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 化 樂 仁

774

  「理想」與「現實」,看似是兩個極端,一如「天空」與「在地」,沒有多少「聯繫」,各有各的變化,但是,當中華民族將「天地人」串聯起來,當中有著「人」這一層關係,便變得不一樣,不再鐵板一塊地,「天」與「地」是各自存在,是各有「對立」的「極端」;反而,兩者可透過「人」而轉化、調和,沒有了「絕對」的對立,沒有了不可融和轉化的空間。中華民族,正是從不斷參透感悟中,將「天地人」關係運用到個人、地方、國家民族以至世界的生生不息轉變中去。

  了解這種轉化的過程,便知道何以中華民族每走到一個「極端」的時候,總不會自暴自棄,也不會轉「牛角尖」,往「死」裏闖,反而,在最關鍵時刻立即決策「改轅易轍」,調和「天地」,以「人」的最大利益、整體利益為依歸,將「天地」轉化為對「人」的「化育」功能,從而調整好布局,又產生了在地仰望星空的期盼,為的,還是不離人的福祉。

  於是,從理想與現實的相互依存,衍生出來轉化調和,必然以「人」的福祉,又不損害「天」、「地」並存作為考量,從而,依循趨利避害作為衡量準則。當然,所謂的「利」、「害」,其實也是一種轉化過程,在兩者「對立」、「極端」中求取平衡,找到最大利益、最大公約數,才有先賢智慧所指「兩害相衡取其輕」,即是,將對人們所承受的「害」最小化,便是利益最大化,是最大公約數的體現,來達到人們在追求福祉上,「天地人」的趨利避害。

  了解這種演進、生生不息過程,便能感悟,其實所謂的「運行法則」,不會鐵板一塊一成不變,反而是很靈活地推動變化的演變,來趨利避害;也只有不斷衡量事物的發展演變,找準了「利」、「害」的分量,才能透徹地看清當中對「人」的影響有多大,在關鍵時刻,將仰望星空的理想暫時放下,以人「在地」的實實在在生存發展整體利益最大化來趨利避害,將人類福祉提到最高位置,在跨過了這個「坎」後,再按實際情況,所要追求的目標,作出與時並進的調和、平衡,又重新從「在地」的立足點,仰望星空,設定新理想、新目標、新征程。

  這正是中華民族五千年歷史文化沉澱下來,賴以應對內外環境變化卻始終生生不息具備源源動力向前跨越的要義,不管「天」、「地」,「利」、「害」,都是「兩極」而互相交纏,互為共濟,形成共生的成分,誰也離不開誰,誰對於對方都是既「傷害」,又「依存」而才能共存、發展的要素,在轉化過程中,才能激發能量,推進個人、地方、整體破浪前行,最終,在外人看來是「山窮水復疑無路」的時候,竟然產生「變天」的「柳暗花明又一村」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