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節專題)8年風雨同路服務市民不停步

328

  在婦聯,我感受到團隊精神的力量;在會長「一姐」(賀定一)身上,我學會了勤奮和真誠。多年來,我堅抱「信心、恆心、耐心、同理心」履行職責,經歷愈多,始知自己不足愈多;只要市民需要,我就願意付出!

  立法會議員、澳門婦女聯合總會副理事長 黃潔貞採訪當天,黃潔貞從立法會趕來,頻頻為遲到道歉。風塵僕僕的她一臉倦意:「最近真的很累,處理的事情有點多啊!」但當開始採訪時,專注自信、剛柔並重的她立刻進入狀態。

  讓我們倒撥時針,把時間調回2013年。當時「三十而立」的黃潔貞背上「婦聯」銜頭參加與街總組成的群力促進會初試啼聲直闖立法會選戰,以八十後新星踏入政壇;2017年,首次以婦聯牽頭的美好家園聯盟試探實力,以9000多票成功連任,讓議會有「好家園」議員1席。2016年家暴法、2017年性騷擾罪、2018年大幅增加出生津貼、2020年延長有薪產假相繼順利出台,在婦女維權的道路上,黃潔貞一直當仁不讓,並不斷為之奮鬥。

  回顧2009年(第三屆立法會)選舉,婦聯戰績未如理想,除議會中缺少婦聯代表、維護婦幼的聲音外,與婦女相關的立法及政策步伐亦不如前;婦聯會為此成立社會服務處及政諮組,繼續著力推動服務及培養議政人才。黃潔貞從寂寂無名,到在選戰一鳴驚人闖進立法會,堅持提出《預防及打擊家庭暴力法》必須獨立成罪,最後成功立法,她回憶說:「記得當時列席會議小組會時,我不斷強調此法例要獨立成罪,而非僅依附於刑法的其中一條條文;更需要加強對受害人的保護。」

  難以想像,倘若爭取的聲音不曾響起,維權的思想不曾堅持,家暴法在澳門能否刻下歷史軌跡?她慨歎「這讓我深深感受到,如果沒有人在議會裏發聲,難以有人切實關注現實生活中,是否真的有那麼多人向女性或小朋友施暴?」

  突破議員性別界限

  政治領域,自古以來多由男士當道。現時本澳立法會33個議席中,女議員僅佔6席,正如行政長官賀一誠那句「希望未來會再增加」,多少透露出在政壇上男女比例有待平衡,女議員要想在「百萬雄兵」中「突圍」而出,則更具考驗。

  黃潔貞笑言在議會上並無感受太大的男女差別,反而面對公眾時,卻難免有「性別主流化」問題。「早前1名女的士司機前來求助,我覺得很奇怪為甚麼沒有其他司機一同前來,詢問下才得知因為其他男司機認為『婦聯只協助女性』,所以沒有同行。」

  後來,該名女的士司機號召了30多名男司機前來,迎面一句「我們已經找了許多議員也幫不了我們,妳確定能幫到我們嗎?」黃潔貞說,婦聯在婦幼範疇具有一定影響力,但在其他範疇,也有人會質疑1個「弱質纖纖的女子」的信任感和公信力。

  黃潔貞指出:「『婦聯』予人的性別色彩較強烈,利弊參半。觀感上仍有人會因為妳是女性,而質疑妳的工作能力。但從實際工作中,亦使維護婦女的形象更鮮明,真的有求助者對我說:「遇有婦女、家庭或婚姻問題找婦聯,婦聯一定會幫忙。」對我而言,其實『民生無小事,事事關心』,只要你來敲門,我們都希望能幫助大家解決問題。男女塑造的形象不同,但工作上其實無性別。」

  她坦承,外界對婦聯有既定形象,因此努力嘗試打破固有框架。「婦聯現時提供的服務更多元,例如早前我們幫助海關人員成功爭取落船補貼,危險品業界反映問題,港務局海員優化職程等;這些工種雖以男性為主,但當他們前來求助,證明對婦聯的認同和信任,我們所處理的範疇其實並無性別之分。」她指出:未來婦聯在獨立組團參選的過程中,同樣會以婦幼及家庭工作為先,也必須關注及幫助更多範疇和有需要的群體。

  「小黃」體諒更增愧疚

  自踏入政壇,議員註定要活在公眾眼皮下,私人生活難免受到影響;既然選擇了這份「工」,就要接受伴隨的無奈:「不想因為政治而影響家人。」她回憶起:2017年正值選舉年,當時印有自己圖像的競選海報隨處可見,班上的小朋友和我兒子說「我一定不會選你媽咪!」「小黃」為此很不開心,回來問我「為甚麼同學仔說不會選你?」黃潔貞略帶黯然的說:「即使很不想有這些事情發生在兒子身上,無奈這都很難控制。」

  參加社團、身為議員,服務社會,在公眾視線下,黃潔貞身兼多重身分依然遊刃有餘,這和家人的鼓勵和支持是密不可分的。生活中的她,與廣大媽媽無異,樂於在朋友圈分享與仔仔「小黃」的日常趣事,並同樣承擔雙職媽媽的喜與憂:「他會體諒,但我希望能夠給他更多一點照顧及陪伴。」

  此刻,黃潔貞有別於公眾眼中在競選和議會的那份「硬朗」,語氣份外溫柔。「小黃」一向很依賴母親,即使很晚才下班,他仍堅持等媽媽收工。「身為媽媽,就算工作再忙,照顧家庭的角色和責任會相對減少,但卻無法完全卸去。」

  都說陪伴是最深情的告白,對於家人,尤其是「小黃」,黃潔貞一直心存愧疚。2013年他只有4歲。她努力在家庭和工作之間尋求平衡。「我很少把工作情緒帶回家,因為工作是我個人的事,即使有問題我也會盡量和身邊的同事分享、探討;但當回到家中,身分角色隨之轉變,我不想因為我的工作情緒影響和家人的相處。」她很感謝家人多年來的支持和理解,「他們從來都沒有過問或埋怨過我的工作,無形中鼓勵我繼續向前。」

  實際行動回饋信任支持

  政壇路上風風雨雨,非議和質疑從未停歇,「這些都是我們感到無奈的地方,卻也是必須承擔的政治風險和壓力。」她稱,現在很多人都看片面、看部分,斷章取義;但當自己全情投入,偶爾會有心理落差,不斷反思「為甚麼會這樣被人誤解」?

  每當心緒起伏、略感失意時,會長賀定一勤奮、真誠的言傳身教,婦聯姐妹們源源不絕的支持,成為推動黃潔貞不斷向前的動力;求助者由衷的一句感謝,就能溫暖她的心。

  8年,2900多個日與夜,黃潔貞沒有真正放過1天假,始終砥礪前行,從未萌生放棄念頭。是甚麼信念令她堅持走下去?回答這個問題時,黃潔貞思索良久,語氣平緩且堅定:「其實最早的時候,別人在選擇我、信任我時,他們又是用甚麼樣的理念來認同和支持1個青澀的八十後?每當我想到別人是怎樣給我機會的時候,我便更希望以自己的付出作為回饋,一來不想辜負,二來想證明他們的選擇是正確的。」

  肩負團隊的寄望,黃潔貞一步步走來,把多年的辛勞濃縮成一句「我們承載著4萬個會員及選民的期望,也肩負婦幼維權的重任。當然,我也會有累的時候,即使再累,處理每件事情時,我都會把它視作學習的過程;我覺得十分幸運,身邊一直有支持和幫助自己的人。」

  一路下來,黃潔貞以「信心、恆心、耐心、同理心」待人處事,「當你遇上很多新事物,便會察覺自己有許多不足;我很少讓自己停下來,只想不停地充實。正如我晉身議會最初的議題大部分圍繞婦幼及醫療,但現在,社會對我的期望遠不止此 。」
  後 記

  在採訪進行時,攝影明哥影完相後和黃潔貞的助理嘉婷遠遠的在旁等待。

  嘉婷聽到我們說起「小黃」,悄悄對明哥說:「小黃」跟我學打籃球,有日發現他熱身跑步時姿勢很奇怪,細問之下才知道原來他的鞋子太小,所以跑步時腳好痛,我問他為什麼不告訴爹哋媽咪買對新鞋?懂事的「小黃」回答令人心疼,『媽媽工作很忙,爸爸要教書也很忙,我不想讓他們為我擔心⋯⋯。』最後,還是嘉婷幫「小黃」買了新鞋。

  採訪告一段落,已是晚上8時30分了,黃潔貞仍要趕著去一個求助家庭家訪。身旁的嘉婷則默默為她遞上了一個小袋子,目測是一個麵包,這應該是她今晚的晚餐吧。

  告別時有剎那感動,有女人的地方就是充滿了愛。
市民日報專題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