趨利避害    樂 仁

749

  天地演變,有其規律,卻也是沒有規律,是經過人從中參悟,總結出來從人角度觀照的「規律」,再用於人類社會運行,於是,有「四時」更替,有月亮的陰晴圓缺,有風雨雷電的生生滅滅,對大自然來說,是「規律」麼?都是人從所感悟參透而說成是規律罷了。

  但是,可以從人的參透中,感悟到天地的「化育」功能,從而放在人類、世界、萬物生存發展中,又契合出來「天地人」的生息,當中,會有生滅、消長,會有利害、成敗,從中看到「天地」儘管能化育萬物,卻也能起到消滅摧毀作用,形成了大自然運行法則,故而,「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道可道非常道」,都是因應「人」在「天地」關係中形成從人角度的感悟、詮釋。

  當然,從人的視野世界,「天地」起到「化育」功能,也有「消滅」的能力,因而衍生了「利」、「害」關係。而當人從這種思維路徑看待處身天地間時,又會學習怎樣更好憑藉天地化育、生滅來將個人、國家、世界的利益「最大化」,漸漸,從沉澱下來、摸索得到的「規律」中,學會了應該趨利避害,減少損失,增大收益,將人類福祉最大化。

  理解中華民族這套「天地人」、「化育」演變的思維,便能看到調和轉化所衍生出來的應對、未雨綢繆預案,總是建基於「動態」變化的「規律」,呼應「天地」的演變,或有規律、或突發而形成對人類社會的打擊、損害。故而儘管是預案、未雨綢繆,在人難以抗禦的同時,也要以人力的可能範疇做好自己,順應「天意」,順天知命,將防禦措施做到趨利避害取得保障最大利益的成效,將損害降至最低,從而,必然是在各種預案中莫不具備靈活性,應對各種風險危機,不致於在危難前束手無策,錯失了最大補救效益的時機。

  因而,從各種變化、打擊可以看到,何以中華民族總能在最關鍵時刻抓準機遇回應打擊,且用不著「臨急抱佛腳」,用不著「討論」、「辯論」、「爭議」,怎樣採取行動,而是,在領導人「一呼」下,舉國便「百應」,立即投身到抗禦變逆的行動中,瞬間凝聚鋼鐵長城般的集體力量,以無比堅強意志推動舉國救災,將危難扭轉於千鈞一髮瞬間,確保「人」的最大福祉,保障了生生不息的生存動力有機會在突變後能夠重新生長、生存、發展。

  2008年汶川大地震、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武漢首先爆發,在「天地」演變的瞬間,中華民族如何展示「人」的力量、預案、趨利避害,以及國人團結一致走在前線,在「天地不仁」中,展現出來天地化育「天地人」經過「人」的行動,不離對人福祉的追求,展現民族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