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教育界籲做好復課應對勿急趕進度

947

  前 言

  新冠肺炎自年初爆發,恍似投下一顆深水炸彈,引起全球波動。就澳門教育界而言,各校本應在2月初後開學,特區政府為確保學生安全健康,嚴防疫症在社區爆發,開學時間一延再延。現時國家教育部明確指出,開學時間需科學研判,必須滿足三個條件:1、疫情基本得到控制;2、社會及家長都認為,或者絕大多數人同意現在開學是安全的;3、開學以後必要的防控物資和條件是到位的。 而澳門教青局昨日公布,預算不遲於4月20日復課。

  當局及學校是否做好萬全準備、本澳學生具體、細化的復課指引又何時出台?

  陳虹籲學校切勿急於追趕進度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進一步穩定,教青局將根據衛生部門指引,不排除調整復課的考慮因素。中華教育會會長陳虹建議停課期間可安排高三學生以自願為前提,分批回校接受輔導,並呼籲學校對非畢業班的年級不要一味急於追趕進度,而更適宜進行生命、感恩及環保教育等。教青局在復課安排上已有方案,相信會在參考防疫部門意見後作出適切安排。

  就非高等教育學校復課安排,教青局早前與澳門中華教育會及澳門天主教學校聯會代表會面。陳虹表示,學校復課需多方考慮和準備。防疫準備方面,包括全校消毒、入校門測溫、家長接送如何分流等;校園生活方面,適當減少課餘活動、周會、學生膳食、幼稚園午睡等校園群集活動;還有跨境學童上學問題,學童需要記錄行蹤,以便溯源等。她又建議學校在復課初期,可讓學生及家長以自願為前提選擇是否回校。

  有家長反映近期學校布置的功課較之前多,陳虹表示,教青局指引停課期以鞏固學習為主,由於停課時間愈來愈長,新舊知識的累積導致功課量增加確實無可厚非。但她呼籲學習是一個漫長過程,學校對非畢業班的年級應適當安排功課,必要的學習知識可通過開學後調整課程教學,相信學生很快能趕上進度;並鼓勵學校推出音樂、體育、美術功課,讓學生在家能有適當的學習和作息習慣,豐富學生生活,紓緩學生長期留在家中產生的不良情緒。

  教青局曾表示,其他年級會提早14天宣布復課,高三學生有機會較其他年級提早一周復課,但由於停課時間較長,不少高三學生擔心影響升學考試。陳虹理解學生與家長的焦慮。她指出,現時學校會安排學生在家中進行模擬試題練習,效果未及課堂教學。澳門中華教育會及澳門天主教學校聯會一直與教青局保持密切溝通,早前開會已與教青局研究高三學生復課問題。由於現時復課時間仍未確定,但本澳4月中有四校聯考及其他內地考試,為此,在以防疫、安全為大前提下,會上亦提出讓學生以自願為前提,分批回校接受輔導等多個建議,讓教青局研究可行性。

  陳虹表示,復課安排已有方案,惟一直未能確定復課時間,學校隨時需要配合復課時間作出調整和修改,但相信復課指引會十分詳細。

  陳家良:分年級錯開放學時間

  教青局早前表示,當本澳及廣東省均沒有新冠肺炎新增確診個案連續14天,且珠海市和中山市均宣布復課,兩個條件都滿足時,將提前14天宣布復課。現時儘管本澳新冠肺炎疫情穩定,惟國內情況仍有待觀察,全澳所有學校復課仍未有期。群力智庫副理事長、澳門坊眾學校副校長陳家良認為,政府可將廣東省連續14天無新增個案的條件放寬,只需疫情穩定即可,否則復課時間遙遙無期。

  他表示,珠海市和中山市因涉及跨境學童問題,對本澳影響較大,故珠海市和中山市連續14天無新增確診個案的復課條件可以維持,而廣東省的條件則相對可以放寬,改為疫情發展穩定即可,並且對「穩定」作清晰定義。他舉例若廣東省距離澳門較遠的城市多日無出現新增確診個案,突然出現個別輸入性病例,但當地已及時處理,無出現社區擴散情況,即可酌情處理,否則周而復始重新計算14天,本澳復課時間將愈拖愈長。同時,特區政府需要與珠海市做好聯動工作,保證跨境學童能與本地學生同時回澳上學,以便復課後更好應對各種問題。

  高等教育局2月時宣布,四校聯考的考試日期延至本年4月16至19日舉行,但現時距離考試只有月餘時間,本澳仍未有復課消息,高三學生及家長對此擔憂不已。他認為學生在網上自主學習的效果定不如在學校上課理想,高三學生年紀較長、自我管理能力較強,並且要應付考試,建議高三學生可以較其他年級提早開學。建議考試時間需再延後,否則若4月底才開學,學生未開學已要考試;同時,當局可適當調整考試難度及降低學校收生標準,並且盡快公布相關決定,讓學生及家長做好準備。

  至於有家長反映學校布置的功課有所增加,陳家良坦言,停課月餘,即使「溫故知新」大部分內容已複習完,為此學校會適量增加一些新知識教學,但功課布置仍需要堅守兩大原則:新知識不能太難,不要增加學生和家長壓力;以及新知識在復課後需要鞏固複習。

  復課後學校群集性活動將如何安排?他表示,現時學校正針對不同狀況準備預案,包括群集性活動如非必要盡量少舉行,午膳分散在教室進行,周會以廣播網絡舉行;以及將學生分年級錯開放學時間,避免接送的家長聚集;並且做好校園門口的測溫工作和校園清潔消毒問題,但具體仍需待教青局指引出台後再作安排。

  陳家良指出:現時家長的擔憂具體分為兩種,一是擔心學生學業受影響,及家長上班無暇照顧,希望學校有條件便盡快復課;二是家中現時仍有條件照顧小孩,希望學校在百分百安全的情況下才復課。他理解家長的焦慮,教育部門復課會參考衛生局等整體意見,一定在確保學生安全的前提下才會復課,即使有部分學生提早復課也會妥善考慮安全問題,呼籲家長毋需太擔心。

  他建議政府在經歷過是次前所未有的抗疫過程後,需藉此總結經驗,教青局及校方日後在停課問題上需訂定相關指引,並且由教青局牽頭,提升本澳資訊科技的教學水平,推動網上教學。另外,學校現時陸續有教師職員回校辦公,他希望學校做好清潔,並且保持與家長溝通,及時交流最新消息、了解學生及家長情緒。

  林家全:應研訂長遠停課機制

  本澳復課時間一延再延,隨著社會逐漸復工,陸續開始有家長反映兼顧小孩在家中自學壓力增大。澳門街區青年協會會長林家全建議當局盡快制訂及推出具體、細化的復課指引,可錯開大、中、小學復課時間,以及上學、放學時間,避免學生群集;跨境學生初期上課和畢業班復課後補課應以自願為原則;當局應及早制訂長遠的停課機制及指引,並且推動智慧校園,統一教學模式,以應對日後類似停課情況。

  教青局表示復課原則會考慮兩個必備條件,林家全表示非常贊同,疫情未明朗不建議復課。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導致社會秩序被打亂,造成不同程度的影響,而教育界方面亦無可避免受到波及,全澳學子復課仍然未有期,當局多次召開會議,在方方面面為復課做充分細緻準備。

  在疫情期間,當局推出學生在家自學計劃,一定程度上確保學生持續學習,達到「停課不停學」目的,不少學校均透過線上教學繼續課程。但據家長反映,有感近日學生功課有所增多,單靠家長或家傭難以配合學生自學。林家全指,隨著家長復工,家長陪伴學生學習的時間相對減少,加上學校學習氛圍與家中不同,在家學習效果要長期做到與課堂相仿比較困難,當中涉及家長上班、家傭無法應付學生學習需求,尤其是年紀較小的學生要自學相對有難度。還有小部分學生因家庭經濟較為拮据,欠缺足夠電子設備,擔心難以跟上課程。

  他續稱,長時間停課必然對學生整體學習進度造成很大程度的影響,建議當局在復課前,針對復課後大中小學的衛生防疫工作、教學活動的安排及應對方案作研究,盡快制訂及推出具體、細化的復課指引,讓教育界、學生及家長及早準備,做好各項安排及應對,同時亦能藉此消除各方的心理壓力。

  為此林家全提出以下建議:

  一、全澳可錯開復課,抵抗力較強、自我管理能力較佳的大學生率先開學;再到中學,年紀小的學生抵抗力較弱,小學及幼稚園可再延期一至兩個月復課,由於小學及幼稚園學生不完全具備自我管理能力,在校不能保障好個人衛生,同時上學放學仍需家長接送,容易造成人群聚集。故全澳大學、中學、小學、幼稚園等需要錯開上學、放學時間,如復課初期可採取上下午上課的形式,避免學生群集,減低感染風險。他亦希望低年級學校藉此機會加強衛生意識,提升下一代防疫能力。

  二、綜合考慮跨境學生復課面對的困難和需求,復課初期靈活安排不在澳門居住的學生復課,給予跨境學生一或兩個星期緩衝期,根據學生家庭實際情況以自願為原則選擇上課與否,不刻意考核出勤,避免造成不能上學的學生和家長有心理負擔。對於是否會造成跨境學生與澳門學生學習不同步,林家全認為學校復課初期亦需要放緩開展課程,相信初期短暫性缺課對學生學習影響不大。

  三、除了是次因疫情停課外,本澳多颱風、水浸等發生,過去也曾出現因上述天災停課的情況。故當局應考慮及早制訂長遠的停課機制及指引,例如訂定各項停課客觀標準、停課期間教學及功課要求、復課後各種安排規定等;並且加強線上教育與智慧校園建設方面的開發,學習內地網絡教育系統,集中優質師資力量提供網路課程,持續推動各間學校建立網上教學資源庫,統一教學模式,加大學生透過電子學習比例。待日後遇上颱風等突發情況時,能夠更好處理和應對,減低停課對學生及教學進程的影響。

  對於部分家長不介意復課後適當增加學生上課時間,以追趕學習進度。林家全則表示,毋需為求分數將學生「逼得太緊」,一切仍以教青局指引為指標,循序漸進為好。而高三學生可適當補課,但應讓學生自由選擇,以自願性為前提。

  低年級家長籲分批復課減負擔

  本澳復課時間遲遲未確定,隨著家長逐漸復工而衍生的問題逐漸浮現。有家長反映學生功課較停課初期多,家長復工後無法很好輔導小孩在家自學,接受學校復課後適度補課;亦有家長擔憂學生復課後學習進度參差不齊,建議學校盡早確定復課時間,並分年級復課,低年級分批、分時段上課,減少交叉感染。

  文女士有兩位小朋友,大兒子讀小學4年級,幼女讀小一,她理解政府以生命安全為首提出的復課條件,並表示,停工停課初期,學校布置功課不多,大家都留在家中,輔助小孩做功課不成問題;但隨著復課時間延遲,感覺學校布置功課愈來愈多,學生除了溫習外,開始需要學習新知識,以及有功課需要打印、拍照上傳和評核。惟家長復工,家傭無法監督小孩學習,尤其低年級的小朋友,家長下班後仍要輔導小孩功課,壓力劇增。

  據她親身體會,高年級小朋友理解能力較強,大都能完成老師布置的功課內容,而低年級小朋友不能完全理解老師布置的功課,例如部分功課需要上傳,部分不需要等,導致無法順利完成。加上本身在家自學效果大打折扣,若沒有家長從旁監督,學習效果有一半已屬不錯。

  對於因延遲復課而拖延的學習進度,儘管教青局一早表示初步共識暑假不會用作補課,學校可按學習需求作出延課決定,尊重學校決定。但文女士表示接受學校補課,僅希望不要佔用學生整個暑假,讓學生有適當假期休息。對於網絡教學,她認為網上教學固然好,但需要有電腦基礎操作知識之人在旁協助,未必人人能滿足這個條件,同時她不希望每日網上教學時間太長。

  疫情穩定建議學校分年級復課

  另一位家長陳女士家中小孩現時6歲,她表示,年齡小的小孩未能做好時間管理,並且無法完全記住老師布置的功課,而家傭難以協助。家長下班後根本沒有足夠時間輔助小孩學習。同時,她也擔心部分小孩家中一直有家長輔導,而部分小孩家長需要上班,導致復課後學生進度參差不齊。

  現時本澳疫情發展穩定,她希望教青局盡早決定復課時間,除可分年級安排復課時間外,低年級的學生還可錯開上課時間,如一個班級中,一半學生每周1、3、5上課,餘下每周2、4、6上課,讓學生在教室內有更多共處空間,同時,又可減少人群聚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