金融產品,因此投身議會工作,也會加入金融政策,「希望把新思維帶入議會,包括對金融的想法和政策。」

  羅彩燕認為身為議員,更需「貼地氣」,除社團事務,也要把自身的專業帶入議會,尤其面對本澳經濟持續下滑,如何通過跨境政策、隨著琴澳兩地深化融合,憑藉金融背景和經驗推動兩地打通「任督二脈」,扶持中小微企的策略等金融手段推動經濟復甦,引進擔保基金──由政府控股成立擔保融資公司、推動跨境電商發展等。另外,面對防疫恆常化,她建議可為有意從事醫療行業的失業人士提供醫護培訓和課程考核,協助各項防疫工作,從而緩解失業問題,也可達至就業轉型。

  家庭教育灌輸知識改變命運

  女性的傳統形象,大多是主力家務,工作反是其次。但她小時候深受外婆和母親的影響,「以前媽媽灌輸我要『多讀書』的觀念,把大部分時間放在學習和工作上。」她一直秉持這一觀念,將大部分時間都奉獻在工作和社會事務上,參與不同工作、面對不同的人,從中學習更多新知識新技能。

  「知識改變命運」的教育理念從她身上體現,身教言傳落在兒女身上,她從旁輔助,但從不過於干涉,培養起兒女獨立的個性,也接受女性應熱愛工作和拼博的理念,「有一次送女兒上學,我問她要不要媽媽像其他家長一樣不工作陪著你?她回應說『不用,你繼續做你的女強人,我喜歡堅強的媽媽!』」

  媽媽的教育觀念不僅成就今天的羅彩燕,也讓她竭盡所能報答養育之恩,「記得小時候,總覺得媽媽是個巨人、大人物,無所不能,撐起整個家、撐起她的一邊天;長大後身為人母,才明白自己要做巨人,為小孩子遮風擋雨。做有責任有承擔、問題解決者,撐起半邊天。當她們年老時,我們有責任為曾經是我們巨人的媽媽努力拼搏,讓她們過上安穩生活、安享晚年!」《市民日報》專題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