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  化    樂 仁

298

  如果將改革開放,設定於中國歷史長河中的一段發展進程,其實,也可以認知這是一個「轉化」過程,當年社會主義「計劃經濟」未能提振生產力、消費,難以有利民生,為此,需要改轅易轍,從這個「一元」,趨向資本主義自由市場的「一元」發展,產生轉化契機,利用「市場化」來激活「計劃經濟」得以產生「複合」作用,有利推動經濟、社會變革,形成自身體制發展動力,改善民生。

  這種轉化,在中國人傳統中,有著根深柢固的價值觀,認為「二元」並存,不是一種必然的對抗,更並非只會變成互相消耗,終成為博奕的零和結局。恰恰,在中國人傳統精神價值中,很能運用好「二元並存」來從消長、轉化中,找到發展、生存契機。甚至,這種思想總是貫穿人們日常生活作息,以至發展進程中,並探求轉化所呈現的變化趨勢,藉以知所進退,趨吉避凶。為此,國人看待事物發展,總是尋求「大趨勢」的指向,將「二元」放在一種不斷發展、轉化的過程中,來看待自身位置,尋求如何調節好用力、著力的「度」,將自身最大的利益、最大的損害作好平衡。

  改革開放提出來以後,就是要將「計劃經濟」最大的「損害」降低,利用自由市場經濟的「市場化」元素深入社會主義「計劃經濟」中去,形成一種轉化的變革。當然,在這個探索、試驗過程中,始終要求個人、地方需按自身條件、能力放在轉化過程中去,來尋求變化趨勢,藉以提供個人、地方趨、避的方案。因而,正是這種轉化會屬於個人、地方而難以立即適用於「整體」,才需要有利「部分人先富起來」、「有條件的地方先發展起來」,形成一種變革力度、活力,激活「市場化」產生發展動力。

  當這種種動力能凝聚起來一種強大能量、動力的時候,便是「趨勢」,足以令到「整體」跟隨「個體」的變化作出互相呼應的調節,調和好「整體」和「個體」共生共存的互為影響、彼此消長關係,出現「固本」功能,契合國人秉持的「王道」。

  這種從傳統精神價值主導而產生的變革,放在改革開放征程中,便可得知,其實開放、改革,總是放在社會主義「計劃經濟」和資本主義「市場化」的「二元」中,產生轉化作用;也是既有制度框框和改革動力中形成的「二元」,需要透過轉化來作出調和、調節,藉以更好適應時代要求促成國家「四個現代化」發展,以至經濟、社會和民生的改善中去。

  而這些所疊加起來的,就是一種發展趨勢,為人們指引未來方向,透過國家作出的短中長期規劃,由政府之手、市場之手聯動,適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推動國家一步一腳印前行。

  當人們理解這種變化形成的趨勢,便能夠藉著國家具備的多元、「複合」優勢,很好地做好各種調節,提供個人、地方,以至整體家變革動力,從「鬆緊有度」中,乘勢而上。而且,因應國家的「複合」條件,提供不拘一格的發展模式。由是,從廣東省、經濟特區、長三角經濟帶、京津冀,乃至東北老區、中部地區、西北地區、西南地區,都會按照自身條件、能力,找到乘勢而上的發展機遇和出路,從而產生改革開放的疊加效應,以「個體」的轉化,帶動起來「整體」,產生活力生機。更者,不同個體還得為著自身適應環境變化,提振自身適應力,配合趨勢發展,最終匯流為發展成果,讓「部分人先富起來」和「有條件地方先發展起來」。

  回看改革開放四十年進程,儘管放在世人面前是翻天覆地變化,取得驚世成績,但,國人依然清晰,當中,只是追求發展、進步的一個個里程碑,是一個個轉化過程,串連起來,是國家面對生存發展,面對現代化必須自我不斷突破的趨勢,一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