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林宇滔:做實事為澳門帶來改變

265

  「我們沒有資源,但大家給了我們力量,在參政議政方向走獨立的路。」再次向立法會選舉叩門的林宇滔,那夜穿起「傳新力量」團隊T-shirt,站在造勢晚會台上,向居民一一回顧團隊在環保、防火、電梯安全、市政建設方面積極關注的往績。比起其他組別的載歌載舞、吶喊助威,「傳新力量」的氣氛,顯得單薄又純粹。沒有背景,缺乏資助,務實派的林宇滔勝在沒有標籤。

  最終,「傳新力量」在第七屆立法會選舉突圍而出,成功奪得1席位,林宇滔晉身議會,為澳門政治版圖抹上不一樣的色彩,除時勢造英雄,也許正如他所言「在澳門做實事,是有人見到的。」

  3年半記者路開闢視野

  每當談起社會時政,林宇滔總手舞足蹈,侃侃而談。事實上,他自小手執報紙關心澳門大小事務,更一度幻想能成為澳門電台時事節目《澳門講場》主持人,直到他在大學修讀環境系,意外地被分到與新聞系的宿友同房,自此對新聞、傳媒有了進一步了解。

  或許是冥冥中的安排,03年「沙士」後本澳經濟雖然不景,他竟意外獲得3家公司的面試機會,其中是《澳門日報》廣告從業員。「記得當時在閱報室見工,與總經理陳友蓮一番閒談,她說『我覺得廣告從業員不太適合你,或者有其他職位我再找你。』」這番話,林宇滔聽來明顯是推卻之詞,豈料翌日,又接到對方電話:「阿滔,我們有記者職位,你有無興趣?」

  從此,他翻開傳媒人的生命新篇章,3年半期間,為本澳博彩業騰飛寫下「澳門賭收超過拉斯維加斯」等系列報道,新聞內容涵蓋經濟、公共事業、博彩等,「我們站在最前線,知道許多行業的基礎、背景甚至秘密,這段經歷,讓我在短時間內對澳門有了整體的看法,認識不同的人,更重要的,是與不同人溝通、有權發問,這3年半,絕對不枉此生!」

  求變從發問到解決問題

  3年半記者生涯,林宇滔獲得相當大的滿足感,但因為工作勞碌,體能急劇透支下,他開始反思究竟追求甚麼?思索再三,最終決定「裸辭」,尋覓新的轉變。常言「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時任立法議員關翠杏託人找上了林宇滔,期望他能擔任議員助理,以擴展工聯議員辦事處工作範疇,他欣然接受邀請。此後9年時間,他除了是議員助理,也擔任社諮委、都更會等工作,處理過的個案可謂遍布大街小巷,也從過去做記者的「發表問題、評論問題、表達意見」,轉變成議員辦事處「接待個案、判斷政策、解決問題」。

  「關姐是很好的老師,上一輩和下一輩可能會對事情、政治有不同看法,但她很願意把她所知所想和我們分享,願意無條件教導我。」對於有傳他和工聯最後不歡而散,因而獨立參選,他矢口否認。「我尊重不同的選擇,中間沒有任何吵架或矛盾,也經過良好溝通,正如在澳日一樣,我心存感恩,但又在想⋯⋯是否要為澳門行多步?」這一步,讓他決定跳出既有圈子,打破框框,夥拍幾個拍檔成立「傳新澳門協會」,希望為澳門做更多實事。

  孤注一擲堅持走獨立路

  回顧第六屆立法會選戰前夕,林宇滔以素人姿態在選舉政治舞台亮相,有人把他歸類「中間派」,有人預估他最多只有2000、3000票,更有人視他為傳統社團的分支。

  最終,林宇滔雖無緣議會,但手握7162票,足以讓他「孤注一擲」:「當時沒有考慮太多,地方都無,幸好大家都信阿滔是真心為澳門工作。回想起來,過去4年我雖然義務工作,但協會還是要運作,靠著有心人士捐款支持,就這樣運作了4年。」4年光陰,前途未卜,他堅持在議會外監督政府,一心為澳門解決問題,「這段時間是難捱,但又充滿信心。」

  「堅定走『獨立議政』的路,我不是中間派、不是反對派,是議會內少數的『關鍵制衡力量』。」這是林宇滔參選發言之一。對於傳統意義上的「分門別類」,他甚為抗拒,認為是被「預設立場」。「既然是預設立場,為甚麼我不可以預設每件事都可以獨立思考?這一方面,我們會堅持去做。」在他看來,只代表某個群體發聲,反而會讓爭取的權益愈來愈窄。

  獨立的路,從來知易行難,但也讓他毫無包袱,為澳門帶來新的選擇,新的政治道路。「我覺得自己很幸運,有講真話的機會和空間。在政治上能夠做自己,我很應該感恩,所以我更加清晰,要聆聽居民訴求。」

  林宇滔提及,今屆選舉DQ事件對選情有一定影響,也曾自問是否仍然能做自己?但「是其是,非其非,不預設立場」是一直堅持的理念,不會因為事件而變得更激進或更保守,也從中堅定團隊的定位和力量,這對澳門而言尤其重要。

  開闢新的道路,是否能獨善其身?他自有一套處世之道:「所有人邀請我擔任社團職位、入會,我都一一婉拒;但,我不會拒絕任何人的約見,有甚麼具體工作我可以幫手,原則是為了澳門整體利益,我完全沒問題,但不會加入任何會,也不參與任何應酬。」

  林宇滔直言,不少參選政團的政綱經常提到「完善」、「改善」,至於如何做到,才是關鍵:「甚麼叫完善?甚麼叫改善?完善改善當然無人反對,但要怎樣去做?」

  為澳門帶來見得到的改變,並非空頭支票,促使林宇滔斬釘截鐵說出這句話,只因全新海岸線計劃、松山行人隧道,這些聽來天方夜譚的想法,卻是他付諸實行的藍圖。「當時經常聽人說,澳門好悶,一家大細無地方去,我回憶起政府總體規劃的填海休憩計劃,既然知道市民訴求,我不如重提政府自己的規劃,詢問他們何時動工?」

  為此,他致函第六屆立法會33位議員,包括現任行政長官、時任立法會主席賀一誠,除得到所有議員認同,賀一誠也把此記在心上。「猶記得,賀一誠辭任立法會主席的最後1天,我打算『提醒』他當初的承諾,豈料他已經開口:『阿滔,我記得,上任後我會做的了。』最終,隨著賀一誠出任行政長官,拍板建成達1.5萬平方米的觀音像海濱休憩區,讓居民從此多了一處家庭休憩和遊樂之地。

  「澳門很多問題有辦法解決但無人做,一些老大難,或政治問題,我自問沒辦法影響,但我眼前所見到的,並可以改善的問題,估計在未來4年都做不完。」手握議會入場券,他期望晉身議會後推動不同界別的人,一起關注被忽略的問題,推動社會更多理性討論。

  《市民日報》專題組

  後 記

  在命運的彩筆下,林宇滔猶如一個「賭徒」:賭前途在分岔口之後總有歸宿;賭政局上能另覓出路;賭澳門人會看到做實事的人⋯⋯這個「賭徒」,雖擁有一股倔強和信念,卻如同他手帶上刻畫的英文字:「誠懇、謙卑、仁慈」,憑一顆赤子心,不分激進或溫和,不分建制或民主,特立獨行做自己,在小城開闢1條全新道路,為這片土地帶來見得到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