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破迷途之日,其勢歸來之時

吳振暢(濠江中學 高三1班)

466

  忽反顧以遊目兮,及行迷之未遠。

  ──屈原《離騷》

  迷路是我們生活中都擁有過的經歷,迷路的時間愈長,意識到迷路後的恐懼便有多大。恐懼可以說是驅使人類生存本能的最強大的動力。我也曾因迷路而恐懼過。

  迷路時,我們或許會詢問他──找一個心靈的嚮導,幫助自己衝破迷途。即便得到的答案與心中所想相悖,但作為「最後一根稻草」、「上天所指點的緣分」,我們都會相信以驅散心中的恐懼。或許會找同樣迷路的人──一起抱怨以得到心靈的慰藉,消除恐懼。這些方法或許能在生活中找回正確的道路,但若在人生的道路,甚至是人道的路上迷了路,所能依靠的,便只有自己。作為炎黃子孫,先輩所為、所述令我受益匪淺。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人獨得其一。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在創造人類的時便給人類設定了本能:貪生怕死。不同於天的,人所窺得的大道,是謂之:捨生取義。

  「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魚而取熊掌者也。」歷史長河中,在熙熙攘攘、渾渾噩噩的人群中脫穎而出的人都會凝聚一股屬於自己的「勢」。而這些「勢」凝聚在一起,便形成了中華民族的傲骨,這也是我面對困難時支撐我的信念。

  「天地有正氣」的文天祥,迷失在國破家亡的道路上,那些同樣迷路的人──一起被俘的人,都紛紛投降。曾經的引路人──金朝的美國皇帝,也來勸降。在這片迷途中,他選擇了尋找自己,怒喝「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即便是道消身死,「文天祥」也成為了一個「可以說」的名字。

  像文天祥這樣衝破迷途,尋找自己,凝聚「勢」的人在中華歷史上也有許多:那位不為使公羊生崽只為把祖國的杖節「釘」在匈奴的土地上的蘇武;「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異道而相安」的屈原,背紋「精忠報國」,「怒食胡虜肉,壯飲匈奴血」的岳飛⋯⋯

  作為炎黃子孫的我,也必將恪守本心,承先輩紙足跡,遇迷途時「尋找自己」,倘若中華兒女人人皆能如此,薪火相傳的文化,算是發揚光大了。

  「希望後人在拋頭顱、灑熱血之時,能夠找出可以說的名字,這般,也算是對所讀的聖賢書有了個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