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 題)以本地實際經濟發展定義夾心階層

779

  行政長官賀一誠發表首份施政報告表示,合理構建置業階梯,特別是「夾心階層」、青年人的住房需求,夾心階層住房定義會交予社會公開諮詢後進入專項法律起草工作。運輸工務司司長羅立文也在立法會施政辯論中稱,將於8月至9月展開關於夾心階層定義的公開諮詢,後續工作需在釐清夾心階層定義後再展開。他認為毋需擔心興建夾心階層房屋的用地,因為政府共收回78幅土地共69萬平方米,足以應付需求。

  至於何謂「夾心階層」,坊間認為即是「中產階層」,是處於富裕或權貴階級與貧困階級之間的社會群體,他們一般受過良好教育,具有專業能力和較高收入,是社會經濟發展的優勢資源。然而,不同國家地區對中產的定義都不同,通常以人均或家庭收入作為標準,他們具有一定消費能力,對生活品質有追求。

  中產階層進退兩難

  群力智庫副理事長雷民強曾在知新報撰文指出,「夾心階層」的群體礙於自身背景所限,在擁有高學歷的情況下多數靠打工開創事業,他們是家庭中的經濟支柱,生活支出壓力大,因此在不符合申請經屋的條件下,也沒有能力購買私人樓宇。他認為,在廣義上,中產階級就是「夾心階層」,這一群體可能擁有穩定且高收入的工作,但卻位於社會中間收入卻不高;狹義的中產階級定義則是收入接近或超過發達國家中等收入者的人群,其收入為年均31,000美元,而在香港,月收入在2至3萬港幣之間的群眾被政府定義為「夾心階層」。

  過去,本澳特區政府房屋政策焦點一直放在公共房屋方面,對於中產人士的住屋需求未有予以正視,他們在承擔一定稅務的同時,又無法受惠社會福利政策,加上上有父母、下有子女,要肩負家庭重擔,樓價飆升也隨之對中產人士住屋需求造成阻礙;由於經濟社會環境瞬息萬變,讓中產人士長期處於「夾心階層」,對向上流動構成阻力。因此坊間不少聲音敦促政府在建立完善的社會福利體系、縮小貧富懸殊距離、抑制房價等方面下工夫,從而保障各階層的房屋需求。

  至於澳門定義「夾心階層」的問題上,可參照本地實際經濟情況,統計局公布去年本地就業居民月工作收入中位數為2萬元,可推算出,扣除日常生活開支,真正的購買力還有多少?會否還有餘力負擔實際樓宇的價格?因此,在定義「夾心階層」時,應全面考慮澳門經濟發展模式及發展的實際現實,達致社會各界都認可的程度,才能定義出真正符合本土「夾心階層」的定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