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維度」   樂仁

724

  為往聖繼絕學,提出來的精神、抱負,不是「橫空出世」,只是在內心呼喚的感召中,經「士人」總結出來一份心得,是繼承先輩先賢「初心」的一種自我鞭策,也體現不同時代「讀書人」在探求自我、思考存在時,接上了古今,匯流到中華文明、中華文化長河中去,不忘「初心」,不忘「根本」,也就是從歷史時代長河中,回看便見到了「天地」往復演變形成的民族發展歷程,前望,確立了「座標」,指引遠方,在適應當下的同時,找到了開新方向。於是,一代一代人的「返本開新」,環環相扣,不亡史、不亡文化,便能延綿突破時空制約,產生了「維度」限制了個人生命卻又令個人生命可以「超越」了「維度」,在不同的時空,總能夠在「今人」的當下,上溯千年、再上溯千年,古今「一氣」。

  正如,今天進入二十一世紀的第三個十年征程,世界從過去「全球化」發展、經濟「一體化」演變成當代不斷出現「黑天鵝」效應,也提出來人們需要改革創新,令到「全球化」出現的「掠奪」性降低,加大各地合作,重新構建「全球化」秩序。乃至在工業革命走過了三次更替以後,如今如何迎上第四次工業革命來臨,它的內容是甚麼,將會如何影響人類生存發展,又會令到世界格局、秩序產生怎樣的革新?

  一切一切,放在中華民族走上了民族復興之途,也提出來給予國人一種返本開新的重要責任,需要由「讀書人」從「初心」、繼往聖絕學中,找到國人、世人安身立命之所,找到了中華民族「共同信仰」─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的「現代化」方向,從資訊年代,怎樣保留民族精神「和」、「大同」,怎樣保留好農業社會孕育出來的文明文化傳統精華,尤以倫理道德「禮」方面構成的秩序,敬畏「天地」又能與之「和」、「大同」而為一,體現「天地人」關係,以至敬重祖先、先輩為宗族民族的付出,將他們的責任承擔過來,將先賢的智慧、學問學養繼承過來,放在今人身上,推進前行。這,是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現代化」而需要中華兒女做好的「答卷」。

  不能看到這種「繼承」,不能清弄楚「繼」的是甚麼,便難以承接先賢「初心」,豈能連成「一氣」?這便會產生「斷層」,便會將原本中華文明、中華文化、先賢「初心」確立起來的延綿功效截斷,體現不到超越「維度」的串連、內心呼喚。亦即,不獨個人在「立心」中難以與古人相通「初心」,甚至,是促使了「亡文化」的危機致令文明文化斷層,令到原有的五千年文明文化從而淪喪!

  試想,一旦出現這種畸變,中華民族、中華文明、中華文化便難以憑藉今人接通古人,難以從「第四維度」接通古今,又怎能在既有般超越「維度」,從二十一世紀,可以回到千年以前北宋大儒張載的時代,甚至再上溯到了漢代,又再上溯到先秦,再到周代,環環相扣,求取的是「禮」,是認清「易」、「太極」給了中華民族無比智慧應對「天地」變易,而「人」在「天地」間做好了本份,做好了「契合」「天地」而為一的靈性昇華?

  可幸的是,每當中華民族在歷史長河中走到了危難、關鍵時刻,總會有一把聲音從內心呼喚國人,令到活著的後輩聽到了先賢的感召,聽到了民族魂、國魂的聲音。尤其當北宋大儒張載總結了《橫渠四句》以後,這份內心呼喚、民族的感召力量更見強烈,開一代風氣之先,令到接續下來一代一代「讀書人」可以簡易地總結前人智慧,「四句」明確定出了「座標」,只要人們看到「四句」,說到「四句」,內心便豁然開朗,迅速打破了思維制約,一唸到「為天地立心」,旋即內心血脈振奮,找到了人生「座標」,也能契合個人、社會、天下的現實,找到了個體努力方向,一下子,繼往聖絕學,開萬世太平,如泉湧而出,猶如醍醐灌頂,掃除了哲思的障礙,個人、地方、國家民族、天下⋯⋯層層外擴,而今人立即超越了時空制約,超越了「維度」,與古人「一氣」,同一「初心」,為文明、文化返本開新找到了用心著力方向,找到了文明文化「現代化」出路,源源不斷的串連力量,推動人們衝破當前困境,開出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