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金海洋」澳洲野生鮑魚巧緣落戶澳門

793

  走進澳門酒樓食肆點一份澳洲鮮鮑,那一隻隻腰圓背厚、口感鹹香的鮑魚極有可能出自霍潤的「金海洋」。一次澳洲之旅,霍潤品嚐當地鮑魚後驚為天人,當即拍板將這份源自海洋的美味帶回澳門。幾經磨合,霍潤攜澳洲鮑魚廠將生意愈做愈大,如今,出品精良的「金海洋」罐頭鮑魚可謂匯集專業人才、世界最先進技術和設備,再配以頂級原料,自然在小城聲名大噪。

  澳洲之旅購物促成生意經

  潤做鮑魚生意可謂機緣巧合,但離不開敏銳商業頭腦。20年前,他和家人跟團去澳洲旅遊,其中一站被導遊帶到一家小超市購物。霍潤見店內有售賣用保鮮膜包裝的即食鮑魚,遂買回酒店用水壺加熱,感到非常好吃,於是立馬請導遊幫忙牽線聯繫超市老闆,希望將即食鮑魚引入澳門。雙方一拍即合,辦妥相關海鮮進口手續,霍潤便開始做起罐頭鮑魚生意。

  說起來一切皆是緣,當時超市老闆在澳洲經營一家酒樓,和霍潤合作兩年後,他前往石灣購買酒樓用的碗碟,順便來澳門遊玩,期間受到霍潤熱情款待,雙方友誼進一步升溫,超市老闆更直接將澳洲鮑魚廠負責人介紹給霍潤,這樣霍潤就可以直接和廠商做生意。更巧的是,霍潤發現鮑魚廠的老闆竟是舊識!由此,霍潤自然而然成為「金海洋」代理商,將澳洲鮮鮑在澳門發揚光大。

  起步曲折銳意經營晉頂尖

  實際上,霍潤的鮑魚生意並非一帆風順。剛起步時,由於澳洲鮑魚廠規模不大,每天能打撈、處理的鮑魚數量不多。霍潤拿著產品興致勃勃地拜訪澳門的酒樓,結果一下子湧現三、四十箱訂貨量竟讓鮑魚廠完全難以招架,致令霍潤和酒樓的合作以失敗告終。

  汲取了第一次失敗教訓,霍潤和鮑魚廠老闆提前做好充足準備,即使在偶爾貨源不足情況下,鮑魚廠老闆都最大程度確保澳門供貨量。而霍潤則帶著鮑魚罐頭再次挨家挨戶拜訪酒樓食肆,拍胸口打包票保證不會再次缺貨,加上產品升級後質量更好,漸漸讓生意走上正軌。

  經過幾年發展,霍潤的鮑魚生意愈做愈好,恰逢日本海水污染日益嚴重,許多日本工廠遷址至環境更好的澳洲,而霍潤的鮑魚廠也藉此引進先進設備和技術,就連做吉品鮑的師傅也被汲納到鮑魚廠。至此,霍潤合作的鮑魚廠擁有專業人才、先進設備和技術,他自豪地說,現時鮑魚廠已成為世界上最大最好、設備最先進完善的工廠,口碑不僅在澳洲境內迅速打響,成為當地市場寵兒,同時也順利打開國際市場銷路,將產品熱賣至世界各地。

  霍潤代理了「金海洋」後還發生過一件小趣事。一次他和移民澳洲的朋友吃飯,並熱情拿出鮑魚請朋友品嚐。意外的是,朋友看到霍潤拿出的鮑魚後兩眼一亮:原來是長期在澳洲購買的「金海洋」,可被霍潤代理後,所有貨源都落戶澳門,他在澳洲再也買不到,豈料反而在澳門重溫舊夢。

  野生鮑魚美味營養價值高

  霍潤熱情推薦,「金海洋」鮑魚除可以即食,還可以冰鎮,腰圓背厚、美味可口,加上野生鮑魚以海水微生物為食,含有豐富的維他命、氨基酸,具有增強人體免疫力等功效,自古被人們視為「海味珍品之冠」,素有「一口鮑魚一口金」美譽。

  霍潤為人隨和爽朗,擁有健碩的腱子肉,一眼看去剛過知天命之年,採訪期間,聊至興起,他說年屆65歲,聊起養生「功臣」,笑言每天必吃一隻野生鮑魚功不可沒。

  「金海洋」野生鮑魚來自「世界的盡頭」塔斯馬尼亞,塔州是澳洲唯一的島州,從這裏再往南,便是南極。因此,塔州水域水質乾淨、無污染,當地野生鮑魚自然個個身彎肉厚、肥美異常。而要捕撈野生鮑魚,意味著要由專業潛水員,潛至海水10至15米處徒手捕撈,且必須逐隻測量鮑魚尺寸,滿足澳洲嚴格的捕撈標準。

  除鮑魚品質優良,日本吉品師傅的烹飪手藝亦居功至偉,將鮑魚炮製成軟糯彈牙的溏心鮑;加上來自香港的鮑魚廠老闆,經過多次調配才秘製成美味燒汁,每次調配好後,都由他親自監督工人裝罐,保證鮑魚的美味。

  受澳洲法律保護,每隻鮑魚的個頭必須符合標準才能捕撈上岸,隨即送到鮑魚工廠,去殼、重量篩選,經過幾次高溫清洗,再將鮑魚放入冰水中保證口感,接著就可裝罐。之後,再在鍋爐中真空、高溫殺毒,保障產品不含防腐劑,且能在常溫狀況保存3至4年。最後,經過貼標籤的流程,一罐罐鮑魚就可以從鮑魚廠「正式畢業」,裝箱啟航運來澳門。

  後 記

  「金海洋」鮑魚質量好、味道佳,自然引來不良商家以次充好;至今網上可搜索到當年海關破獲一批冒牌「金海洋」的新聞。

  如今,「金海洋」罐頭鮑魚在澳門聲名大噪,無論性價比、口感及營養價值,同級鮮見對手,成為不少酒樓食肆、海味店舖入貨首選。「想食靚鮑魚,就搵霍大哥!」霍潤成了名副其實「鮑魚王」,這條機緣巧合又崎嶇的「鮑魚之路」,霍潤憑藉獨特敏銳眼光,以堅韌不拔經商態度和工廠共同發展成長,終造就今日成功。

  《市民日報》專題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