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用道路    樂 仁

103

  只有貫穿中華民族追求自主自立自強的百年以降希冀,匯入新中國成立後的獨立自主和平對外往國策,不難深知當中一以貫之,中華民族在抗禦外侮的同時,依然秉持中華民族傳統精神的「和」、「大同」精神,不是要以「武」來在世界發展歷程 、「全球化」中實現自身的圖強,而是,為了國家民族的生存、發展,為了不被列強繼續欺凌,為了抗禦日本侵華八年抗戰免再一次在中國大地重演,民族獨立自主自立自強,才是出路;也惟有如此,在和平的基礎上體現國家民族和平、平等相待,才是世界發展、公平公正開拓合作、外交關係的要義,令中華民族得以藉自身奮進,屹立世界民族之林;但,最重要的還在於,這不等同中華民族會放棄「和」、「大同」的核心價值追求來踐行此一崇高目標。相反,獨立和平對外交往國策,闡明了「全球化」、世界各地各民族的交往所依循的條件。

  明瞭這個基準,從中國改革開放實現自主、自立、自強的各種規範,引進來、走出去,不管是「全球化」合作發展,又或不同時期構建起來的區域、國際合作大平台,中國都以獨立自主和平作為自我實踐,且一以貫之的對外交往戰略,不管是與第三世界,又或是西方世界的交往,引進金融資本、技術、產業、人才來興革中國的四個現代化,更是以自主自立自強,體現和平共存、求同存異的精神,以禮相待,追求共濟、共贏、共享,才會在短短四十一年時間,實現了中國這個一窮二白經濟體,在全球排名末段的國家,一躍翻身,晉身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雖然,一經「人均」,中國還遠遠落後於不少國家地區,甚至仍留在發展中國家的「梯隊」,可是,毋庸置疑,中國、中華民族的圖強之路,是和平發展、互利共贏的國家振興、「全球化」參與中恪守「和」、「大同」的標桿!

  今天,國家提出來新時代新征程,改革開放進入深水區,扶貧攻堅到了決勝之年;而確立下來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亦以「和」、「大同」,延續一貫以圖強、和平交往指標,指引向未來「兩個百年」目標,要求中華兒女同心同德,凝心聚力,將國家民族的發展,也放於「全球化」合作發展高度,更要以「和」、「大同」看待新時代國際交往、區域交往,團結更多以此為目標的人們,走上「全球化」治理、環球共濟共存的新時代,為人類福祉添磚加瓦。

  為此,可以看到,當中國秉持自主、自立、自強宗,並非照搬西方發達經濟體發展形成的一套政經前行理論和方案;相反,總是以「中國思維」、「中國方案」化解圖強、改革開放進程中出現的或這或那問題、危機和挑戰,直面「中國問題」而以中國方式治理,終於一步一步實現四個現代化,且以短短四十一年時間,追趕上西方世界三次工業革命,至今,與她們同一梯隊進入邁向第四次工業革命的發展進程,當中,有借鑑西方世界、發達國家經驗的成分,卻非「照搬」;也有依循中國思維、中國模式,結合西方長處,摒棄中國短項而制訂下來的發展方略,最終成就了國家飛速提振實現和平、公平、獨立、自主、自立、自強地趨近世界舞台中央,屹立世界民族之林。這當中提供「全球化」、世界各地,尤其是發展中國家很好的經驗、借鑑,只有確保自主、自立,才能真正實現自強,確立自己身影和角色!與此同時,也告訴世人,「全球化」合作、發展,不是只有一條西方世界、發達國家的路!俗語說「條條大道通羅馬」,同時印證了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所言的「不管黑貓白貓,會提老鼠便是好貓」的實事求是、實幹呼喚,讓世人認識到,要知己和知彼,以對應自身長、短作出適合自己發展方向的抉擇,才能實現自主、自立、自強,否則,總會被別人牽著鼻子走!

  四十一年以來中國改革開放所取得的成績,更深層次意義,在於向世界,向「全球化」以身作則,證實獨立自主和平對外交往,才能締造適用於自己的發展道路,世界總會有各種各樣道路,打通「全球化」發展合作,為各人贏得榮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