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社詩苑.紅妝推介

205

  *酒    文/乘風破浪

  壺裏亁坤可避秦,桃林深處數詩人。

  擲金李白留三影,乞食陶潛叩四鄰。

  糧液醪懷歌舞夜,醬香濃縮錦花春。

  乾杯煥發英雄氣,拼到糊塗語必真。

  

  林群老師點評:

  此詩前二聯借與酒相關的典故來寫酒,所借典故皆為避世之典,這就暗含了這樣的意思:酒可以消除寂寞,酒可以激發情緒,擺脫人世的煩惱和痛苦;頸聯,把酒和歌舞歡樂聯繫起來,尾聯又把酒和英雄之氣聯繫起來,這樣,就把酒的作用幾乎全部表達出來了,但是這種寫法,極易寫的零散,關鍵就在結尾的統合之力,如若骨力不足,則全詩就幾乎完敗了。詩的結尾說拼酒時豪氣干雲,但是喝多後,似乎糊塗了,而實際上卻是說出真話了。這樣,就把前面兩聯的意思統攝了起來:這世界太多的虛偽,只有酒中可以尋真!詩至此詞盡意不盡,剡溪歸棹也。

  

  *焦尾琴賦   文程世龍

  半邊焦木一張琴,妙手雕成曠古音。

  江海不淹羈客志,胡天難鎖漢家心。

  青青渭柳人傷別,漠漠平沙雁篤臨。

  事任漁樵爭所以,自然流水出高岑。

  

  林群老師點評:

  焦尾琴乃蔡邕所用之琴,因此詩之首聯扣題而出,寫出焦尾琴之來歷。中間兩聯寫與琴有關的典故,乃是以事詠物,通過琴的典故寫出人世的種種處境,表達了音樂,具體說是琴的音樂可以表現和悅憂愁等等不同的情感,這也符合古人對琴樂的認識,所謂暢操引弄也。有一點疑惑的是,這些典故一定是和焦尾琴有關的嗎?昭君之琴、伯牙之琴一定不是焦尾琴,而詩題是焦尾琴賦。因此以為這首詩題琴賦稍好一點,不知然否?

  

  *詩     文/一鶴

  典盡春衣詩裏香,偷天神語著宮商。

  一敲百念癡迷境,七步無心絕妙章。

  豈假錦弦吟曠邁,惟須濁酒道彷徨。

  此音迢遞春秋度,多少癲來多少狂。

  

  醉裏吳鉤老師點評:

  仲初詩曰「典盡客衣三尺雪,煉精詩句一頭霜。」放翁則曰「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首聯一偷字極盡其妙,推敲、七步之典亦至渾然。高情微意,足見君子之心。然春字重複,癲狂亦顯累贅。詩結敷衍了,味稍寡。

  

  *茶韻    文/大江東去

  竹爐細火紫砂禪,穀雨新芽翡翠煙。

  試點雲華三昧手,閒吟靜夜一壺天。

  賭書紅袖衣沾馥,剪燭秋波月上弦。

  洗卻浮塵寥落苦,方知回味有餘甘。

  

  紅妝點評:

  此聯亮眼之處出於中二聯。三昧手VS一壺天,甚佳。復來一筆紅袖添香,西窗剪燭之意境,自然得體,讚。

  

  *詠酒   文/莫雨涵

  梅妝雪羽兩飄零,蕭宅爐溫竹葉青。

  引盞思迷朝與暮,驚眠怎忘醉和醒。

  誰言汝是消愁帚,我謂君誠刺骨翎。

  瑟瑟風寒人可敵,酒干舊曲不堪聽。

  軒客老師點評:

  首句─點出了環境和季節,也設置了一個喝酒的最佳時節,在梅花和飄雪紛飛的時候。

  梅妝─《宋書》曰:「武帝女壽陽公主人日臥于含章簷下,梅花落公主額上,成五出之華,拂之不去。皇后留之,自後有梅花妝,後人多效之。」這裏用梅花的意境。

  雪羽─白色羽毛。《藝文類聚》卷六九引 南朝 齊王融《謝竟陵王扇啟》:「輕逾雪羽,絜並霜文。」這裏指飛雪。

  後句─竹葉青酒遠在古代就享有盛譽。當時是以黃酒加竹葉合釀而成的配製酒。梁簡文帝蕭綱有「蘭羞薦俎,竹酒澄芳」的詩句,可見,竹葉青,很早以前就成了宮廷禦酒。

  第二聯,從喝酒讓人醒了醉,醉了醒的角度,暗用了劉伶醉酒的典故。劉伶是「竹林七賢」之一,酒量好,詩文更好。他經常「借杯中之醇醪,澆胸中之塊壘」,可謂意氣風發。他的《酒德頌》曾說「無思無慮,其樂陶陶。兀然而醉,豁然而醒。靜聽不聞雷霆之聲,熟視不睹太行之形,不覺寒暑之切肌,利欲之感情。」酒醉後渾然忘我之情呼之欲出。

  第三聯,承接第二聯的意境,但角度開始轉換,前句,雖然人們常說,酒能去百愁,但接着的下句,卻是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就有如很硬的刺骨的翎羽,會愈喝愈心寒。

  尾聯:瑟瑟風寒,雖然酒可暫時讓這一切忘卻,但《酒干倘賣無》的悲歡離合,卻久久回蕩在空中,讓人感歎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