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換騎師的背後 趙 鋒

448

  剛周日是一次沒有任何盃賽安排的次級賽馬日,全日最重要及最高班的一場賽事,只是尾場的2班千八米賽事。說它重要,因為有包括「超級綠洲」、「安采」、「時時有餘」、「勇猛神駒」、「玖寶」及「必妙星」共6匹已報名打呲大賽4歲馬列陣。此場可說是今季4歲高班馬,在打呲賽前的一次前哨檢閱戰。

  單看賽果並無特別,4匹較有票數的4歲精英,包Q之外更佔了四甲的三席,餘下一匹「安采」,亦只因直路受阻而表現稍差。這個賽果可說正常,奇怪的只是3匹四甲4歲精英的配搭,今場大熱次熱分別是雷神的「超級綠洲」,以及潘頓的「時時有餘」,結果前者跑殿軍,而後者則跑亞軍,上仗雷神本來是騎「時時有餘」,且上仗已拼入Q可算合作愉快,但今場卻走去騎「超級綠洲」,而此駒今季只跑過三次,首兩次更是由潘頓主策,今仗馬迷眼中,這兩匹馬好像是交換了騎師上陣。

  更奇怪的是,「超級綠洲」上仗騎師是利敬國,今次利敬國卻走了去騎「勇猛神駒」,而「勇猛神駒」結果今場跑冠軍,「勇猛神駒」上次出賽卻是由巴度出策,而該場利敬國則選騎了「超級綠洲」的廐侶「勁無比」。結論是這3匹入四甲4歲精英,好像是互換了坐騎出賽,而最冷一匹跑冠軍,最熱的一匹「超級綠洲」卻只跑殿軍。

  問題是3匹馬中,上仗表現最好的「時時有餘」,上仗初配雷神即有表現,今仗竟然會易配?是有一些幕後無形黑手在安排?常說馬場多古惑,配搭大兜亂正是其中最常見一招,今次是另一經典例子嗎?

  「時時有餘」的練馬師是方嘉柏,他解釋易配原因是因為雷神一早已答允了「超級綠洲」的策騎邀約,所以明知「時時有餘」爭勝機會甚大,也只能推卻。因此方嘉柏只能找上潘頓作替補。「超級綠洲」為何原本由潘頓出策首兩次,之後又會止用潘頓呢?以致潘頓今場差點沒有適合坐騎出戰?據說這要數到「超級綠洲」這匹名氣馬,12月5日在港初上陣那一場,當時跑千六米,此駒全程均守好位,入直路前早已拉出外疊望空,似乎要在直路全力衝刺,但潘頓卻在二百米前,騎來滋油更沒有用鞭催策,直至最後二百米才出鞭,結果強敵已發力而去,此駒只能跑第五只負兩個馬位,據說此次滋油策騎,引起不少批評,結果幕後萌生換人之舉,而上次「超級綠洲」出賽,好像已曾找過雷神,但雷神要出策該場冠軍馬「任我行」,才不得不推卻邀請,但卻在那時已答允了下次主策。就是這樣,才出現了今次表面上的互換坐騎現象。

  方嘉柏在提到雷神不能出策時,說「幸好」找到潘頓補上,這是可以理解的,始終兩人是當今公認兩大高手。不過,賽後此駒只跑亞軍,未能勝出;方嘉柏卻不無遺憾及失望;他在接受訪問時表示,最後二百米時,見「時時有餘」在外檔衝刺,以為有很大機會贏馬,結果追了很久都不能追及「勇猛神駒」,直言相當失望,表面上他只責怪馬兒末段未夠專心,更指會考慮下仗為此駒除下頭罩,改配眼罩出賽,希望牠可更專心衝刺,但詢問過程中,卻多次表示今場未能順利贏馬,十分失望;未知他心內除了怪責馬兒,是否對潘頓的發揮也有一些微言?

  總之,「時時有餘」的未來帥權,估計將會引出不少故事及傳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