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三分酒意七分功醉龍似醉非醉

191

  中國人歷來有舞龍舞獅傳統,澳門人尤愛舞龍。每年農曆四月初八,鮮魚行總會組織別具特色的「舞醉龍」巡遊。「魚行醉龍節」已是澳門文化界盛事,被作為民間信俗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舞醉龍的歷史,從文獻記載看,應該有差不多400年了。」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中原先民遷往南越時期,正式起源於宋代,明清盛行起來。

  四月初八魚行醉龍節,鮮魚行行友先在營地街市三街會館集合,隨後移步議事亭前地舉行祭祀大典。舞醉龍師傅手中的醉龍會由道士誦經作法並貼上符籙,再由鮮魚行領導和政府官員開光點睛,及後鮮魚行行友便在鼓聲中舞動神龍巡遊澳門各區。在節奏明快鼓聲催動下,舞龍者帶著矇矓醉意,並由同伴扶持下,手擎醉龍和龍身時而飄忽靈動,時而金雞獨立,盡顯功架;舞者昂首啖酒,醉意益增豪邁,口中酒液噴灑半空,酒花四濺,為醉龍一絕。

  冀醉龍辦成節慶走向國際

  澳門鮮魚行總會會長蘇中興表示,舞醉龍成為一種精神、文化的傳承和寄託;從傳承來說,忠孝節義才是魚行醉龍節精神,同時團結行友,給市民認同感、自豪感。隨著時代行業變化及環境時代變化,舞醉龍也在轉變和發展,在這過程中,必然會有不同意見和看法,兩者都有一體兩面影響,需予平衡,需更多思考。他又指,近年醉龍節增添不少元素,與時俱進,希望讓更多人認識及參與。同時意識到澳門為休閒旅遊城市,希望未來醉龍節辦得更好,做到像外國著名旅遊節慶一樣及走向國際。

  澳門鮮魚行總會副會長張國柱指「魚行醉龍節」是目前唯一以行會命名的民間信俗。「舞醉龍」源於香山縣(今中山市)。以前在澳門做魚獲買賣的大部分是香山人,澳門也曾經隸屬香山縣,雙方人員、生意、文化交流頻繁,舞醉龍傳統於是在澳門魚商間傳承下來。

  面對醉龍習俗發展路向,張國柱坦言,現今有很多事情衝擊舞醉龍習俗,未來發展過程中,舞醉龍有甚麼傳統元素需要保留的均會致力保留;像他負責營地街市派龍船頭飯多年,龍船頭飯是醉龍節的核心元素,雖然工作量大,就算再辛苦都會堅持下去,因他對醉龍節的情意結無法割捨。他指出︰小時候看到老一輩人舞醉龍,真是爛醉如泥,巡遊到最後返到原點,舞龍者要靠別人扶持,醉態盡現,很有味道。

  至於醉龍節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後應如何做好傳承工作?他說,雖然現時得到特區政府大力支持,但政府需兼顧研究醉龍文化有甚麼值得保留,不要失去「醉龍節」原始文化特色;由小看醉龍、玩醉龍,對醉龍十分有感情,與時代同步發展過程中加入太多新元素,使醉龍變味,讓他無所適從又無能為力,但會竭盡所能做好需要做的事情。

  醉龍列國家非遺應研傳承

  參與舞醉龍20多年的醉龍主任阮炳熙表示,一截醉龍龍頭重10多斤,舞者要懂得如何使力才不致吃力,除舞者憑藉酒意之外,還需講究要有武術根底。舞醉龍者要融匯腰、馬、步等技藝於一體,所謂「三分酒意、七分功」,才能真正舞出醉龍神髓,耍出來有醉龍舞態才會悅目。

  他指出:雖然現時於紅街市租了一個5000多平方呎的單位,並設立醉龍訓練基地,有專人教授新人舞醉龍知識,每周約有4堂課程,新人要學舞醉龍,首要學武術、舞獅等,並認為舞醉龍要具武術根底,最後一步才可學醉龍;新學員最小的3歲。他又坦言,舞醉龍發展困難,雖有新成員加入、有訓練,但醉龍舞態不及老一輩,是未來接班人值得多思考及突破的瓶頸。

  龍船頭飯祈福澳門消災消難

  派龍船頭飯是醉龍節重頭戲,每年必吸引市民大排長龍,人龍繞著營地街市到玫瑰堂,為的就是一年一度領取一盒龍船頭飯。龍船頭飯過去僅在營地街市三街會館派發,後來加上紅街市、祐漢街市和台山街市,輪候人龍依然絡繹不絕。

  家長希望孩子吃過龍船頭飯,聽教聽話,一家平安,因而,龍船頭飯具有為澳門祈福,消災消難的信俗。

  在場協助派發龍船頭飯的立法會議員梁安琪表示,醉龍節歷史悠久,也是澳門傳統習俗,加上四月初八又是浴佛節,整個澳門市面氣氛歡愉,她年年都會參加此項活動,希望透過綿薄之力,藉廣施龍船頭飯,澳門小朋友快高長大,老少平安,同時期望傳統習俗得以傳承。

  參與10多年「魚行醉龍節」工作的顏女士說,今年60多歲,負責分派龍船頭飯餸菜;參加活動不圖甚麼,只圖人人平安健康。她患有風濕病多年,雙腿經常麻木疼痛,但適逢農曆四月初八前雙腳突然「好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