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子泛舟寫景入事    悟多覺

234

  名文薦讀:赤壁賦可唱可誦可吟一

  蘇軾,蘇東坡,本欄專文介紹過,不必多說;赤壁,這個古戰場在三國時曾打一場難忘的戰役,也不必多說。現在即讀赤壁賦,發思古之幽情,都同那場戰役有關。開始曰:

  〔本經〕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清風徐來,水波不興。⋯⋯

  〔評註〕二十八個字,把年月,人物,地點,天氣,所作何事,一一交代清楚,看落也是平淡,有別於「先聲奪人」之起筆,兩種格調,蘇氏在此採用素描起筆,以襯托以下波瀾壯闊,生花妙筆。這一首賦可謂佳句連篇,接著就是「清風徐來,水波不興」,這八個字,在今時今日,被引用下來,大家也忘記源出於此了。

  蘇東坡在此自稱蘇子,抽身以第三者身分來寫之意,尊稱一蘇姓人氏為子,等同孔子,孟子,老子都是別人尊稱,所以蘇子是第三人稱。這需得知當年發生何事?其實這次蘇軾遊赤壁,仍屬待罪之身,嚴格說沒有外遊資格的,如果政敵要搞事的話。不過,「壬戌之秋」是西元一○八二年秋,距一○七九年「烏台詩案」,蘇軾受罪,發配黃州已相隔三年之久,而且當時司馬光有回朝取代變法派之勢,蘇軾政情又被看好。所以,黃州黃岡縣,與赤壁同在長江流域一條線上,地方官巴結蘇子,親送出遊,來往水路,神不知鬼不覺,古代資訊又不發達。客是黃岡縣地方官。

  繼續往下讀,寫長江江面景況,朗誦甚妙。

  〔本經〕少焉,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於斗牛之間。白露橫江,水光接天。縱一葦之所如,凌萬頃之茫然。浩浩乎如馮虛御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

  〔評註〕朗讀愈覺精彩,在天寫月,在江面寫蘆葦,這個月夜江面上白露鎖江。白露是白,蘆葦是白,那當然「凌萬頃之茫然」。這個景象重現「孔明借箭」當夜江面情景,孔明與魯肅泛舟江面,一邊欲酒,一邊指揮十舟借箭一幕的境況,寫景也有用意,以下抒懷有了對象,這只許意會,不可言明,以景入事也。「浩浩乎如馮虛御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工整對杖,收束畫面。「馮虛御風,遺世獨立,羽化登仙」,這些金句燴炙人口。下面三段,更多精采,敬請留意。