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澳門製造物流園助品牌走出去引進來

219

  特區政府一直重視產業多元發展及打造「澳門品牌、製造」,並採取各項措施增強中小企業競爭力及創新能力。澳門大學公共行政碩士課程主任陳建新認為「澳門品牌、製造」在國內市民心中認受性高,建議當局可做相應考量,擬建「物流園」,使產品「走出去、引進來」;同時,可藉助周邊有潛力的兄弟城市力量和本澳社團關係網推動新興產業,相信此舉有利推動本澳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促進內地和澳門的經貿交流與合作,以及增強本澳經濟韌性。

  零關稅誠信店予顧客足夠信心

  陳建新稱,「澳門品牌、製造」又或港澳商品在國內市民心中認可性素來較高,就如生活中的肉類,運輸過程中需經過國家商檢局註冊和監管等手續,保證鮮活食品的質量安全。從另一角度審視此問題,澳門有自身特色「品牌」和先天優勢,且在原產地的所有進口貨物享有零關稅,亦有官方驗證的誠信店,在購物方面能給予顧客足夠信心。他認為在這時代大背景下,「澳門品牌」的新興產業發展前路大有可為。

  澳門租金貴薪酬高,但不能只有單一化傳統產業。他指出:有些國際品牌不會將旗下所有產業鏈特設於某城市,如美國蘋果公司較早前欲將其在我國的生產線撤離,再分配至其他國家地區,但最終結果未達理想。他認為中小企業要發展,應多行一步、多參考成功的案例,只要本澳一些商品經註冊或認證會提升其認受性,也能建立起「安心」品牌。當企業經營具一定規模時,陳建新強調要釐清傳統手工業和「產業」的區別,如果是傳統手信業要規範生產線,不一定要在澳設廠生產。澳門是「創意城市美食之都」,應將具優勢產業整合及聯動內地周邊城市具有潛力的企業結盟聯動,賦予產品、產業創意創新思維,從而助力產業鏈成功轉化、轉型。

  他強調,設廠並非一件易事,有一定風險:「搵人代工生產都係一個好好嘅經營策略」。他舉例說,本澳某著名手信品牌近年注重品牌外包裝設計,並透過線上線下等方式宣傳品牌定位,不停革新尋找出路,值得欣賞。但這個老品牌是否真要客人親自到店購買,這需每個經營者深思,但不管怎樣,澳門企業管理要持續抱有開放思維和不斷創新進取的態度,跟隨政策和順勢發展最為重要。

  緊密聯動兄弟城市構建產業鏈

  在《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中的澳門定位,除原有的「一中心、一平台」,還新增「打造以中華文化為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交流合作基地」;陳建新綜觀澳門社團的發展史,反映出社團在本澳歷史進步和社會發展中起積極作用。他認為澳門可藉助社團關係網,來促進內地和澳門的經貿交流與合作,互聯互動、推廣「澳門品牌」,使雙方自由市場經濟進一步升級、強化。

  他進一步指,目前江門政府大力推進大廣海灣深水港建設發展,澳門積極與粵西兄弟城市分工合作與錯位發展;著力推進金融商務、現代物流、資訊服務等產業發展,共同推動珠江西岸傳統服務業轉型升級、現代服務業集聚發展的新平台。但本澳物流、運輸業前景令人不解,看不到它未來發展空間有多寬闊,澳門作為自由港城市,卻沒有深水港,更不會有貨櫃碼頭,其次本澳國際機場亦沒航班飛往葡語系國家。通過澳門作為粵港澳大灣區中心城市之一,應緊密聯動兄弟城市構建產業鏈,以聯動結盟為切入點,故建設「物流園」至關重要,沒有物流鏈,貨品難以「走出去、引進來」。

  他又重申,要跳出自身局限「框框」,不能僅以珠海橫琴發展作為本澳「跳板」。隨著國內路網愈來愈完善,珠海、江門、中山等對澳門產業轉化著力點反而會更有吸引力;簡單而言,珠海有金灣機場,而江門有深水港,他建議當局擬建大型物流的基礎建設和部署,屆時「物流園」落成,相信會提升本澳產業體系的競爭力,現時深圳現代物流業發展成熟和穩定,也值得澳門借鑑和參考。

  與周邊城市聯動做好產業分工

  至於中醫藥方面,陳建新認為有關方面發展路向不明朗,除要解決科研創新問題外,如何突破藥材供應?他又指,不同高度山嶺產孕育出不一的藥材,橫琴可培育出甚麼山草藥,且在質量方面如何把關?就算有條件採購到好藥材,但藥材經長途跋涉運到澳門再加工,成本又會否過高?

  他又提到,目前國家治療體系發展較好的城市有北京、上海和廣州,原因是城市規模大,醫生有更多機會診治奇難雜症,對他們醫療技術有所提升。假設沿用同樣概念考量中醫藥,當澳門、橫琴受限於人口少等局限時,也凸顯發展產業微弱之處,因研發要靠人口樣本支持,且現時中藥質量研究國家重點實驗室的研究團隊也有自身局限瓶頸,當中參與人員有澳門大學、北京大學等專家學者,屆時研究成果版權歸誰,這些問題都值得思索。

  經過今次「新冠」疫情後,陳建新希望當局持創新思維幫助本地產業轉型,並充分意識自身變革局限在哪方面。為此,他建議政府應多關注局限自身問題,擬定與周邊具有潛力的城市互聯互動計劃、做好產業分工、不斷深化原有機制,只有不斷「打怪升級」才會孵出多元的新興產業。市民日報專題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