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 題)夾心房屋盡快出台時間表讓青年做好規劃

710

  安居樂業一直是大部分中國人的追求和夢想,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安樂窩,自然會安心工作,快樂生活,故很多市民會選擇用大部分儲蓄購置理想單位,只想與家人住得舒適便滿足。現今澳門年輕人一直面對置業難困境,申請經屋遙遙無期;樓價高企,要置業動輒需要有一筆過百萬元的首期,要上樓幾乎遙不可及,因此父母賣樓或按樓套現予子女做首期成為常態。至於是次特區政府推出夾心階層房屋的概念,有望回應年輕人的房屋訴求,為他們日後能夠擁有屬於自己的安樂窩帶來一絲曙光。

  樓價高企年輕人上樓艱難

  現時,夾心階層可說是生活在通貨膨脹和房租高企的水深火熱中,本澳樓價負擔指數長居世界前列,大部分年輕人都住在父母數十年前購置的舊樓中。以本澳居民每月收入中位數2萬元計算,他們的薪酬普遍高於申請社屋上限,而唯一合資格申請的經屋,因興建速度追不上申請數量,以致上樓遙遙無期。因此,大多年輕人一般只有兩種選擇,一是承擔昂貴的租金,二是與家人繼續擠在同一屋簷下。

  想買私樓首先欠缺首期,即使選擇供樓,如果每月收入2萬元,月供上限為收入50%,即1萬元,再扣除日常開銷,供款壓力也大,且有部分儲備是日後用作不時之需。

  有大學畢業生姓梁年輕人感歎:「剛投身社會不久,便開始擔心儲唔到錢,購買私人樓宇有一定困難,根本連首期都難以負擔,而且大部分要靠長輩幫助才能支付首期。」有統計資料顯示,澳門年輕人要不吃不住20多年才買得起私樓,但對於初踏入社會的年輕人來說,他們未必肯放棄自己的理想負擔漫長的供樓生活;也有大學畢業生認為,現時上樓成本太高、負擔沉重,寧願選擇租樓,打算在社會打拼一段時間後再創業或投資,即使到了成家立業階段,也會選擇先申請經屋。

  有步入適婚年齡姓麥年輕人認為:「租樓等同幫人供樓,而自住樓買了就是自己的資產,日後樓價上升再轉售也是有賺;同時,因不想與家人同住,希望盡快獨立生活,加上自己未來要儲錢結婚,也需要有一套屬於自己的安樂窩,但申請經屋遙遙無期。」如此可見,這班年輕人為覓得一個溫馨又舒適的居所而惆悵不已,他們不是捱貴租,就是供貴樓。

  也有新婚夫婦何先生認為:「面對樓價升幅不斷,雖然購置新屋根本是天方夜譚,如果遲早都要買,不如早買早享受,但即使有父母給予經濟支援,未來也要節衣縮食,從此踏上坊間所謂的『樓奴』之路,被供樓壓力束縛著人生。」

  另外,還有一種情況是成功「上樓」的兩夫婦,本來勞碌半生後擁有自己的安樂窩可安枕無憂,但當他們的子女長大成人、成家立業,又要為子女日後住屋問題而煩惱。已在澳置業的陳先生表示:「早年買入一個自住物業,30年後終於供滿,正準備享受退休生活,但現時年輕人置業最重要是首期,無論如何努力存錢也追不上樓價升幅,但至少付了首期日後可以慢慢供,眼見準備結婚的兩個兒子上樓艱難,遂打算出售市值800萬元的物業套現分予兩名兒子,但資金只夠購買兩間30年樓齡的唐樓,自己再與大兒子同住。」為子女賣樓而搬入唐樓,雖是愛子心切,但對於日漸年邁的父母,每日在唐樓爬上爬落也是苦了自己,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 。

  政府曾提新類型房屋政策

  夾心階層置業難的情況在本澳持續多年,雖然政府對此表示關注,並多次在施政報告中指出將全力協助市民解決基本居住問題,是促進安居樂業的主要著力點,但過去當局一直被立法議員及社會人士抨擊缺乏長遠的房屋政策,未能有效利用建設新城填海區、回收的閒置土地以及85平方公里水域管理權。

  實際上,為協助有一定經濟能力,但有住房需求的新婚家庭,以及首次購置居所在樓款首期上有困難的市民,特區政府早在2008年推出「新婚家庭租屋計劃」,目的是向不符合租賃社會房屋資格,但在申請經濟房屋時卻因各種因素而排序較後,以及因樓款首期問題而有實際困難購買私人樓宇作居所的家庭提供支援,幫助他們自置居所,解決較逼切的住房需要。但有關計劃最終只停留在研究階段,未能成功實施,政府也回應是因新婚人士對先租後買的意願不大,他們更希望直接購置物業解決長遠安居問題。

  在2014年,特區政府曾經提出「置安居計劃」,定位為經屋與私樓間的補充措施,面向超出經濟房屋收入上限,但又沒有能力購買私人樓宇的本地居民;以及有能力購買經濟房屋,但希望提升居住環境和質素卻無力追上私人樓宇售價升幅的本地居民。但計劃經社會諮詢後,因民意取態兩極,未能形成共識,因而無疾而終。

  予年輕人目標提升競爭力

  一個安樂窩是青年追逐理想的支撐,也是推動社會發展的基石,置業是年輕人的目標之一,夾心樓相信是個理想選擇,最重要是有目標讓年輕人努力奮鬥,透過自強提升競爭力,從而達到置業目標,而非原地踏步等待經屋排期。有見及此,社會上較多關注夾心階層房屋的定義會否將步入適婚年齡、已組織家庭或選擇自己居住的單身人士等合資格青年納入考慮範圍,其定價標準、分配方式、租賣限制、轉售機制會如何訂定,有關按揭成數會否較經屋放寬,夾心房屋的設計、質量會否再提升一個層次等問題,均有待取得社會共識。

  然而,市民最關注的是規劃夾心房屋的數量,以及興建落成的時間表,希望不要像以往規劃經屋那樣只有口號式的承諾,予市民海市蜃樓般的假象,而是腳踏實地盡快提出具體時間表,急居民所急,加強年輕人置業信心,讓他們可以盡快做好生涯規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