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 測    樂 仁

217

  經濟發展,必然有興衰周期,儘管「全球化」推動經濟合作,互通有無,也互相在流動流通中形成依存關係更加緊密,可是,大環境是升浪,還是跌浪,總由不得人作主,只能順應潮流,確保能夠自保。可是,另一面看,經濟興衰、產業更替的發展,不一定意味著是金融危機呈現的必然;但反而金融危機爆發,便會促使經濟陷入下調,產生經濟危機,令經濟環境雪上加霜,只能看每個地方能否憑藉自身實力度過風浪,又或給風浪衝擊至重創,自行調理復元,甚至一如一些西方發達經濟體,只是採用加大債務促成流動呈現一如「好景」現象,是否真的好景,她們才最清楚,甚至是否能夠撐下去,也是未知之數。

  因此,自從二○○八年國際金融海嘯爆發以後,是一種環球「骨牌式」應聲受創的慘象,誰人在此中憑藉財富轉移大賺特賺,誰人又受到沒頂之災,儘管至今依然是有限度提供世界一種近似現象,但,還是沒人可以說得準。美國雷曼倒了,其他的金融財閥如何?是五癆七傷仍待治理,還是早已復元?美國、歐盟、亞太地區諸國又如何?十年過去,真的走上復元復甦之路,可以為自己生產力注入動力?還是,一切都真亦假時假亦真,難以看清世界經濟現象玄機,甚至世界經濟增長因應中美貿易戰開打僵持不下,一再調低了增長預期,也是教人要審慎應對,勿以片面數據、資訊,甚至空穴來風般的訊息當真,需看清各國、各地的經濟提振力度,只能根貼各季度的發展報表,是榮是衰,以至要看清每個地方有多少人就業,多少人失業,人們消費力是提振還是下跌,甚至旅遊地區吸引的旅客消費是增是減,都大概可以看到貼近真實一面,提供人們量算各種數據指標,看清發展形勢。

  這就是今天「全球化」合作中很容易令人目眩的一面,數據、資訊太多,反而要花大力氣檢視訊息真實,乃至眼見、耳聞都不「真實」,因它們大有可能是片面的截圖、截取了一段聲音,來矇騙人們,以為是真實的全部。因此,當今人們在應對環球大環境時,怎樣自己打好基本功、做好求真求證工作,不偏於少數資訊來源,才能夠從海量般的訊息中找到「接近真實」者供自己檢視外在世界。因此,說二○○八年國際金融海嘯爆發至今十一年,會否面臨又一次金融資本危機?其實,除了要檢視世界經濟大環境,還須看到「流動流通」會否在一段期間加劇?又或,量化寬鬆政策會否「翻炒」和「加碼」?才可以有更多數據提供大家預測,會否有新一輪金融、經濟危機爆發?以至看清流動性下,怎樣降低以錢炒錢、產業脫實向虛的炒作風險,不要掉入別人陷阱,貪勝不知輸,變相成為了大鱷的「點心」。

  當然,炒作機會總不會因應金融、經濟危機是否出現便停止,甚至今天世界上的套戥工具多如繁星,投資、套戥都是正常金融投資工具提供人們駕馭風險,人們再難以按是非黑白的簡單判別來分辨。正如,跨境金融資本注入一個地方的企業、收購或併購,是投資還是「掠奪」,也再難清清楚楚分辨,因為,今天「全球化」合作下的金融資本市場已經太複雜,才令到自由市場、自由港再非一、兩個世紀前的國際貿易般單純,夾雜太多金融資本「掠奪性」的流動流通,可以說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是神是魔,再難以區分,只有人們做好自保,且在投資、引資上要採取主導權,建好各種「防火牆」,才足以將風險有效管控,俗語說「一旦下跌都無咁傷」,可以留有自我調理、復元能力動力,比別人快一步復甦,才是上策。

  環顧世界,其實誰能抗禦金融資本風暴衝擊,誰又是世界經濟復甦「火車頭」,已不言而喻。但,更重要的是,國家不以此「自豪」,反而謹小慎微應對不可預知的危機,尤其下一浪國際金融海嘯,不少學者確認必會來臨,只是時間問題,可見,國家已做好充分應變。此外,自保,不是光看自己,而是,在「一帶一路」和多個合作組成中,國家與參與國已「打好預防針」,當然,別人有怎樣實力來抗禦,會是各師各法,而看「一帶一路」合作,正是盡量去掉「金融資本」那一環「掠奪性」而加強資金融通,便可見當中玄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