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你,真好   鄭嘉悅(濠江中學 初二9班)

66

  上帝把銀河揉碎,讓一片化作星光一片化作月亮,剩餘的全部掉進我的夢裏,化作了你。

  這秋天晌午的陽光,有意無意的大片灑落到窗戶,照射到我的臉上,那些一疊疊的書本在陽光的沐浴下,一下成了靜物;屋裏的小雛菊的花香。即便你的聲音有著些許沙啞,也掩蓋不住其中藏匿的溫柔。黑板上這道典型的相交線型題目,我仍舊是百思不得其解,心中是這類題一次又一次沒做出來的落寞與壓抑。

  「反正我數學差。做不出就不做了。」

  你悄悄拍了拍我的肩,告訴我:「你的數學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差。」

  我與你四目相對,從你的眼裏看到了銀河與希望。

  「那我就再試一下吧。一定可以的!」

  你教給我的,是解題方法,是思維方式,更是面對困難,如何挑戰自我的勇氣——而後者,我將受用一生。

  空蕩蕩的枝椏映著清冷的天空,彩霞的顏色從錯綜的枝椏縫裏透過來。天藍得發暗,天上的雲彩白得好像一個個凸出來的拳頭。我討厭體育課上的跑步,悶熱的空氣中一切都是那麼的壓抑無奈,好像有甚麼東西,阻止了我呼吸的頻率。要不直接走路吧?反正沒人發現。於是我悄悄的走路了。我懷揣著一絲不安,也兜著一絲慶幸,走完了全程。

  沒有人發現。

  但是,這件事還是被你知道了。你的那雙眼睛就像那天上的南弦月地望著我,眼睛裏透著溫柔的堅定,這堅定讓人喘不過氣來。

  「無論別人怎麼做,你都應該做好你自己。跑步是為了你自己好,以後不能再這樣了。」這話語裏的每一個字,都像一塊堅硬地石頭,擲地有聲。

  接著,一種愧疚感在我體內燃燒。「我知道了,我以後不會再犯的,我一定好好跑。」太陽把刺眼的陽光收回去,紅火的夕陽照在你身上。

  你笑了笑,說:「乖!」這話語,像來自慈母。

  遇見你之前,我只想安穩混過這初中三年。遇見你之後,我覺得世間萬物都值得我去奮力一搏。星星醉酒到處跑,月亮跌進深海裏,我以前從未覺得人間美好,直到上了初中,我遇見了你。

  從此我知道了,對人對事的態度。真正參透了那句:「態度決定高度」的真正含義。

  遇見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