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摩地位超乎同輩 趙 鋒

260

  希斯以56歲之齡,竟然獲邀請重回香港練馬,算是一個令人意外的決定。當然,「令人意外」,可能只是針對普羅馬迷或是一般評馬人。據說希斯數年前回港參觀國際賽,已曾被問及有否興趣重回香港,而作為深悉香港賽馬運作,且因為在澳洲擁有著名的靈犀牧場,希斯從來均與香港馬圈人士有各種各樣的連繫,所以,他的有機會重回香港,可能在資深圈內人士中,或是馬會高層中,早已是經常討論的話題。

  細看希斯回歸的記者招待會,以及事後馬會發出的正式通告,明說希斯是要補充下季即將出缺的練馬師空缺。即是說,這是為了「後大摩時代」而作的準備。是的,作為香港過去多季的獎金王,兼且是香港賽馬史上,贏得頭馬最多的練馬師,本來在4年前已應要退休,但馬會不惜破例,為他訂出新規定,延長了大摩5年的練馬師期限,由此可見大摩在馬會管理層中的特殊地位,及其本身的不可代替性。

  早有評馬人撰文指出,計贏馬數量,大摩當然比不上蔡神仙,但計訓練頂級好馬的能力,卻始終是大摩予人最大信心。就以打吡冠軍而言,蔡神仙也有「陽明飛飛」、「戰利品」及「平海福星」三匹打吡冠軍,但不約而同,三匹馬勝出打吡後,均再無頭馬見面而要早早退役。

  不但如此,看其現役的「當家精選」及「夏威夷」,前者首季4戰4勝,次季4歲進攻4歲系列大賽,先在經典一哩賽係威係勢,彈甩贏馬,但之後在經典盃及打吡賽卻表現每況愈下,不要說再贏頭馬,至今甚至仍未可再度上名。

  至於「夏威夷」,上季頭6場賽事共得4冠2亞,其中一場亞軍,正是在打吡賽,因抽14檔不利,結果負於「添滿意」個多馬位屈居亞軍。但問題是之後再跑兩場,卻只跑第7及尾二,完全顯示不出威力。綜合上述這些馬匹表現,蔡神仙似乎在訓練3、4歲馬,在跟同齡馬對抗時,常有突出表現,但一到馬匹面對年長對手時,便不能有明顯進步。

  反觀大摩,他近年的打吡冠軍馬,從十多年前的「爆冷」,到「閒話一句」、「威爾頓」、「明月千里」及「佳龍駒」,在打吡賽後,完全可以再上層樓,甚至他的打吡落第馬「軍事出擊」、打吡亞軍馬「步步友」,均可愈戰愈勇,成為之後的馬王。當然,最經典還是現役馬王「美麗傳承」,此文寫在未知周二賽果前;但此駒近兩季可勝出13場級際賽事,實在犀利得令人咋舌,上季更可8戰8勝,其中7場更全部彈甩輕勝,這是何等厲害的賽績。

  回看當年打吡,這匹馬只是季軍得主,幸好大摩有慧眼,認清一哩左右才是其最佳途程,說服了馬主,改用均速快放專攻千四、千六米,才成就了這匹香港史上的最勁馬王,由此可見,大摩訓練頂級良駒的威力,在香港接近無人可比。向來以提升國際地位為首要目標的馬會管理層,當然將大摩作為寶貝對待。但大摩始終已屆七十高齡,終須要為他的接班作出安排,此所以破例「翻閹」希斯這位前練馬師。

  看中的正是希斯在港澳曾有勝出77場一級賽的驕人紀錄。一句講晒,有實力的練馬師,才會得到破格優待;沒有實力的練馬師,即使面對不公對待,也只能呱呱嘈兩句,一切結果卻不會輕易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