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出新枝    樂 仁

852

  中華傳統文化,本土儒、道兩家,儒家指「萬物並育而不相害」,道家指「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都是從先輩對「道」的理解,開出近似的天地化育,在大自然規律中萬財競自生存發展,且共濟又互相「制衡」,展現出來似是無序,實質有序條理分明,形成「規律」中一種多元共存法則。及後,佛學東來,經過「中國化」後,儒、釋、道三家成為中華文化主流,引領國人展現寬宏的學養氣度,也促成國人不管是有沒有受過「教育」,總能從中華文化、文明中汲取養分,構成民族性的共同品德,「和」、「大同」,溫、良、恭、儉、讓,一代代人薪火相傳,在各朝代的興替中,中華民族也在迎上新發展形勢下,革新了中華文化,形成「適應」現代化發展的「新版本」,可是又不會「忘本」,能將「根」好好保留,開出新枝。

  這正是受益於中華文化中,推動國人民族品德的陶冶,不管新朝代、新時代怎樣出現革新,但,民族性中那份傳統美德,總能以「適應」新時代的融和、「同化」力量,以「新」面貌示人,卻不改「和」、「大同」,溫、良、恭、儉、讓的本質。亦即,可以適應新世代所需,卻不會「革」掉民族性、品質,為此,才足以在二千年信史歷程中,不改國人的「根本」,今天,在儒釋道三家思潮、學術基礎上,依然展現不具「掠奪性」的民族品德,不管是國家民族現代化、工業化,走上民族復興之途,又或是己欲達而達人,以和平交往作為外交、商貿的國際交往發展,參與到「全球化」、「一體化」中去,始終這份民族性,依然貫穿五千年中華文明。

  為此,才能夠讓世人認清,何以中華文化是「古文明」一員,竟又生機勃勃不老化、不被淘汰,依然是中華民族同一民族薪火相傳下來的「現代化『古老文明』」,是世上唯一表表者,再沒有其他民族、文明可以與我們相比較。但是,站在中華民族角度而言,這不是比較而將他人「壓」下去;恰恰,是國人需要深刻自我認識,才能在國家民族走上二十一世紀新時代建設中,具備自信,也具備高度責任感,將如斯一個重要的文明薪火相傳下去,造福國人,也同時造福世人,將這份和平、追求美好生活的願景,以求同存異的融和力,引領國人、感召世人共同參與到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構建大道上去。

  正因為中華民族這份民族性,在中華文化流動長河中,始終保存了它的化育功能,令到時代變遷,只是適應環境的開新過程,而不會傷害到本身民族的精神價值。當代代相傳下來,儘管,今天世界在經濟「一體化」、國際化、「全球化」中出現了各種利益計算和爭奪,尤以過去西方國家在殖民主義下助長了發展,工業化、現代化由西方世界設定了「話語權」和各種標準,為發展中國家、貧窮落後地區設定了劃一的「進步」指標,但,顯然當中國實施改革開放以降,並非全部照搬西方世界的一套,更是依循民族性的品德、精神,來將現代化、工業化納入民族發展、開新的軌跡,只借鏡別人長處,有利國家民族發展、自強的元素,且堅決排除西方世界過去出現的「掠奪」成分,毫不干擾中華民族精神「和」、「大同」,以及民族品德溫、良、恭、儉、讓的薪火相傳。於是,可以看到,國家追求現代化,屹立世界民族之林,是依循中華傳統文化那份共濟、並育,除去西方「掠奪」式發展的「霸道」,總是堅持和平對外交往,始終如一。

  當然,中國以這份自主、自立、自強的姿態,以中華傳統文明作為指引,以新中國成立以來打下的工業化基礎推動改革開放,僅僅以四十年便取得重大成績,會令到他人疑惑,何以經歷一個半世紀內憂外患,看似行將「解體」的一個古老文明大國,不獨五千年文化不墜,反而迅速復元,不管是中華文化迎上新時代、現代化的開新旺盛時期,還有國家整體實力提振,生產力急促提升,且工業體系在世界上最齊全這種改革開新,不獨沒有摒棄「根本」,反而從「根」中取得重要養分,滋長國家民族再次迎上榮景。而掌握了世界「話語權」、標準的西方發達經濟體,對這種有別於她們的振興,便難以避免產生疑惑、危機感,甚至不相信除了她們的「道路」以外,可以有另一種振興「道路」能與之比肩。由此,便產生了各種抵抗情意結和手段,為「全球化」增添更大的發展變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