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橫琴與新型智慧城市建設的機遇

441

  大灣區的城市的普遍特點是人口愈來愈多,城市管理愈來愈複雜,需要用更智慧的方式處理,而每個城市自身的社會經濟發展都有不同之處,但民眾都希望生活環境能夠愈來愈便利、安全、綠色、低碳;政府還希望經濟能夠更多元增長,能夠有本土的創新性企業。2020年的全球新冠疫情使得本來可能是三十年、四十年之後發生的事情,全部拉近加速了,一個現代化的經濟已經無法想像在沒有數位化智慧化的社會基礎上工作和通訊等。這些因素與未來智慧城市發展能否有創新和突破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多維度的智慧城市

  *傳統ICT維度:充分利用如5G、大數據、寬頻、物聯網及雲計算等創新性科技來提高城市治理水準和提升市民生活素質。(ICT是資訊與通訊技術)

  *公共安全維度:結合以上科技的應用,集成從公安、交通、應急管理等等維度數據來提高城市在公共安全治理水準和緊急情況的應變能力。

  *建設與運維維度:使用城市資訊管理模型平臺(CIM),集成城市範圍內的建築與公共設施的全生命週期的建設與運維資料,來提高城市在建設與運維的管理水準,使得城市範圍內的民眾、企業與政府部門得到效益。

  新型智慧城市

  新型智慧城市應該是各方行動者有效地利用技術與數據,優化各自的管理與決策並顯著提升居民生活品質的城市。建設新型智慧城市不是政府和企業的目的,而是提升城市居民生活品質和緊急情況應對的一種重要手段。因此新型智慧城市使用以上的技術與理念建立城市管理數位化平臺,在應用的8個領域和管理的3個維度提供支援。

  為什麼需要新型智慧城市

  縱觀目前的智慧城市建設情況,雖然發展勢頭良好,但是仍然面臨著技術、資金和規劃和應用效益的問題。目前技術已經愈來愈成熟,政府給與資金支援也愈來愈多,規劃、系統+資料安全和應用效益就成了最大的問題。

  以中國為例,資料孤島和重複建設:由於建設智慧城市的資料量非常大而且資訊很繁雜,許多領域的資訊需要融合起來,而實現資料融合又需要相關科技、資金的支持,滯後還有部門管理觀念和部門壁壘。這也進一步導致不同部門之間要對某些共同的應用內容或資料模型進行重複建設,浪費大量人力物力。

  為打通傳統智慧城市中的「資訊煙囪」、「數據孤島」,實現城市數據採集、共用和利用,建立統一的城市「數據大腦」,「十三五規劃」指出要「以基礎設施智慧化、公共服務便利化、社會治理精細化為重點,充分運用現代資訊技術和大資料,建設一批新型示範性智慧城市」。2016年11月22日,國家發展改革委、中央網信辦、國家標準委聯合發佈的《關於組織開展新型智慧城市評價工作務實推動新型智慧城市健康快速發展的通知》指出「新型智慧城市是以創新引領城市發輾轉型、全面推進新一代資訊通信技術與新型城鎮化發展戰略、深度融合並提高城市治理能力現代化水準、實現城市可持續發展的新路徑、新模式、新形態為目標,同時落實國家新型城鎮化發展戰略,提升人民群眾幸福感和滿意度,促進城市發展方式轉型升級的系統工程」。

  住建部部長王蒙徽去年也提出實施城市更新行動的目標任務:推進新型城市基礎設施建設。加快推進基於資訊化、數位化、智慧化的新型城市基礎設施建設和改造,全面提升城市建設水準和運行效率。加快推進城市資訊模型(CIM)平臺建設,打造智慧城市的基礎操作平臺⋯⋯。

  支持新型智慧城市建設的數位化平臺CIM

  新型智慧城市需要收集與管理海量資料的數位化平臺,需要一個能夠管理大量建築與內部設施的資料平臺。

  CIM的定義實際有三重涵義:

  *模型涵義:CIM是包含城市所有設施物理特性和相關資訊的數位模型;

  *平臺涵義:CIM是一個可以存儲、提取、更新和修改所有城市相關資訊的數位化平臺,相關部門可以在CIM平臺上實現資料的共用和資訊的傳遞,CIM應該在城市化的全過程中發揮作用;

  *行為涵義:CIM是指將城市各種資訊收集、整理、存儲並在規劃、設計、分析、運維中提供決策支援的過程。

  CIM作為一個可以存儲、提取、更新和修改所有城市相關資訊的數位化平臺,需要完成資料獲取、資料存儲、協同平臺、資訊傳遞等多項功能。而要實現這些功能,需要掌握的核心技術涉及IoT、GIS、BIM及其集成技術,這需要一個可靠、堅實、擴展性高的技術平臺,其架構的技術要求是重中之重,這裡就不深入描述。

  新型智慧城市的三步策略 規劃—建設—管理

  因地制宜的頂層規劃的重要性,在智慧城市的建設過程中存在項目離散性大,發展水準兩極分化嚴重等問題。其中一方面是由於在建設過程中沒有頂層規劃意識所導致的,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在智慧城市的建設過程中,由於面向的對像是已經較為成熟的城市,城市管理者如果單純從現有的短期實際需求出發,就容易跳脫出城市固有的發展邏輯,造成部分項目建設如同「空中樓閣」。譬如:在硬交通建設領域沒有大力推行BIM標準,卻先要求智慧城市的軟交通大資料模型,導致多次大量事後建模,重複輸入資料,浪費人力物力。在CIM平臺建設的過程中,要盡可能地還原城市建設過程,貫徹規劃智慧化—建設智慧化—管理智慧化的三步走策略,最終CIM平臺的建設將呈現一種樹狀的發展模式,其主要特點如下:

  CIM模型作為樹根,是智慧城市建設的基礎,它包含了城市發展過程中必要的資訊和資料;在城市建設的過程中,既可以利用CIM模型已有的資料進行智慧規劃設計,又可以將新建成的專案模型作為CIM模型的補充和更新,兩者相輔相成;在城市基礎設施建設智慧化的基礎上,結合城市的經濟和人文資訊(往往已經包含在GIS中),政府各部門就可以實現智慧化的城市管理。通過CIM平臺,城市的社會、自然、人文資源被集成起來,這使得政府可以高效、方便地完成日常工作。

  但CIM平臺建設的最終目的不止於政府的管理,它應該為在城市中生活的居民和城市中的產業經濟發展服務,故而在智慧管理中,政府可以通過CIM平臺為居民提供更好的服務和生活環境,為城市經濟發展助力,最終實現智慧服務和智慧產業。

  大灣區的智慧城市建設展望

  深圳前海自貿合作區佔地面積約15平方公里,基礎設施建設投資超過4000億元,很多工程的地下空間為6層和7層,規劃設計和建設管理要求非常複雜。整個前海的規劃、設計、施工、運維,都可以即時集中在「前海數字城市建設管理平臺」上進行統一管控,成功打造出了一個新型智慧城市建設樣本,目前廣州和香港也有類似計劃。

  在大灣區9+2城市中,澳門地方不算大,但人口密度高,產業較為單一,發展與應用創新技術傳統不是強項。可能不少人會問澳門是否需要建設新型智慧城市,有什麼效益?首先建立新型智慧城市是國家大計,最多是早做晚做的問題。實際上澳門政府在這方面已經開展不少工作,例如2018年投入使用的澳門智慧交通系統,與清華大學合作的城市應急指揮與城市安全運行平臺,這些工作都是很有前瞻眼光,也說明澳門政府在基礎設施層已經做了不少工作和投入。

  澳門地方少,人口總量不算多,不是不發展和應用創新技術的理由,以色列就是一個好例子。澳門有資金、有優良的大學、有國家政策支持,面向香港和國際,執行力高的政府團隊、有它的競爭優勢。目前只是需要有更好的創新科研的鼓勵政策和更有效利用澳門獨特應用場景。

  樂華建是一家立足於北京的高新技術公司,與北京大部分同類型技術公司不一樣的是樂華健的創始人是來自大灣區的香港人和澳門人。樂華建創始人大多有國際大型工程建設建議,在過去多年成為多個大型央企和城市的緊密合作夥伴,成功建立智慧建造軟體平臺,為央企的智慧工廠與智慧城市項目提供支援。已經成功研發的VSF平臺可以提升為CIM平臺,並且近期樂華建已和澳門一本土企業達成戰略夥伴關係準備在澳門成立分公司,準備在澳門政府與企業的智慧應用大展拳腳。

  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馬上要起步,澳門是否可以在橫琴彎道超車,發展智慧城市和使用這個場景孵化有澳門特色的創新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