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利當計天下利──我讀孔子有感    曹煦同(濠江中學 高三3班)

316

  《論語》有言:「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意思是,一個有仁德的人,自己想樹立的,同時也幫助別人樹立;自己要事事通達順暢,同時也使別人事事通達順暢。孔子的一席話語,在我的心中敲下「推己及人」四個大字的同時,也把我引入對奉獻社會的思考境地。

  曾在《唐頓莊園》中看到過一句話:「當悲劇來臨,我們總想把責任歸咎於別人。」生活中不難看見不願意奉獻自我、服務社會的人。在汶川地震中,畢業於北京大學的教師范美忠丟下學生以及他身為一個老師的責任,搶先向操場跑去,置學生們於生死之間。在2008年的美國次貸危機中,華爾街精英們為了自己的利益,紛紛將手中的爛攤子扔給下一位接盤者,最終導致了這場席捲全球的金融風暴。在之前的「假疫苗」事件中,長春長生公司更是為了一己私欲,製作出有百害而無一利的假疫苗。自私,似乎已經成為社會的主流。

  不能否認的是,自私確實有著它吸引人的地方,但正如約翰.多恩所言:「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鳴,它就是為你而鳴。」其實,每個人都是一扇半開的門,通往一個社會共有的房間,沒有人是一座孤島,生活總是將我們緊緊地聯繫在一起,將孤島連成大陸。我們本質上都是人類命運共同體中的一員,別人的不幸,常常就是我們的不幸。奉獻社會,不僅僅是為了這個我們生活的地方,更是為了實現自己的價值。這就是孔子所說的推己及人的道理。也許有人要說,奉獻社會就是道德綁架,是一種徹底的自我犧牲行為。事實上,被人所需要,為人效力,看似受累,實際上也是一種收穫的過程。《後漢書》有言:「天下皆知取之為取,而莫知與之為取。」奉獻在某種意義上,也是一種獲得。贈人玫瑰手有餘香,我相信為人排憂解難帶來的快樂,也肯定為人所需帶來的幸福。

  正如孔子所說:「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仁德難道離我們很遠嗎?其實,只要自己願意實行仁,仁就可以達到。奉獻社會就在生活中的一點一滴之中。阿里巴巴推出普惠金融,北大的學子發明共用單車,這些是奉獻社會;「天鴿」來臨時,澳門居民紛紛走上街頭,為抗災做出自己的一份貢獻,這是貢獻社會;認真工作、學習,關心他人,這也是奉獻社會。我不知道如何定義奉獻社會,但我覺得正如歌德所說:「若想被別人承認價值,必先創造價值。」奉獻社會,永遠都是不求所有,但求所在。

  拼卻老紅一萬點,換將新綠百千重。每個人的奉獻精神,在這片土地上花開如火。在奉獻之中得到收穫,在創造之中實現自我。這,就是我在這份傳承千年的古老智慧中得到的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