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你說的話    何思韻(澳門培正中學 高三)

722

  朋友,你最近安好嗎?我們倒是有一段時間沒有一起談天說地了。「二、四、六……」數著數著,原來我們已經有12年的交情。回想起當初,看著你走入教室,獨自地坐在一角專心地聽書的模樣實在令我久久不忘。如果要問我是怎樣認識你的,可能就是透過我的雙眼來認識最真實的你。有些事情一直在我內心的深處,沒有人知曉,亦沒有人會猜得到。我曾經妒忌你的自由,羡慕你的努力。

  每當下課鈴響起,我和你手牽著手,開開心心地走向長椅子,乖乖地坐下,然後一起期待著吃午飯這個重要時刻。每次都吃得狼吞虎嚥,為的就是比一比誰吃得快,快的人就可以得到那包飯後零食,這些日子真的使人悅目娛心。可是,這根本是一個假象。到了幼稚園三年級,這些事情沒有再發生過。每當鈴鐘響起,我竟然看著你獨自走出校門回家吃飯,而我就被困在那牢牢的「監獄」裏,沒有行走的權利,也沒有說話的權利,只能乖乖的坐著那空空的長椅子上獨個兒吃著乏味的飯菜,這刻我感受得到甚麼是「吃到龍肉也沒有味道。」那感覺真的像被人拿著一把鋒利的刀直插入心臟,血怎樣止也止不了。這件事一直令我耿耿於懷,心裏想著:為甚麼能拋棄我這個好友?小學二年級那年,我們再次成為同班同學了。誰也想不到原來也是最後一次同班,要不然我一定會好好珍惜這寶貴時光。那時我剛好認識了另一班朋友。小息的時候,我都只跟著她們玩耍。每當你拉著我希望和我一起到操場玩耍時,我每次都敷衍地說:「明天吧。」在操場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玩伴。可是,你卻在操場徘徊了整個小息。

  也只是過了一年,這班朋友都變成了泛泛之交。我再次奔向你,你不但沒有因為我的異心而憤怒,而是再次願意接受我這個「不稱職」的朋友。你是菩薩轉世嗎?我這魔鬼般的樣貌竟也嚇不走你。自此之後,我們真的變成了一對「孖公仔」。

  兩、三年前的10月10日,那一天我們一班朋友都正準備為兩位壽星慶祝。你只是接了一個電話,便說不來了。我吃著吃著,終於按納不下,便大聲問道你不來的原因。這原因令我的心打了一個抖。你姐撞車昏迷在醫院這麼嚴重的事情為甚麼就不能親口和你的好友說?為甚麼就總是獨自去面對,而不向我傾訴去發泄你的情緒呢?

  不久前你又跟我說你壓力很大,就是因為你媽和你姐每天都吵架,令你無法温書,也有很多家庭問題困擾著你。你記得嗎,我曾問過你如果你長大成人了,你會離開這個雞犬不寧的家嗎?你的答案是「絕不會!」希望你永遠也有這顆愛家的心,不會受任何東西而磨滅了這個想法。「一天是朋友,一輩子也是朋友」,這是我對你的承諾。即便現在我和你相隔了一段距離,即便不能常常見面,但我會成為一棵茁壯的大樹,在炎炎的夏日為你遮擋那曬黑你的太陽;成為一件能保暖的棉襖,不會讓那凜冽的寒風傷害你。不管你怎麼樣,我都會成為你能停靠的避風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