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師十個中只有一兩個出頭    趙 鋒

113

   記得看過一篇潘明輝的訪問,這位剛出道時光芒四射的見習小將;在訪問中表示;明白初出道的小將,因有大減磅優勢,會在初期大受歡迎,尤其一些均速放頭馬,用小將減磅威力會大增;但久而久之,便會給人一個印象,見習小將只懂放頭,而後上馬多會改用令人更有信心的洋將。

  潘明輝表示,他不希望讓人有這樣一個錯覺及感覺,所以努力爭取不同類型及跑法的坐騎,希望自己可以表現得較全面,這樣,在畢業後,減磅優惠沒有了時,仍可繼續有好表現。總之,潘明輝表現出來是雄心萬丈兼信心十足,雖然沒有說有能力成為告東尼第二,但卻絕不希望只得一剎那光輝!

  願望是美好,而現實卻未必可以配合,不說潘明輝暫未能讓人有信心是一個全面全能的本土出色騎師,單是放頭一招,似乎也還有改善空間,就以最近一場4班谷草千二米賽事,他策騎全場最輕磅的「大地和平」;連減磅只負109超輕磅,前三段狂放,所造時間比起同晚另兩場3班千二米均要快得多,賽後報告指潘明輝曾盡力收慢坐騎,但因馬兒搶口而未能成功;這反映了潘明輝對於控制放頭馬絕對還有不少改善空間;而最大失着,卻是當馬兒因前段太快而開始乏力時,竟然心急用鞭催策馬兒,資深騎練均知道,當馬匹快放後乏力;用鞭可能令馬兒厭戰而急速收慢,此時更好的方法是雙手盡力推送,減緩馬兒慢下來的速度;當晚「大地和平」若果早段步速控制得好,而末段又不曾用鞭嚇唬馬兒,不敢說可爭冠軍,但卻大有機會可跑入亞軍,現在僅保季軍,已是邀天之幸。

  這反映了空有壯志及努力,還未足夠,騎師需要的除天份外,還要腳踏實地不停觀摩學習;世上不少成名騎師,都是長時間苦磨下捱出來的。好像今次來港參加騎師邀請賽的日本冠軍戶崎圭太,今年已37歲,他是在3年半前的2013年,才成功由地方競馬全國協會,升級令中央競馬會向他發放騎師牌照,而能夠連續3年贏得日本冠軍,全是從血戰中冒出頭來,每次均是險勝強勁的本土對手及外來洋將,上年此階段差不多完季仍然落後,只靠最後一日翻盤後來居上,今年現階段又是守次位落後10場,但仍有信心可再一次後來居上。

  另外一位36歲的蘇兆輝,今季可第二次奪得英國冠軍,但當年22歲由巴西初轉戰英倫三島,初在愛爾蘭落腳,起初只幫忙操馬,兩年未獲出賽機會,其後2004年轉戰英國,到2006年1月才首次獲勝,之後才慢慢騎出名堂。

  又如現在香港客串的沈拿,和李寶利同期在意大利習騎,大家同住一宿舍,一齊玩一齊瞓,但李寶利際遇較好,先成為意大利冠軍,之後到法國策騎,再到香港,未算大紅但亦小有名氣;而沈拿則在2012年轉戰卡塔爾,脫離了一流賽馬地區,經過一段磨練期,才有機會到香港搵食。

  所以,騎師之路極之不易出頭,希望潘明輝能夠咬牙努力,更要檢討反省,才可真正有朝一日達成他的壯志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