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氣主宰騎師之爭 趙 鋒

158

  剛周日打吡大賽日,最失運的一位騎師,可能是雷神;頭兩場賽事,雷神都只能跑第二;無獨有偶,兩場賽事都是負於利敬國的坐騎,且兩場均只是負短馬頭僅敗。而更巧的是,兩場賽事,均是雷神坐騎在前領放,最後一步卻被利敬國的坐騎,後上力擒僅勝。

  這種被人後上力擒的感覺,總有一種騎輸給對手或是被對手剋死的錯覺。至少電視評述員,便有意無意的如此暗示,當然,媒體喜好嘩眾取寵,喜好找話題來炒作,我們是可以理解的,但從認真理解賽馬的角度,卻有必要理智地去分析這兩場雷神之敗,是應該不敵對手,還是失手之下被擒。

  首先頭場跑千二米,雷神坐騎「雷電勇士」是只曾出賽一次的3歲馬,此類經驗不足的年稚馬,大多只會靠速度爭勝而不懂歛口留力,這種能力是要多跑後,馬兒才會學懂的。而贏牠的「春風得意」,卻是一匹已跑10次,經驗豐富得多的4歲馬,且過去已曾造出最快或次快末段追近,加上今場「春風得意」受讓4磅而排7檔、年稚而不懂留力的「雷電勇士」,卻排12檔,被逼前段要耗力搶放;結果負磅較輕後勁較強的「春風得意」便死跟「雷電勇士」身後,最後乘有利條件而後上贏馬。

  至第2場,雷神的「自然君子」上仗跑千四米,今場要加程二百米出戰,加上抽14檔,前段由大外檔搶出,要耗力搶欄帶放,而利敬國的「福善」,上仗跑千八米,今場是縮程出擊,且抽7檔形勢條件均較「自然君子」為佳,結果又是因為形勢條件不利,雷神兩匹大外檔馬,同樣在終點前一步僅敗。

  另一個角度來看,雷神其實可能已為胯下兩匹坐騎,爭取到本身今場可以爭取到的最佳名次;換名話說,雷神這兩場賽事,都是應該輸掉的,差點贏出,其實已是雷神功力的表現,說他失運,是因為出賽馬匹排檔是由電腦抽籤決定的,假使兩匹馬抽得好檔,可能至少有一匹已可勝出。

  不過,此日雷神最失運的,其實是第4場賽事,此場跑4班千四米,雷神坐騎「美麗多多」臨場是大熱門,但可惜出閘一刻,馬兒忽然用後足豎立,以致出閘慢了三拍,變成嚴重大失位,鏡頭所見,前六百米,「美麗多多」大墮後,距離尾二馬匹亦有數個馬位之多,可見牠的形勢是多麼的超級惡劣,但入直路後,此駒仍可憑後勁追入季軍,力保一席位置。

  可以想見,若非出閘意外,「美麗多多」勢可輕鬆贏馬;更不幸的是,雷神坐騎失運慢閘而贏不到,受益者卻是勁敵潘頓,被他胯下的「普仁」冷手執個熱煎堆,變成一場本屬雷神的頭馬,走了去潘頓處,一來一回,是兩場W的差距。若非如此,此日贏3場的應是雷神,潘頓變了只能贏兩場,騎師王也會變成是雷神。但一場意外,卻形勢逆轉。

  總結來說,運氣絕對是賽馬重要的一部分。今季不但騎師冠軍爭持激烈,練馬師之爭亦是十分激烈;個人感覺,如此形勢下,個人實力表現固然重要;但幸運之神似乎才是主宰騎練最終勝負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