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花開    胡鈞再(澳門培正中學高一)

148

  伴隨著那一陣陣震耳欲聾的下課鐘聲把校園的四方八面填滿,我方才如夢初醒地收拾起課桌上凌亂疊起的書本。在神情恍惚間,我全然不覺自己已經把一支支充滿著我一路走來的心血的筆放進臃腫的筆袋裏。直到這天,我才驚覺八節課原來也只是一個恍神的工夫,就已經在我眼皮底下溜走而不復返了。懷著一顆惋惜的心,摟著胸前一疊猶似千斤巨石重的書本,我不甘心地拖著雙腿,舉步維艱地一步一步走出了課室的門口。首先映入眼簾的,不是其他同學們歡欣雀躍的笑臉,而是那棵高聳入雲的鳳凰木。

  那是一位屹立了數十載的老者,他見證了一代又一代學生們的離別;道盡了學校嘔心瀝血經營至今的辛酸;默默守護了無數莘莘學子的夢想;更隻身一人承擔了數十載間的風風雨雨。這一天,在他的枝頭上,竟然燃點起了一瓣瓣鮮紅的火炬!「也對。是時候了⋯⋯」

  我喃喃自語道。在颯颯夏風中,一片殷紅的花瓣隨著風悠揚地落下,凌厲地劃破了我本來平靜無浪的心潮。我緊盯著那瓣落花,心中泛起的陣陣淚漪卻已經是要滿溢而出了。

  詩云:「花開六月鳳凰紅,學子生涯時有終,不捨依依離別意,前程各奔志如鴻。」

  驪歌的徐徐揚起,寓意著時間對我們所開的殘酷玩笑已經迎來了最終宣判。回想起往年天天盼著那一朵朵紅花蕾的綻放,現在真是卻如此依依不捨,可真是諷刺。正在出神間間,周遭同學絡繹不絕而至的談笑風生無情地把握從幻想虛無中拉回現實。我攥緊了臂彎裏的書本,正欲恨下心來一走了之之際,頭顱卻不爭氣地扭向那懸掛在纖弱枝條上的鳳凰花,眼睛裏的焦點也不自覺地聚焦在了那宛如鳳凰鱗爪的五瓣花瓣上。

  「留心看看那二回羽狀的複葉,是不是很像正在展翅翱翔天際的鳳凰?現在可輪到你們展翅飛往未知的將來了!」

  這把充滿著滄桑的低沉嗓音把我嚇得驚惶失措,我回頭一瞥,卻是一張刻滿歲月與風霜的臉龐。我定睛再看,原來是一位已經在這裏教書育人半生的老師。我支支吾吾的回答讓他不禁開懷大笑。「咦?你怎麼在哭?」

  他舉起微微顫抖著的手指指向我的眼窩問道。我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刁難得面露難色,卻又羞愧的無言而對,一時之間竟然語塞得滿面通紅。「沒甚麼!只是灰塵進眼而已。」

  我悄悄舉起手臂抹去在臉龐上流淌著的淚滴,連忙急腳趕步衝出校門去。

  在回家的路上,我在心裏一直反覆地安慰自己「沒甚麼,只是鳳凰花綻放出的光芒太過耀眼而已。」

  想著想著,我卻再一次熱淚盈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