煩惱積壓成老大難 悟多覺

186

  白雲守端頌古禪詩選讀賞悟〔一〕

  一首詩詩中禪意未必詩人原意,但禪詩必表達禪意。歷代僧人居士喜作偈頌,一種統一字數的說法方式,不從屬詩的格式。所以在經論中也嚴格分為偈頌與禪詩。譬如神秀與六祖慧能各一首談教義都是偈,不是詩。按詩格式做禪詩到了宋朝之後才多起來,一部《無門關》和一本《人天眼目》作為禪宗典籍,禪詩體裁說禪語,評說天下禪門,文化氛圍大大提高,那是很專業的,有系統作品。若作為一派宗師者,不得不說楊岐三個世代的宗師,二世祖白雲守端、三世祖東山法演、四世祖佛果克勤都是世外禪僧,擅長禪詩,堪稱詩僧者也。白雲遺作有頌古一百一十首;法演語錄卷下禪詩也逾百首;佛果克勤語錄多卷禪詩,求讚甚多,更厲害。

  我們先選取這三位詩篇賞悟。前篇欣賞過白雲守端引用「桃花依舊笑春風」的故事,現選其頌古詩篇,所謂頌古,發思古之幽情,是一般詩篇,白雲禪詩頌古,則在經論法事之中,選其中有感而頌之,所以,足以令人對經論人事皆加深理解,又是弘揚方便之法。且看:

  〔原典〕一個兩個百千萬,屈指尋文數不辦。暫時放在暗窗前,明日與君重計算。

  〔賞悟〕有了上文的介紹,無疑當問白雲針對那件事兒發表有感呢?不過,換一個角度,就此四句詩,自己又有何感悟?好,現在且把你的視線移離本文,想想自己的感悟。以後每首禪詩都玩這個遊戲,自己先閉目思考,再看我寫的,謹供參考:

  這四句詩針對維摩經中三十二菩薩談不二法門,最後輪到維摩詰,他低頭默然,文殊讚嘆:離開語言文字,真不二法門也。白雲頌此詩有感。個人亦感悟人生不斷的,重複又重複一種行為,把自己的過錯,一次又一次原諒,以為終有一天,得到般若菩提,統統都成過去。猶如把一本本不解之書放去暗窗,留待將來總解決一樣,堆積成為老大難問題帶入棺材,所以不二法門及時解決,勿把煩惱積壓。

  維摩經三十二菩薩各有所悟,通達不二(本欄解讀維摩經已排列出來)。文殊讚賞默然,白雲有自己看法,及時處理煩惱。下文再選讀兩首。(六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