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橫琴如何成為第二個澳門?破局點在這!

867

  文─李自松

  人類失去聯想,

  世界將會怎樣?

  不知道為甚麼,聽到澳門特首賀一誠在第一份施政報告記者會上,說到「希望有一日橫琴就係第二個澳門」這句話,我突然想到聯想電腦多年前的這句廣告語。

  回顧橫琴開發,由原來的珠海發展,到珠澳合作開發,到粵澳合作,到「九加二」共同開發,到粵港澳大灣區規劃……

  20年來,橫琴開發的主體愈來愈高,涉及的層面愈來愈闊。

  國家最高領導人多次強調:「特別要做好珠澳合作開發橫琴這篇文章。」

  賀一誠在首份施政報告中大篇幅提出:「做好開發橫琴文章,促進經濟多元發展。」

  珠海市委書記郭永航說:「珠海經濟特區因澳門而生,橫琴新區因澳門而興,自設立以來就擔負著服務『一國兩制』和服務澳門的使命。」

  梳理歷史脈絡,開發橫琴在認識上從上到下都沒有爭議,為甚麼卻又遠未達到人們的預期?既有發展定位隨著情況的變化不斷調整;也有「屁股決定腦袋」的各方利益博弈。可以說是種種有形無形的門檻,使橫琴開發始終「橫」在人們心裏,琴澳合作長久停留在描繪藍圖的階段。

  未來琴澳合作的目標究竟是甚麼?賀一誠在首份施政報告記者會上明確說出他的想法:

  「希望有一日橫琴就係第二個澳門,即使法律無法引入到橫琴,但希望澳門的制度能夠引入到橫琴,成為可以共用、讓澳門發展的地方。」

  把澳門的制度引入到橫琴,絕對和目前實施中的「澳門新街坊」項目、「粵澳中醫藥產業園」項目難度系數不在一個級別上。僅僅靠目前粵澳、珠澳政府不定期的、客客氣氣的會晤協商,恐怕難以實現。

  相信賀一誠對此也有清晰的認識和考慮。

  在施政報告裏他提出開發橫琴,首要是做好頂層設計,秉持進一步解放思想、勇於變革創新的精神,用新思維、新方式在橫琴建設粵澳深度合作區。

  將澳門「一國兩制」和國際貿易自由港等優勢與橫琴的資源和空間等優勢結合起來,打造具有中國特色、結合「兩制」優勢的高水準開放區,成為「一國兩制」下區域合作的先行示範區,以及「一國兩制」實踐的新平台。

  毛澤東說過,政治路線確定之後,幹部就是決定的因素。

  要實現賀一誠提出的這些想法,或者說真的要把澳門的制度引入橫琴,首要的破局點在哪裏?

  在人!

  在於有一批真正想做事、能做事,敢擔當、熟悉國情、澳門區情的人。

  在於用創新思維,拆掉有形無形的門檻,把這些人放在一個創新的琴澳合作工作模式中,讓他們實實在在地去做事、去做實實在在的事,把琴澳合作的藍圖變成現實。

  代表澳門破局的不二人選,自然是特首賀一誠。

  不僅僅因為他是現任的行政長官,更因為他19年全國人大常委的歷練,對國家層面的運作非常熟悉。

  我們大膽設想一下

  如果賀一誠是擁有更大話語權的破局人,其高度完全可以在「一國」原則之下,最大程度的發揮「兩制」的優勢。以其執政澳門的權責,以其對國情區情的熟悉,以其對澳門融入大灣區的強烈使命感,以其敢作敢為的「鷹派」作風,橫琴距離成為第二個澳門的目標還會遠嗎?

  如果中央大力支持引入澳門制度,把橫琴建設成第二個澳門,第二個重要的破局點在於:考慮授權由澳門掌握橫琴開發的主導權。

  我們都知道,「一國兩制」是為解決歷史遺留下來的台灣、香港和澳門問題。從這個角度來看,琴澳合作絕不是簡單的地域經濟利益分配,而是事關國家和平統一、「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的大局。具體到澳門,最緊逼的就是要解決經濟多元發展面臨的致命傷:欠缺發展空間。

  解決澳門的發展空間,橫琴島的開發是關鍵。

  橫琴島由誰來主導開發,是關鍵之中的關鍵。

  澳門需要橫琴,不是簡單地為擴大地盤,或者把橫琴建成澳門「後花園」,而是為了促進經濟多元發展,從一個「政策支撐型」的經濟體系轉變為「市場自立型」經濟體系,減少澳門對國家的政策依賴,從根本上改變澳門的產業結構。

  統計資料顯示:

  今年首兩個月旅客入境澳門人次同比下降56.9%

  第一季度博彩業毛收入同比下降60%

  隨著「封關」措施持續,4月份博彩總收入跌到谷底,預計按年跌94%至15億澳門元

  日均博彩收入從過往的8億元左右,降低到約4500萬元。

  儘管澳門人均GDP高達8萬多美元,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城市之一;儘管特區政府有著6000多億元的龐大財政儲備,但高光的背後,卻是在史無前例新冠肺炎衝擊下,龍頭博彩產業遭受重創,連帶整個城市的經濟幾乎停擺,折射出一個冰冷的現實:

  澳門產業適度多元的戰略多年來並無起色,博彩業佔本地生產總值仍達50%,而政府致力推動的會展業和文化創意產業佔比重均不到1%。

  居安思危,在好日子的時候常常會淪為一句口號。現在危機真的來了,澳門再不動真格的話,再單單依靠博彩業走下去,風光的日子還能支撐多久呢?

  路在何方?

  「橫琴是澳門未來發展新的出路、新的機遇、新的希望。」

  賀一誠如此坦率明確地說出了澳門未來發展的最重要支撐:橫琴。

  要短時間內推動多元化發展,澳門需要有空間去發展,但填海需時較長不適合。橫琴可以說是現成的,但也有其弱點,不能發展製造業,因此澳門正與橫琴方面協調,希望容許引入高科技制造業,帶動本澳與橫琴的合作。

  賀一誠已經代表澳門方面清晰勾勒出琴澳合作的新圖畫,由他帶領施政團隊來主要執筆,當然最能畫好這幅圖畫。

  回顧一下琴澳合作的歷史,橫琴澳門逐步融合,對澳門實施特殊政策一直在緩步推進中⋯⋯

  涉及法律或制度方面:

  2013年7月20日

  位於橫琴島,佔地超過1平方公里的澳門大學新校區,正式移交澳門,依照澳門特區法律實施管轄。

  2020年3月18日

  橫琴口岸澳方口岸區及相關延伸區旅檢區域正式移交給澳門,適用澳門特區法律管轄。

  2020年4月09日

  珠澳雙方簽署了「澳門新街坊」項目土地出讓合同。橫琴「澳門新街坊」是專為澳門居民打造的綜合民生社區,可提供約4000個住宅單位,項目內設有生活、交通、教育、醫療、社區服務等配套,運作模式和整個保障體系均採用澳門標準。

  賀一誠發布首份施政報告透露的重磅消息還包括:

  澳門政府已向中央申請,希望澳門企業在橫琴的投資總額,可以列入澳門的本地生產總值,稅收可返回澳門,與橫琴共用共贏。

  澳門將設立跨境人民幣結算中心,並重申正在研究和探索設立以人民幣計價的證券交易所。澳門亦將允許資本在澳門和橫琴之間自由流動,並降低銀行和保險公司的准入門檻以支持金融業成長。

  從2019年起,橫琴已停批不屬於澳門投資的項目,只接受澳門特區政府推薦的澳門企業專案。澳門貿易投資促進局近期收到很多澳門企業提出到橫琴發展的申請專案,據統計投資金額涉及約4000億元。

  交通和民生方面:

  橫琴與澳門之間的跨境通勤車每天有24班,澳門機動車入出橫琴配額總量,目前為2500輛,相信會進一步大幅度開放申請條件和總量限制。

  居住在橫琴的澳門人目前雖然只有幾百人,但澳門居民在橫琴購置各類物業,已經超過6000套,佔橫琴物業銷售總數三分一。

  天時、地利幾乎都是滿分,

  人和的機制上可以再加把勁!

  隨著政策不斷出台,基礎設施日趨完善,最終要真正實現澳門經濟多元化的目標,讓更多澳門人到橫琴投資創業、定居生活,成為一名「琴澳人」,適應另一種「制度」,既要徹底解決橫琴開發中粵澳共建共管共享的具體問題,更要創造條件讓兩地民心真正相通。

  既然橫琴新區因澳門而興,擔負著服務「一國兩制」和服務澳門的使命,澳門主導開發則最能保持橫琴服務澳門的「初心」;

  如果橫琴要成為第二個澳門,由澳門特首帶領施政團隊主導和廣東及珠海合作,這樣共同開發的橫琴,可能是效率最高、也最不走樣的第二個澳門;

  如果橫琴建成為了第二個澳門,澳門特色的「一國兩制」將更具活力,澳門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將大幅增強,「一國兩制」的優越性將得到最大程度的展示。

  50年不變。

  澳門「一國兩制」已經進入中段,無論是歷史的選擇,還是個人的使命,賀一誠都注定是澳門承前啟後的一任特首。

  橫琴如何開發?

  關乎「一國兩制」的大局

  關乎澳門的未來

  也將關乎賀一誠的歷史定位

              策 劃:李自松

              主 編:閻小荔

              採 訪:謝 謙/吳婉欣/楊婷婷

              視 覺:陳瑋宗/周 璇

              技 術:王碩坡/劉亮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