驗證    樂 仁

325

  毋庸諱言,中華兒女近現代以來,在內憂外患中曾經對自身的文明、文化心生疑惑,以為事事不如西方世界,卻忽略了僅僅在生產力、現代化上跑輸給他人;以至,基於中華民族溫良恭儉讓的民族特質,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的包容和融和力,並非一種「侵略性」的掠奪形態,也非「森林定律」的博弈手段,因而,在自我提升、生存發展方面,中華民族更不會找到一個「敵人」誓要將之打倒來展現自身實力,於是,疑惑引伸出來的,有自強不息、去蕪存菁的「天行健」進路,也有「全盤西化」訴求,供人們思考。

  只是,經過時代洗禮,國家認識到發展提振生產力的重要性,提出「四個現代化」來鞏固國家民族生存發展實力,尤其自改革開放後不斷積累起來的國力,趕上工業化進程,至今踏上第四次工業革命門檻,為國人提振了巨大的信心。正是這些革新、返本開新,國人擦亮了眼睛認清中華文明、中華文化傳統精神價值開出的人格理想,是「內聖外王」的互攝,一如「天地」、「道」與人世間的互攝能夠令到國人認知「正道」、「大道」,在「和」、「大同」中,展現「大愛」,不光是中華民族的復興,而且,也具備重大責任要促成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共建,破解外國所謂的「文明衝突論」。

  當然,41年改革開放,在「外王」方面中華民族取得重大成績,世所罕見;在「內聖」上,國人也有感國家民族正返本開新,發展出適應二十一世紀的「內聖」;可是,正正「內聖」是心性之學,是個人、國家民族人格理想的完善提升,欠缺一套可以實實在在感知它存在和所具水平的「檢驗標尺」,因而,西方世界總以她們「侵略、掠奪」的老路來看待中華民族復興,害怕中國強大起來必霸,會反過來「欺凌」她們。

  這,從過去41年西方世界熱衷與中國發展貿易、生產,形成互惠互利的國際貿易夥伴,反而忌憚意識形態、制度與她們相異的中國會崛起必霸,不斷以「有色眼鏡」、「政治掛帥」看待中國提振國力走上民族復興之途,箇中玄機可見一斑。

  固然,中華兒女深明當中問題,可「秀才遇著兵」有理說不清,不管中國如何展現「和」、「大同」來以和平、獨立自主與國際交往,西方一些發達國家,卻難擺脫她們的「心魔」,將自己「囚禁」於認知「牢籠」,不能自拔。

  新冠肺炎疫情從中國遭受打擊開始,及至如今外國因意識形態隔岸觀火以至陷入爆發危機,反而當中國疫情緩和而向海外各地施以援手,這正是「內聖外王」遵循「和」、「大同」以「大愛」呈現的最佳佐證,擦亮國人和世人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