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加帶來外籍領隊湧入潮    趙 鋒

177

  打蔴雀有所謂衰家食尾糊,今季離開阿仙奴的雲加,亦果然在最後一場,打破2018年後作客全敗的魔咒,作客以一比零擊敗排名第十六位的哈德斯菲爾德,為雲加的卸任不致又留下多一個不雅的污點。

  說真的,一個領隊在同一個聯賽執教20年以上已經不易,還是在同一支球隊執教,便更是難能可貴;之前以為只有神級的費爵爺可帶領曼聯20年已是空前絕後,想不到雲加帶領阿仙奴竟可長達22年,打破費爵爺的紀錄,只是費爵爺從高峰中退隱,為自己的偉大領隊生涯劃上一個亮麗句號。

  而雲加卻是擾攘數年,才在四大皆空兼一無所得的慘淡一季中,被下台而去。

  而雖然結局不同,但費爵爺及雲加,執掌一支球隊如此長時間,分別均曾為所帶領球隊建立了一個王朝。回想當年兩人長期帶領麾下球隊在場上對壘,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英籍領隊與外來領隊的一種對抗。是的,費爵爺是根正苗紅的英式出身,本身是蘇格蘭職業球員,之後帶領過蘇格蘭的鴨巴甸隊,因為在本土及歐洲賽表現出色,遂有機會到英格蘭執教曼聯。而當雲加在1996年初次登陸倫敦時,他是英超史上第一位外籍教練,更因此而帶來了不同於英超傳統的足球思維。

  他以歐陸式的地面進攻,讓過去以長傳急攻為主的英式足球,有截然不同的面貌,而當年阿仙奴的成功,既加速了英式足球的改進;更協助打開了歐陸領隊湧入英倫的大門。

  看今天英超6強,由曼城順序數到排第6名的阿仙奴,全是外籍教練,分別有西班牙籍、葡萄牙籍、阿根廷籍、德國籍、意大利籍及法國籍,但卻總是沒有英籍,自費爵爺退隱後,這數年間曾經執掌6強的英籍領隊,似乎只有莫耶斯執教曼聯,以及羅渣士執教利物浦,但卻均以失敗告終。

  而估計此6強球隊,日後也不易會動心思再聘請英籍領隊,即使要換領隊,也多只會向其他國家尋找。這是一個奇怪的現象,英超球星眾多,但屬英籍的突出球星卻不多,以6強為例,中前場球星中,只有熱刺的哈利卡尼及曼城的史端寧算是突出,其餘的如迪利阿里、賴殊福特、韋舒亞等,均只能算是不錯。

  正如英國國家隊,過去的領隊如麥卡倫、艾拿迪斯等,均是在球會成績並不突出之輩,卻竟然可以執掌國家隊,可以反映英超雖然成功,但英國足球卻末能受惠。

  英超成功是管理成功,商業運作上成功,但回歸足球,卻不但未有為英國足球隊帶來貢獻,似乎更有點像是窒礙了英國球員的成長及發展。

  相信曼城今屆如此出色,無數英國球迷可能均會感到惋惜。為何哥迪奧拿不是英籍。看所有哥迪奧拿麾下球員,均不約而同稱讚,在哥迪奧拿帶領下,大家對如何踢好足球,了解足球,均有了長足進步;哥帥不但改善了他們的基礎動作及走位,更提升了他們閱讀球賽及理解戰術的能力,多數人在哥帥帶領下,表現均有明顯進步。

  英國足球要振興,需要的正是一個英籍的哥迪奧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