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打誤撞 千秋大作   悟多覺

86

  名文薦賞:神童兩句詩捧紅滕王閣一

  有說南昌的滕王閣,但憑王勃一篇序熱起來,熱至今時今日,足夠一千三百三十多年,遊客還絡繹不絕,購票排隊入場。與其說一篇序,不如說是序中兩句詩打動人心,得看一看滕王閣啥個樣子?這兩句詩,出現在序文內第二段,描寫從滕王閣望出去江面上的黃昏景象,此江是江西的贛江,王勃作序時間是晚宴的席間,而詩中點明一秋字,時地都很清楚。這兩句詩是千古傳誦:

  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

  這兩句詩不須作註解,大家太熟悉了,總之簡潔生動。不過有兩點要注意,第一,話雖講鬼古,說可把詩句中的「與」、「共」二字省去,王勃的鬼魂也不再出現,是同意了,但讀詩可不能真的替作者刪去的,莫把閒說當真;第二很多人把鶩(野鴨)寫作霧,變成另一回事。

  現在談一談王勃這個人,神童,天妒英才,二十七歲魂縈南海,短促生命,卻命途多舛,有恃才傲物之嫌,給自己帶來不必要麻煩。生於貞觀年間,西元六四九年至六七六年。六歲寫文章,九歲飽讀詩書,十六歲中舉,唐高宗封他朝散郎,最年輕的朝臣。那知正如日東升之際,捲入一宗鬥雞文的事件中,高宗不喜,立即罷官,之後閒遊巴蜀,十九歲從戎,做位參軍,這時已很有名氣,與楊烱、盧照鄰、駱賓王並稱「唐初四傑」。在軍中又捲入一宗殺人案,一切證據指向王勃,判死刑,適逢大赦,死裏逃生,但其父因此受牽連,被貶去交趾(今北越)任職。

  西元六七五年秋,南下去探望父親,剛巧是重陽時節到南昌,王勃一大才子,適逢閻伯輿大都督重陽宴請官紳文士,在滕王閣以文會友,理所當然獲邀參加。那知誤打誤撞,名聞天下,永垂千古,千秋大作「滕王閣序」因此誕生,對後世影響之大,非始料所及。當時這位閻都督安排此宴會,名為會友,實為自家女婿設局,好讓女婿在眾人面前表演即席揮毫,其實早有腹稿。那知,在傳遞紙筆時,傳至王勃手中,一句不客氣了,便即席揮毫,賓客大多知內幕,場中一陣騷動。被王勃搶了鋒頭,大都督當即氣上心頭,此事如何發展下去?有關人等怎樣?滕王閣又如何?王勃為何又遇溺而死?且待下文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